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中國四大殺著 反擊美國


中美貿易戰升級,將對雙方經濟帶來重擊。

中美貿易戰再度升級,中方報復式向美國的六百億美元商品加徵銷售稅,而美國亦部署將餘下三千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關稅提高。現時的戰況看來,中方處於下風,因中國進口的美國貨額遠遠落後於出口美國貨額,但其實中國手上仍有四張「王牌」未來,隨時可以扭轉形勢,令美國大敗。

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突然公布,於五月十日起要向中國進口的二千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後,中美貿易戰正式升級。中國政府派出的代表團上週已飛到美國進行談判,但成效不顯,中方於五月十三日正式作出反擊,宣布自六月一日起,對美國進口的六百億美元加徵最高百分之二十五的關稅。

中國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的公告指,自六月一日零時起,對已加徵關稅的六百億美元清單美國商品中的部分,提高加徵關稅稅率,分別實施百分之二十五、二十及十的加徵關稅。對之前加徵百分之五關稅的稅目商品,仍繼續加徵百分之五的關稅。公告譴責美國加徵關稅,指美方此舉導致中美經貿摩擦升級,違背中美雙方通過磋商解決貿易分歧的共識,損害雙方利益,不符合國際社會的普遍期待。

對於中方的報復行動,美國亦不甘示弱,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當日立即進行報復,發出總值三千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清單,包括手機、電視、玩具、太陽鏡、日用品等,計畫對相關商品加徵百分之二十五的關稅,六月份會舉行公開聽證會徵集意見。若美國決定再加徵相關商品的關稅,意味美國對價值約五千四百億美元的所有中國進口商品都徵收關稅。

不屈從外部壓力

今次中方的態度較以往強硬,央視在新聞聯播的「國際銳評」,亦已用「貿易戰」取代過去中方所用的「貿易衝突」及「貿易摩擦」。節目亦指出,中國已做好全面應對的準備,強調對於貿易戰,中國早就表明態度:「不願打,但也不怕打,必要時不得不打」。分析指,此舉代表中國將更全面反擊,並已備足政策工具箱,做好了全面應對的準備。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週一(十三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由於美國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中方將不得不採取必要反制措施。他又強調,中方從來不會屈從於任何外部壓力,有決心有能力捍自身的合法正當權益。

其實特朗普之前才聲稱,就餘下三千二百五十億美元的商品加徵關稅方面,仍未有決定,但USTR轉頭便唱反調,似乎有心混淆視聽,圖令中方錯判形勢。對於中國發布的反制措施,特朗普表面上未受威脅,指將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下月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峰會上見面,到時「可能會富有成果」。

特朗普又在網上社交媒體推特(Twitter)上發表連串關於中美貿易的帖文,稱一旦時機成熟,將與中國達成協議。特朗普稱,自己非常尊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且重視他們之間的友誼,此前已多次向習近平表示,貿易協議一定要對美國有利,否則便毫無意義。多年來被遺忘的美國農民,將會成為貿談的最大得益者。不過,特朗普仍難改其囂張的性格,指美國將會大獲全勝。

中國其中一張皇牌為稀土,減少出口的話將對美國帶來重大影響。

華府更計畫透過「補貼」方式對抗中國。特朗普稱,計畫向受到中國關稅報復措施影響的美國農民,提供高達一百五十億美元的援助。他指出,美國將向農民作出前所未有的巨額採購,屬中國從未作出的採購規模,以回饋本土農民。

談判破裂機會升

受特朗普極有信心的言論刺激,美股在經歷週一的大跌後,週二(十四日)開市時大幅反彈,市場憧憬中美雙方會落實協議。不過,市場人士對談判結果仍感憂慮,評級機構穆迪發表報告,指貿易戰的發展將對全球經濟增長構成壓力,相信中美將繼續貿易談判,雖然預期雙方最終會以某種形式達成協議,但談判徹底破裂的機會率肯定正在提升。

報告指,是次上調關稅是貿易談判的重大挫折,預計緊張局勢加劇將導致部分區域的經濟再度放緩。穆迪又指,中國與美國經濟增長會受加徵關稅影響,長遠來看,中美貿易關係惡化有機會削弱支撐全球經濟增長的規則與系統。

穆迪又指,涉及廣泛中國產品的關稅措施在去年下半年實施,其產生的效應料反映在上半年的中國企業業績。美國提高中國貨的關稅至百分之二十五,將不利中國企業的信用狀況,料內地企業的收入會因而下降百分之五,毛利率估計減低一百個點子,並會影響EBITDA和債務∕EBITDA比率,而大部分中國企業將難免受拖累。

補貼農民種大豆

雖然從現時情況來看,中方正處下風。不過,中方亦已做好準備應戰。中國農業農村部早前發布了「大豆振興計畫實施方案」,鼓勵農民種植更多大豆,以減少對美國大豆的依賴。內地傳媒報道,於黑龍江省海倫市,每畝大豆農地可得到三百四十元人民幣補貼。當局亦擬擴大東北、黃淮海及西南地區的大豆種植面積,目標是今年增加約一千萬畝大豆農地,並於二○二○年時達到一億四千萬畝。

中方早前曾向美方承諾,購買更多美國大豆,以收窄中美貿易逆差,但在美國宣布上調關稅後,市場再度關注中國會否「罷買」美國大豆。有分析指大豆將是中方報復的主要措施,拖累美國大豆期貨價格連日下挫,週一更跌至逾十年的低期。

不過,中方可以出的招,當然不止加關稅及補貼而已,手上當有四張「王牌」,若美方迫使到中國出手,後果可謂相當嚴重。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則在官媒發表文章,解釋中方擁有的三張王牌。

美國作為科技大國,每年出口大量高科技產品,而中國更是美國最大的半導體買家。然而,製造高科技產品中,有一種絕不能缺少的成份∕稀土,就必然要靠中國進口。稀土為十七種稀有化學元素(礦物)的合稱,電子產品、新能源汽車、石油化工、冶金、機械、能源、農業,以及醫療設備等的製造過程中,均需要稀土作為材料;而芯片、航空發動機、航空鋼材、OLED屏、光刻機以及半導體等,稀土材料更是絕不能少的材料。稀土替代品的研究基本一直未見成果,加上愈來愈多產品均需要使用到稀土,令需求不斷上升。早在二○○八年,稀土材料就被美國能源部列為「關鍵材料戰略」;二○一○年初,歐盟亦宣布建立稀土戰略儲備。

 

特朗普(左三)希望在下月舉行的G20峰會上與習近平(右一)會晤。

一:阻制稀土出口量

中國無論在稀土的儲存量及產量方面,都是全球第一,亦是全球最大的稀土出口國。美國地質調查局去年最新的稀土報告顯示,一七年全球稀土儲量約一億二千萬噸,中國儲量便佔四千四百萬噸,佔全球總儲量的百分之三十七。雖然其他國家,包括美國亦有稀土儲量,但與中國的儲量相差甚遠。去年一份刊於《科學報告》的日本研究指,日本最東端珊瑚島南鳥島周邊海底大規模稀土金屬礦,釔等部份元素更可供應約七百八十年,形容金屬礦蘊藏量之多可「半無限向全球供應」。不過,稀土的開採一向困難,成本亦偏高,所以即使美國亦有稀土儲量,但早前已大量關閉稀土的開採,改由向中國進口。

稀土金屬不易聚集成大體積的礦體,所以其開採方式是大量挖掘土方後予以過濾,濾出稀土,所以不僅開採的當地會損失大量土壤,開採過程中的塵土飛揚也形成污染。由於過程複雜困難,大部分國家未有開採,令中國繼續成為全球最大稀土的出口國,一七年的稀土產量,佔到全球的七成。

中國可透過限制稀土出口到美國,以解除美方的貿易威脅,市場一早已有討論。由美國金屬材料製造商「美國元素」CEO邁克爾‧席爾瓦早前撰寫的文章亦曾指出,中國一直將稀土壟斷作為經濟和戰略之劍,中國只需要退出世界貿易組織,就能夠阻礙美國製造業的復興,在未來的所有貿易爭端中具有壓倒性的優勢。金燦榮指,如徹底禁止稀土出口美國,將迫使美國開採自己的稀土,但過程耗時數年,中國將可藉此時機發展高端芯片,反過來跑贏美國。

由於稀土開採過程極為污染,所以中國政府近年亦希望減產,並藉此推高稀土的售價,但只是稍為的減產,已令不少進口國感到不安。Adamas Intelligence去年發布數據顯示,中國政府於去年下半年已減產稀土生產,將國內稀土產量限制在四萬五千噸,為五年來最低水準。美國軍方去年就已稱,對中國在稀土領域的壟斷地位感到擔憂,稱此屬重大及持續增長的風險。中國若真的限制稀土出口到美國,勢令當地的科技發展受到重創。

二:大規模削減美債

第二張王牌就是中國手上的美債,美國為全球規模最大的債券市場,總規模接近十六億美元,而當中超過六億美元由外資持有,中國及日本就是美國兩大「債主」。一三年中國持有的美債規模達到歷史頂峰,超過一萬三千億美元,但其後持有量反覆下跌,截至今年二月,中國持有的美債規模已跌至一萬一千三百億美元。

有不少內地學者都提出,中方可以透過拋售美債來作出報復。不過,此招可能引起反效果,有機會成為「自殺式」行為。PGIM固定收益首席投資策略師與全球債券部門主管Robert Tipp表示,若中方真的拋售美債,或許能成為為談判籌碼,但會傷害到中國手上美債的價值。拋售將會引發其他外國政府恐慌拋售美債,導致美債孳息率上升,債券價格暴跌,中國手上持有的美債資產價值也會大跌,中國最後得不償失。

拋售美債實際上更有機會幫了美國一把,因為此舉或會引發美元下跌,讓美國跨國企業更具競爭力,美國消費者亦會減少購買中國進口貨,從而達到特朗普的最終目的。Action Economics全球固定收益分析主管Kim Rupert認為,中國可能會持續利用揚言拋售美債作為威脅,但這招傷害自己多過傷害美國,威脅的作用大過於做為實質工具或策略。

中國手持大量美債,作為談判的重要籌碼。

三:阻制美國公司活動

金燦榮指,最後一張「大王牌」則是限制美國公司在中國市場的活動。他指出,去年美國公司在中國市場賺的錢超過三千八百億美元,比美國對華貿易賺得還多;而中國公司在美國市場就只賺二百多億美元,所以若中國對這方面施以限制,足以令美國公司崩潰。他舉例說,蘋果公司去年在中國銷售額為四百六十億美元,為其第二大收入市場,僅次於美國本土,令蘋果的市值成為全球第一,而中國完全可以下手把蘋果的市場徹底打掉。

雖說中國已加入世貿(WTO),亦承諾開放市場,突然要限制美國企業在華經營,似乎難以實行,這張「大王牌」,似乎只生威脅之用。不過,在內地營商者都知道內地有眾多潛規則,亦有諸多法例規管,一般情況下少有全部跟足規管進行,一旦被針對,情況可以截然不同,這是連WTO都管不的範圍。

四:組國際聯盟抗衡

第四張內地學者沒有提及的王牌,就是除了中國與其他國家聯手。美國打貿易戰打上了癮,已得罪歐盟、日本、加拿大等盟國兼重要貿易夥伴,市傳美國快將對進口車落實開徵關稅。外媒報道,特朗普將週六(十八日)前決定是否開徵汽車關稅,若成事的話,歐盟及日本汽車業將首當其衝。美國商務部於今年二月依據「貿易擴張法二三二條款」提出調查報告,結論是進口歐洲汽車及零件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風險,要在九十日內決定如何因應。歐盟貿易專員Cecilia Malmstrom表示,若美國加徵汽車關稅,歐盟會立刻報復。歐盟表示,若美國採取新的貿易管制措施,歐洲將停止與美國談判,並對價值二百億歐元的進口美國產品加徵關稅。

美國成為中國及歐洲的共同敵人,兩國日後絕對有機會聯手出招,對抗美國的霸權。中歐貿易總額近年已大幅增長到六千億美元以上,美國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早前亦承認,與歐盟及中國打貿易戰會損害美國經濟。《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拉貝爾指,除了歐美企業,日本、加拿大、澳洲等國都對美國徵稅政策不滿,雖然歐盟之前拒絕與中國聯手對抗美國的提議,但中歐共同對單邊主義不滿,已為中國打開缺口,就連日本及印度,被認為是與中國不和的國家,亦因而與中方靠得更緊。若中國能與其他國家結盟對抗美國,手上就自然多了一張王牌。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