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汪敦敬:貿易戰下的金融水災


汪敦敬 祥益地產總裁

很多人問我在貿易戰的陰霾之下,你怎麼仍看好樓價上升?這是一個善意的質疑,我想作一個回應。

我借用一下好友邵志堯說過的一個故事去陳述我的道理:「在一個打仗的時代裡,戰禍令貨幣發行太多,銀紙貶值!有一天,一個漢子需要往街市買食物的時候,卻因為貨幣貶值太多,他是需要用一架木頭車才能運載需要的大量紙幣,當他進入一間麵包店買麵包的時候,難免要將木頭車停泊在店前,但當他買完麵包出來之後,木頭車卻已被人偷了去,但一紮紮的銀紙卻仍然放在原地。」為何賊人不偷錢而是偷木頭車?對!因為當時木頭車比紙幣有價值得多!

根據歷史,每次打仗物價都會上漲的,但為何我們會對這個基本理論如此陌生?
其實,經濟欠佳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困局,第一種困局就是各國鬥印銀紙,即是資金泛濫,我們可以說這種是一個「金融水災」,但為何我們對這水災如此陌生?因為我們都是成長在第二個困局之下,就是貨幣大國例如美國資金在我們的社會突然撤離,令到我們的股票、地產、零售、包括貿易都一下子進入困境,因為資金被抽走下,國際金融在很多時代都是被強權所壟斷甚至控制,很多國家都不可以隨便用量化貨幣去自救,我叫這種做「金融旱災」!上世紀70、80、90年代其實我們都是不斷受旱災所蹂躪。

當他們炒高市場後就把錢拿走,每一次都是這樣,可是香港人不少人居然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但其實我想說現在世界變了,在07年之後各國也能夠量化貨幣,美國的影響力已經不是絕對的,我們抵禦的金融衝擊亦和以前不同,今天無論美國如何不喜歡也好,需要的國家都會隨著自己的需要去量化貨幣、減息或者「降準亅,但是這個轉變香港人有不少人是不理解的,甚至很多人都期望加息或者縮表,令我們回復「金融旱災」這種奴隸式的霸權剝削,環球量化貨幣雖然也可能是一個亂局,但它可以說是國際各國在金融上擺脫美國霸權的一個過程,為何美國縮表香港沒有倒下?因為我們在貨幣及資金上都沒有對美國有太多的依賴。

看看數據的顯示,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因環球量化貨幣而引起的「金融水災」。當然,任何亂局及災難對投資者來說都不是好事,但面對災難,你先要分清楚究竟是「旱災」還是「水災」,「金融旱災」的應對是應該保留資金,所謂現金為王,「金融水災」要面對的是應該以平息增加盈利及充分現金流,更必須要以資產保有財富價值,如果用了面對旱災的方式去救水災是會損失慘重的,因為在量化貨幣之下銀紙貶值率會很高,資產升值亦會帶來租金升值,沒有資產的人的財富會因此不斷流失,希望大家用正確的概念面對大時代。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