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林凱源 X 陳家強【創科時代 「獨角獸」起航】


5月中舉行的「十大傑出青年選舉 2019」記招,主辦單位國際青年商會香港總會的代表及「傑青」多位評審均有出席。「十大傑出青年選舉 2019」已開始提名,截止日期為2019年7月15日。

科技,為商業市場帶來了革命性的改變,主宰了生活,同時催生各種商機,在線上線下之間,無孔不入。時代不斷變化,人在變,商業模式在變,今期但只要適切地抓緊時代需要,就是成功契機,放諸四海皆準。但成功過後,如何持續下去?請來兩間「獨角獸」科技公司代表:GoGoVan聯合創辦人林凱源 (Steven)及前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現為WeLab董事局主席的陳家強 (KC),暢談今日香港創科公司的持續經營之道。兩人除從事科技公司外,其實亦因每年一度的「十大傑出青年選擇」而連繫上——前者是去年「傑青」得主,後者是「傑青」的評審,藉著「傑青」的平台及在社會上的廣泛認受性,令二人更有資格為一代人發聲。
Text / Jerry Hui  Photo / Cheung Chin Yui 

 

C:Capital Entrepreneur
S:林凱源 (Steven, GoGoVan聯合創辦人)
KC:陳家強 (WeLab董事局主席)

傑青與時代
C:你們兩人有很多的共通點,如基層的成長背景、美國升學,現在又一同從事科技行業。最特別的,是二人又同「傑青」有關連。Steven是去屆獲獎者之一自不用說,KC卻是去年及今年的「傑青」評審之一,可謂關係密切。訪問就由「傑青」開始吧。翻查歷史,原來「傑青」早於1970年已經創立,今年是第47屆,然而今日我們對「傑青」身份的理解及期許,亦隨著時代而改變。不如談談你們心目中的「傑青」形象?
S:小時候,我覺得「傑青」是很勁的。但時至今日,社會對「傑青」的看法已有所不同,除了個人成就,反而更著重對社會帶來的影響力。那不單是指成就要有幾高,而是如何去影響別人。

C:Steven你在去年得悉自己獲獎,或者在台上致辭的一刻,是否很激動?
S:說到激動,其實我沒有,反而父母就有,他們的心情就像翻箱倒海似的。在知道得獎後,我回家食飯,席間跟他們談起這事,最初他們疑惑這個獎是否買來的。經過解釋,他們相信我是確實得獎後,便非常開心,更為我感到自豪。我中學時讀書很差的,會考亦考了三次,竟然亦得到「傑青」獎項,算是有所交代了。

C:獲獎是衣錦還鄉?
S:亦算是。其實我之前有兩次機會獲提名,但推卻了。就像《蜘蛛俠》電影所講,能力愈大,責任愈大,我以為就像「港姐」一樣,在得獎後是有很多責任及工作要履行的。後來幾經了解過後,才知原來沒有如我想像中般複雜,於是就答允去試一試。

C:那KC呢,你對「傑青」的印象又如何?
KC:在我小時候,我會認為「傑青」是很fascinating的,而自己亦應該不會沾上任何邊的。我印象中的「傑青」,都是香港的知名人士,如一些我所熟悉的70、80年代的得獎者,個個都是很叻的香港人,而我的朋友圈中亦有「傑青」得獎者。「傑青」是一份榮耀,一個社會認同,有人會以「光環」去形容「傑青」身份,但我又不覺得是光環來的,因很多「傑青」所做的事,都是默默地做,他們亦不一定是人人認識的知名人士,而每位「傑青」背後,都有他們各自的奮鬥故事。

C:為何會答允出任「傑青」的評審?而今年已是第二度出任這個工作了。
KC:哈,因為之前沒有人找我。說笑而已。主因是我離開政府後,一直都很關心香港青年的創業情況,而剛巧JCI (國際青年商會香港總會)方面邀請我,於是就答允了。我希望通過「傑青」這個平台,去看一看現時的年青人是怎樣的,因為WeLab的同事都是很年青的,那就令我對這個工作更感興趣。

C:Steven,其實「傑青」身份對你有何影響?例如在計劃公司的發展策略時,會否多了考慮的空間?
S:做生意,最忌就是「囂」,因為無論發生甚麼事,得過甚麼獎,對公司發展而言,應是回歸基本,在發展方向上是沒有重大改變的;「傑青」的獎,我認為是錦上添花,但不會因此而影響平日業務上的運作。
 

林凱源是去年的「傑青」得主。

離成功還遠
C:對很多人而言,「傑青」是個夢想來的,而當下正正是難以夢想成真的時代,所以才出現了所謂失落的一代。你們怎看「夢想」這回事?這個時代,真的連尋夢都困難了?
KC:年青人,總有各自的夢想,但不一定如Steven般去創業,有很多年青人仍在尋找生活方向,或者亦沒有太大的抱負,但我不認為就此去定義他們是失落的一代,又或者說他們失去了一些工作上的衝勁或理想。每個社會,每個時代,其實都會發生這些事的,就是基於這個原因,所以我們才要去講一些關於成功的故事,因為在過程中,我們除了藉此去表揚一些年青人,令他們成為「傑青」的得獎者,其實亦可以從中去影響年青一代,如Steven的GoGoVan、WeLab的故事等等,令他們再次相信夢想,並去追求夢想。我們要在社會上發放一些正能量,並以身作則,藉此形成一種積極的氛圍,那是很重要的。

C:Steven,近年談起香港人的創業故事,幾乎都以你的成功故事為例,你會否感到壓力?
S:其實我們還未成功的。現在GoGoVan的服務只是比較多人用,但那不等如成功。GoGoVan是於2013年創立的,在創立之初,使用智能手機的司機數目不多,他們有些只是30多歲,出來社會工作了幾年,因此要教育他們使用關於GoGoVan的應用程式,是有點困難的。直至近年,才多了人認識我們的品牌,以及愈來愈多人用我們的應用程式,而從生意角度來說,我們亦很幸運,可於短時間內達到一定目標,但那是否代表成功?一定不是。我心目中最成功的生意人,一定是李嘉誠先生,他在各行各業的生意都有,更遍及全世界,要做到這種地步,我才認為是真正的成功。香港很多偉大的企業都創立了數十年,若果GoGoVan可以捱過10年、20年,那時才只是成功的10%而已。經濟起伏不定,當一個又一個的「浪潮」打過來,而又可以屹立不倒,是很難的。GoGoVan由香港到拓展至其他地區,到內地、新加坡、台灣等,要求生存其實已很困難了,一個「浪」湧過來時,我們已經可以bye bye,因此GoGoVan現在是絕對談不上成功的。

挑戰與持續發展之道
C:其實大眾很多時只看到好的一面,因為初創公司的失敗率是很高的,今日成功,並不代表往後都會成功。KC,你在科大教商科,自然明白箇中利害,加上現在又是創科市場的一份子,怎看初創公司的持續發展之道?
KC:聽Steven所講的情況,其實跟WeLab有點相似。WeLab於6年前由Simon Ling (龍沛智)創立,開初只是一兩個人的小公司,聚焦發展金融科技,其艱辛之處可想而知,如經常都要找資金,又要想方法進軍新市場。GoGoVan是用手機程式去叫客貨車,而WeLab則幫人解決借錢問題。WeLab原本是發展香港市場的,但後來發覺香港市場太小,才轉而發展內地市場。你要知道,香港人要打入內地市場是很難的,但Simon很勇,先在深圳開辦公室,又是幾個人做起,然後不斷嘗試,才做到今日的規模,但早期發展時,根本不會知道,將來會發展成甚麼模樣。對每間初創公司而言,都是不會輕易就說自己成功的,我們要有勇氣之餘,亦要有戒心,因為當一個巨「浪」湧上來時,根來不會知道發生甚麼事的。

C:GoGoVan的6年,當然不是一帆風順的,我最印象深刻的,是與司機之間就佣金收費問題所起的爭議,還有開拓其他市場,這些都是不容易的事。
S:面對不同挑戰,只有一個方法,就是不斷學習。因為很多事情自己都不熟悉,惟有持續學習。GoGoVan創立頭3年是免費的,但一間公司始終要有收入,於是開始收費,結果引起很多來自司機界的反對聲音,更幾乎去到要上街遊行抗議的階段。我是從未曾遇過這種情況的。後來我明白到,作為一間初創公司,當公司的營運是對社會帶來影響時,便要盡社會責任仕,並在營運及社會責任之間作出平衡。我對同事說,我未曾試過管理一間有2,000名員工的公司,因此我要去學習,同時亦希望同事可以跟我一齊去學,大家都給予對方機會及空間,由此便可以加快公司的發展步伐。GoGoVan近年開拓其他市場,如新加坡、台灣、南韓等,每個市場都要面對不同的人,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向當地人學習,學習當地文化,再計劃怎樣去做,態度是要卑躬屈膝的,然後才加入自己的創新理念,走到下一步,若中間錯了,便重頭再來。

C:現在你會怕貨車司機在街上認得你嗎?
S:當然不會。很多時在街上,會有貨車司機專程將車子停下來,然後向我打招呼:喂,Steven!有時他們又會問我一些問題。GoGoVan創立初期時的千多名司機,是我們幾個創辦人一個一個在街上找來的,大家關係不錯,而做了這行後,我最喜歡的事情之一,就是與那些客貨車司機聊天了。

 

 

初創公司要發展,資金很重要。於2016年,GoGoVan便成功獲得「阿里巴巴創業者基金」注資。

回到工作間
C:KC,你曾貴為政府高官,自兩年前退下火線後,很多人都以為你會「上岸」,舒舒服服過日子,但你卻加入了WeLab。做初創公司是辛苦的,WeLab近月更獲政府發出虛擬銀行牌照,工作上一定是不容易的,為何你會作出這個決定?
KC:我是受到Simon的啟發。我加入了政府十年,在最後幾年間,由於要推廣Fintech,因此接觸了很多初創公司。當時市場上又有co-working space的興起,一時間出現了很多初創公司,因此我是非常關心的。後來當我決定離開政府後,亦沒有想過退休,第一件事反而是想加入初創公司,希望成為其中一份子,玩埋一份!而我為何選擇不休息?因為現在確實是做很開心。每日的工作,就是與同事brainstorm,有了虛擬銀行牌照後,我們可以做些甚麼產品出來,是與其他競爭對手不同的?我希望可以在賺錢之餘,又可以吸引客戶使用我們的產品,於是在過程中不斷探索。

C:我相信很多人都會發現,在你離開政府後,似乎是輕鬆了很多,看來亦更有活力了。
KC:哈,的確是有很多人說我變得年輕了。在政府十年,其實亦很不錯的,一樣好玩,如在任內成功推出了一些新政策,又令很多問題得到解決,這方面我是感到高興的。但在政府工作,我只是政府這台大機器中的一部分,時常要跟著節奏走,現在則簡單得多,可以自己作選擇。不過當中是要調整的,以前政府的工作有很多人去分擔,現在很多事都要自己去做,上班時亦可以轉為乘地鐵,今日便有人在地鐵內向我打招呼,你好嗎,局長?我覺得最大分別,是以前無論在政府或大學教書做研究,一般都很清楚自己要做的事,但加入初創公司後,工作性質反而變得不清晰,加上我又不是banker出身,因此要適應及作出調整。我雖然是董事局主席,但不想自己的工作只是安坐在辦公室內簽署文件,我希望可以建立自己在公司內的獨特價值,因此仍是那句話,不斷學習。


陳家強

彩虹邨長大,學業成績優異,憑獎學金赴美升學,畢業於Wesleyan University及芝加哥大學,其後任教於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為期9年。1993年加入科大商學院,並於2002年7月獲委任為商學院院長。2007年7月1日獲委任為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並於2012年獲頒授金紫荊星章。2017年6月30日離開工作了十年的政府,其後加入WeLab,出任董事局主席。

林凱源

GoGoVan聯合創辦人。曾三次考會考,及後赴美升學,畢業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商學院。在學時為賺取學費,先後做過多份兼職,白天上學,晚上送外賣。畢業後回港創立便當盒廣告公司,至2013年與合作夥伴,以2萬元再創立手機租賃客貨車應用程式平台GoGoVan。成立6年後,業務已遍及台灣、新加坡、韓國、印度及內地。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