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貿易戰升級 特朗普連任勝算增


美國明年舉行大選,特朗普不斷出招為連任鋪路。

當市場認為中美貿易戰談判進入大直路之際,美國總統特朗普卻突然在週日(五日)放冷箭,宣布在五日之後(週五)會向中國總值二千億美元的進口貨品加徵關稅至百分之二十五,震驚全球。美國經濟增長良好其實只是假象,將貿易戰升級根本是損人不利己,特朗普此舉旨在爭取連任籌碼。觀乎其民望近日回升,相信全球的惡夢有機會繼續下去。

中美貿易戰由去年五月開打以來,雙方周旋近一年之長。去年底中美在G20峰會上達成共識,休戰三個月,以便進行談判,而休戰期已一再推遲,雙方進行了十輪談判。期間中方已多次釋出善意,加大採購美國大豆,並同意進一步開放市場,雖然未能完全解決問題,但市場憧憬談判已進入大直路,貿易問題多傾向有個好結局。

中方代表劉鶴原先計畫本週再飛華盛頓,進行第十一輪談判之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卻在毫無先兆之下拋出重量級炸彈,週日突然在推特(Twitter)上公布,在本週五(十日)起,對中國總額二千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加徵關稅至百分之二十五。消息震驚中外市場,美股、歐日及中港股市無一幸免。

特朗普於周日突然在推特上公布,自週五起,二千億美元(約一萬五千六百億港元)的中國貨關稅,會由百分之十提升至百分之二十五,更威脅會對額外三千二百五十億美元中國貨加徵百分之二十五的關稅。他表明與中國的貿易談判繼續進行,但進展實在太慢了,而且中方企圖重新談判,實屬「不可以!」

特朗普的言論一出,全球股市立即大跌,港股週一(六日)重挫近九百點,A股更跌百分之六,美股跌幅雖然較輕微,但仍是反覆下跌。特朗普似乎嫌消息不夠震撼,翌日繼續在推特發功,再貼文炮轟中國,指美國每年在貿易上損失六千億至八千億美元,單是對中國便損失五千億美元,所以「對不起,我們以後不會再這樣做」。

美責中方違反承諾

作為中美貿易談判核心人物的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其後會見傳媒時指責中方違背承諾,「在過去一星期的時間內,我們看到中國削弱了承諾,我們認為,中國放棄了已經做出的承諾」。《彭博》引述知情人士透露,雙方上週於北京磋商時,中方官員向美方表明,不會同意需要修改中國法律的貿易協議,但中國此前已同意在貿易協議上寫明,中方願意修改其法律,涉及的問題主要是有關中國強迫在華美國企業交出專利技術與知識產權的措施。

知情人士指,萊特希澤原本認為強制技術轉移的問題已經獲得解決,所以一口咬定中國企圖重新談判,對此感到憤怒,並向特朗普簡報,讓特朗普隨後在推特上公布加稅的消息。

習近平與特朗普之前同意休戰再談判,但現時結果出人意表。

中美貿易談判原本已經進入尾聲,作為中國國務院副總理的劉鶴原定的計畫是在本週率領一個來自十多個部門、超過一百名官員組成的代表團前往華盛頓進行會談,特朗普突然反面,令市場擔心談判會否繼續。不過,中國商務部其後確認,應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欽的邀請,劉鶴仍會如期赴美,在五月九至十日訪美,與美方就經貿問題進行第十一輪磋商。

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相互尊重及平等互利是達成協議的前提和基礎,強調加徵關稅解決不了任何問題。耿爽指,中方參與談判的前設是與美方相向而行,爭取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基礎上,解決彼此的合理關切,爭取達成互利共贏的協議。中方官員透露,其實中方的確考慮過取消派代表團到美國,因為不想在「威脅之下進行談判」,但最後仍決定派代表團到美國,但規模會縮減很多。

陷習近平於兩難

特朗普選在劉鶴起行之發功亦是別有用心,《華爾街日報》的分析文章指,特朗普是故意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陷入兩難,一方面是要在不被視為向美國妥協的情況下繼續進行談判,同時為要保持經濟穩定增長,因而要放棄一些原來的計畫。

不過,特朗普突招數未被市場看好。《日本經濟新聞》的文章指,特朗普突然再度用關稅威脅中國,將導致中美貿易戰終戰延後,加劇投資界和企業的擔憂,對於重視經濟形勢和市場的特朗普而言,再次下注「關稅籌碼」將相當危險。

「股神」畢菲特(Warren Buffett)表示,美國與中國之間的貿易戰對整個世界都不利,認為全面的貿易戰不太可能發生。他認為,談判前夕放出狠話本來是可以理解的,但這種「先揮拳頭再握手」的做法,並不是一個行之有效的方法,特朗普發出的威脅只會增加中國的籌碼。他坦言,若投資者僅僅因中美貿易的負面消息而沽售股票,會是荒謬的事,因為美國與中國未來一百年將會是世界超級大國,兩國關係會經常出現緊張。

美國大加中國關稅,確是傷人傷己的「七傷拳」,多個美國商會已出聲反對。由家電企業組成的美國消費技術協會主席兼行政總裁Gary Shapiro表示,特朗普正爭取與中國達成一個較好的協議,但他必須清楚關稅並非由中國生產商支付,而是由美國家庭、工人及企業共同負擔。再者,特朗普政府只是提前五日通知提高稅率,不單會令市場陷入混亂,亦會嚴重損害美國企業、美國人的退休基金以及退休金。

美國零售聯合會政府關係高級副總裁David French亦發聲明,指關稅只會由美國企業及美國消費者支付,而非中國生產商,不足一星期前才通知加徵關稅,會嚴重打擊美企,尤其是小型企業。美國服裝和鞋履協會主席Rick Helfenbein指出,關稅會對經濟增長構成障礙,關稅成本只會被轉嫁至美國消費者,估計可令一家四口每年增加約五百美元開支。

特朗普的言論一出,全球股市均要大跌。

成本轉嫁美消費者

美國之前已將部分中國產品的稅率調高,事實證明,最後只是由美國消費者埋單。去年美國向中國產品和金屬製產品加徵關稅,便令美國重型機器製造商Caterpillar的生產成本增加逾一億美元,而該公司最後要提高售價應對。拖拉機製造商Deere&Co估計,今年原材料成本亦增加一億美元,為了維持利潤,需要削減成本及加價。紐約聯邦儲備銀行、普林斯頓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發現,部分關稅令企業和消費者每月須多付三十億美元的關稅成本,企業在去年的無謂損失高達十四億美元。

花旗全球經濟學家Cesar Rojas表示,目前受美國關稅影響的中國貨品僅部分為消費品,餘下未受影響的三千二百五十億美元貨品大多涉及消費品,若美國真的要相關貨品加徵關稅,美國消費者將為此埋單,甚至可能推高通脹。

加徵關稅對美國百害而無一利,但特朗普仍然一意孤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為了自己。美國將於明年進行大選,特朗普需要為連任鋪路,所以近期就特別進擊,希望提升民望,而攻擊「敵人」中國,絕對可以誤導美國人,視為德政之一。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上月底正式宣布角逐民主黨明年總統候選人資格,是次拜登第三度挑戰入主白宮,由於其聲望極高,被視為可以挑戰到特朗普總統地位的重要一員,而的民主黨的候選人數目已增至二十人,選舉氣氛非常高漲。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近期在霍士(FOX)電視台舉行的市政會議上又大出風頭,霍士舉行的民調顯示,桑德斯在明年大選的得票率高達百分之四十七,高於特朗普的百分之四十,令特朗普團隊極為尷尬。

旨在增加競選籌碼

此事之後,特朗普就較以往更為積極的出招,五月一日當日,特朗普在一日之內發表及轉載共七十多條推特貼文,除了打擊潛在對手外,亦借機宣傳自己的「經濟成果」,而為了顯示自己的「實力」,其後再下一城,宣布加徵關稅。

事實上,特朗普上任後,美股的確長升長有,而美國的經濟增長亦較預期好,予人有「好政績」的假象。今年美國首季的GDP增長,高達百分之三點二,遠高於去年第四季的百分之二點二,容易令人誤會美國開打貿易戰是正確的決定。

分析指,加關稅其實對美國經濟沒有太大的幫助,去年美國因加徵關稅額令收入升四成至四百九十七億美元,但相比三萬億美元以上的稅收來說,只是一個零頭。反而聯邦預算赤字持續惡化,就是因為特朗普提出減稅,令收入減少,但支出卻繼續上升,所以加關稅並沒有太大的幫助。Oxford Economics分析師亦指,關稅限制了經濟表現,今年一、二月,美國對中國出口大跌百分之二十一,而來自中國的進口亦減少百分之十二。

劉鶴如期到美國進行第十一輪談判。

市場人士亦指出,美國今年首季經濟增長超預期,貌似貿易戰發揮驚人作用,但事實為,美國貿易逆差縮小的主要原因在於進口增速大幅放緩,以市場價格計算的出口額同比上升百分之二點六,進口額僅增長百分之零點九。與去年四季度相比,今年首季出口額僅增長十四億美元,而進口額大幅下降五百四十一億美元。美國發動的貿易戰並未有改善其出口,只是將外來商品拒諸門外。

經濟理想純粹假象

美國今年首季的消費市道疲弱,亦是令進口大幅減少的原因之一。美國個人消費開支僅為GDP貢獻零點八二個百分點,屬二○一八年首季以來最少,當中耐用品消費開支更令GDP減少零點三八個百分點,為○九年第四季以來最大減幅。今年首季美國耐用品消費支出同比大幅下降百分之五點三,帶動商品消費支出同比減少百分之零點七。

在消費疲弱之下,美國首季GDP仍然取得佳績,其實是因為庫存大增,當地生產部門並沒有預料到突如其來的消費減弱,仍然生產出大量產品,並形成存貨。首季美國私人部門的存貨增加高達一千二百八十四億元,為一五年第二季以來最大增幅,相比去年第一季,存貨增加額僅為三百零三億元。由此可見,美國的GDP高速增長其實是個假象。特朗普近期亦再次發功,試圖干預聯儲局的決定,迫令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減息。特朗普更揚言,即使減息一厘,美國的經濟亦能如坐上火箭般爆升。縱使鮑威爾已多次表達不滿,並重申沒有減息空間,但特朗普仍步步進迫,目的亦是希望透過減息令股市有「虛火」而再升,以及經濟增長再拉高,為自己爭取更多連任的籌碼,但此舉對美國會帶來極負面的影響。巴郡副主席芒格(Charlie Munger)早前接受訪問時亦批評,歐美領導人不應該脅迫央行減息,否則將會如委內瑞拉般通脹,造成難以收拾的局面。

支持度升至新高

故弄玄虛屬特朗普最擅長的把戲,而支持度一向偏低的特朗普,在其虛張聲勢之下,支持度確實有回升,更創出任內新高,大大提高連任的勝算。美國民調機構蓋洛普(Gallup)上週五(三日)發表最新民調顯示,在通俄調查報告出爐,以及不俗的經濟數據支持下,特朗普的支持度升至百分之四十六,創下任內新高。蓋洛普在四月十七至三十日期間進行民調,結果顯示百分之四十六受訪者認同特朗普施政,較上次調查上升一個百分點,而結果與今年三月初的百分之三十九相比,更有驚人的升幅。報告指出,美國GDP大升,以及美國股市創新高等各種經濟因素,是讓美國人更認同特朗普的原因。民調數據亦顯示,即使特朗普的表現仍未合格,但民眾對他的不滿意度,已由三月的百分之五十七跌至百分之五十,正正反映其策略非常湊效,令其在明年的總統大選勝算更高。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