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如果我是特首系列 中美貿戰下 香港的角色


《資本壹週》705期 (2019年5月16日)

1.中美貿談最後可能可以達成協議,但只是在部分議題上。
2.香港情況極敏感,如非必要,千祈不可表態,保持中立。
3.香港的地位很特殊,往往在適當的時候,被適當地利用。

如果我是特首系列
中美貿戰下 香港的角色

中美貿易戰發展峰迴路轉,緊張局面急速升溫,中國副總理劉鶴上週四赴美繼續談判無功而回,美國上週五如期提高二千億美元中國進口貨品關稅稅率,中國本週一宣布反制措施,而且雙方互相指責對方出爾反爾,一副劍拔弩張各不相讓的架勢。

其實,個人早已指出,雙方難以談得攏,因為兩者各有各立場,沒有誰對與誰錯。首先,中國實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美國則奉行西方一直奉行的資本主義,兩個主義根本大不相同,可以並存於這個世界,但要對方改變則是不可能。

而且,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要復興中華民族,美國總統特朗普則要美國優先,兩者都有自己的抱負,有自己的使命,兩者都是從自己國家與人民出發,誰敢說誰有錯?

此外,作為全球最大經濟體的美國,眼見本來遠遠落後於自己的中國,來勢洶洶,從後趕上,超越一個又一個國家,已經進佔到全球第二大的位置,想方設法阻止其爬自己頭,也是正常不過。

何況,世上所有戰爭,無論國與國又好,抑或人與人都好,均是因為「爭奪」而起,爭地盤、爭食物、爭資源,甚至爭女人,從古到今,盡皆如是,今次就是爭生意。

因此,中美貿易戰只會愈拖愈長,談判最後可能可以達成協議,但只是在部分議題上,譬如中國向美國買多些美國貨,然而,在原則問題上,譬如發展高科技、補貼行業發展等,中國卻不會讓半步。

際此兩國勢成水火之時,香港情況十分敏感,如果我是特首,就會小心處理,如非必要,譬如牽涉到國家安全,否則盡量保持中立,千祈不可表態,此舉並不代表香港是縮頭烏龜,只是高調對中國的作用不大。

事實上,自鴉片戰爭後,直到現在,香港的地位很特殊,往往在適當的時候,被適當地利用。說到在貿易上的貢獻,香港肯定首屈一指,連上海都猶有不及;說到在投資上的貢獻,八十年代港商北上設廠,就將內地的廉價勞動力,轉化成生產力;說到在金融上的貢獻,更加不在話下,總而言之,在「一國兩制」下,香港的作用很大。

反觀美國,也沒有搞香港的理由。一來,美國錄得最大貿易順差的地方,就是香港,每年都有約三百億美元,這還未計一眾美資金融機構在香港搵的錢。二來,香港一直奉行自由市場原則,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已連續二十五年選香港為經濟自由度全球第一。

所以,泛民此時走去訪美,希望美國發聲,向特區政府施壓,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實屬過分,簡直是在出賣香港!

習近平與特朗普各有立場,各有抱負。

文章來源:Capital Weekly 資本壹週

吳鴻生 南華集團主席《資本壹週》社長
劉若文:《資本壹週》總編輯

免責聲明
– 投資涉及風險。
– 本演示或材料不構成任何要約、市場推廣、保證、擔保、意見或建議。
– 保留版權所有及一切權利。
– 任何用途均須遵守所有適用之法律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