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如果我是特首系列 (六)—— 航空


《資本壹週》702期 (2019年4月25日)

1.論位置,論效率,論舒適度,香港機場絕對可以成為全球第一。
2.排名節節敗退,就是因為誤點頻仍,終究即是根本不夠跑道用。
3.等到三跑落成才策畫,再花十年興建,豈非二十年後至有四跑?

如果我是特首系列 (六)—— 航空

香港具有條件發展很多產業,但由於資源少,需要政府進行主導。就像航空產業,《粵港澳大灣區規畫綱要》就寫到明,香港需要「鞏固和提升國際航空樞紐地位」,然而,港府卻慢十拍,早於機場管理局諮詢興建第三條跑道之時,本欄已經不止一次提出,與其發展第三條跑道,不如一併建設第四條跑道,惟政府就是欠缺前瞻性目光,不敢作出跨躍式規畫。

其實,論位置,論效率,論舒適度,香港機場絕對可以成為全球第一,哪輪到新加坡?且看地點,香港機場可謂「市區機場」,個人經常從中環辦公室前往,一落花園道上西區海底隧道一條路直去,只需經過一個燈位,在正常情況下,二十五分鐘便可到達機場;反觀新加坡,由機場去金融區,交通十分擠塞,更遑論倫敦了。

至於效率,經常出差的人都必定知道,從辦理登機手續,到過海關,以至出境,香港機場處理的速度都十分高,無任何其他地方的機場可媲美;亦因如是,旅客停留在機場的時間不多,加上其設計,便感覺十分舒服。因此,以地點、設計、城市配套計,香港機場也是世界一流。

可是,曾經八度坐上全球冠軍寶座的香港機場,排名卻節節敗退。根據英國獨立調查機構Skytrax最新公布的「二○一九年全球最佳機場排名」,新加坡樟宜機場連續七年蟬聯榜首,香港則比去年下跌一級,已經跌到落第五位,排在羽田、仁川、哈馬德之後。

究其原因,就是因為香港機場誤點頻仍,撇除天氣的因素,歸根究底就是根本不夠跑道用。根據民航處表示,香港機場的航班升降量,去年已達每小時六十八架次的上限,每日平均有一百班航班因未能成功申請升降時刻而飛不了,變相趕客之餘,只要對飛地點延誤些少,香港這邊已經應對不了。如此這般,還說甚麼發展廉航?

其實,按照需求而言,香港機場擴容至第四條跑道,完全沒有問題。且看內地一線城市機場的載客量,每年就有一成的增長,為甚麼香港不能有相應增長?這樣下來,七年便翻一番。

除了載客,還有貨運。自二○一○年以來,香港機場連續九年成為全球最繁忙的貨運機場。一八貨運總量為五百一十萬公噸,佔香港外貿總值四成二,達到三萬七千一百億元。

如果等到第三條跑道落成(即二○二二年)後才策畫第四條跑道,興建又再花上十年,豈非分分鐘要二十年後至有第四條跑道?因此,如果我是特首,就會快快促成第四條跑道的興建,反正無需立法會通過撥款,由旅客用者自付。況且,興建第四條跑道,還有很多週邊好處,下期再談。

促成第四條跑道的興建,事不宜遲。

文章來源:Capital Weekly 資本壹週

吳鴻生 南華集團主席《資本壹週》社長
劉若文:《資本壹週》總編輯

免責聲明
– 投資涉及風險。
– 本演示或材料不構成任何要約、市場推廣、保證、擔保、意見或建議。
– 保留版權所有及一切權利。
– 任何用途均須遵守所有適用之法律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