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港股專家】藺常念:工業艱苦經營,環保、安全、就業的抉擇


在12月年結的上市公司都公佈了全年業績,當中包括一些在內地經營生產的工業股。在內地開廠的都有一個共同的埋怨,現今在內地經營工廠十分困難,有點感到無助。1978年當時鄧小平展開改革開放,香港的廠家是首先進軍內地設廠的先驅者。當時內地城鎮、幹部都熱烈歡迎香港的工業家,推動中國的現代化。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中國的進步是一日千里,國民生產總值升了70倍。中國從一個落後的發展中國家,一下子成為環球第二大經濟體。雖然平均國民生產仍然不足一萬美元,未到發達國家水平,但已經達到小康水平。

中國四十年的發展,成為全球第一大出口國,不是沒有代價的。過去幾十年,國家沒有關注到環境污染的問題,直至到北京空氣嚴重污染,晴天都看不到太陽。有關當局亡羊補牢,急速推出環保政策。現時的口號是要青山綠水,不要污染。北方冬天以前燒煤取暖,現在已經改為環保的天然氣。對於嚴重污染的各種重工業,例如煉鋼、電解鋁、煤化工等,採取一系列的新措施,雷厲風行,一刀切的執行。現在農夫在秋天不能燒稻草,否則立即罰款;市民不可以明火燒烤,否則立即罰款。環保條例對工業的管治更加嚴厲,如果有工廠排放出黑煙,立即罰款十萬元;在江邊設的工廠,更加要嚴格遵守環保法例。

在新環保法例管治環境下,很多工廠要關閉,尤其是一些生產原料的重工業。據聞單在佛山市,已經有一千間廠,因為不能符合環保要求,被迫關閉。有些廠家投訴購買環保機械往往需要額外投資5千萬元人民幣,安裝好之後,還要每年5百萬元的經營費用。生產成本大增,但廠家未必能加價,彌補更高成本價。做下遊加工的環保要求較低,仍然可以生存;但做上遊工業原料生產企業,往往需要大額投資,更需要上落貨方便,而且貨物重量龐大,必需要江邊碼頭。這些上遊原料生產企業,往往成為環保政策的犠牲者。有工業家指這些原料生產企業,總投資額最少都要幾十億元人民幣,大型投資的更高達幾百億元。有些地方政府只管執行上頭政策,忽略了工業家的訴求。有時候幾百億元的投資,及幾萬人的就業,就這樣失去。

3月份單在江蘇省就有幾間化工廠發生爆炸,做成嚴重傷亡及環境污染。地方政府幹部完全明白化工廠帶來的危險及環境污染,但他們也需要考慮民生問題。鄉鎮人民需要有就業機會,否則鄉鎮人口會全部流失至城市。現在發生的化工廠爆炸,把這問題的嚴重性帶出來。安全、環保、青山綠水和就業民生,是很艱難的抉擇。

現在江蘇省已經暫停所有化工廠經營牌照的申請,整個省要重新規劃。到底可以容納多少化工廠,在環保、安全及就業三方面,從一個平衡的決定。據聞江蘇省將大幅減少省內的化工廠,大幅減少一千間廠。工業原料價格無可奈何一定會大幅上升,原料上升,一定會在整個產業鏈表現出來。環保的成本會在中國所有產品實現出來,工業家的經營環境只會越來越艱難。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