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The “livable” design From Melbourne.「宜居」生活 創意的不二法


Smart Heart項鍊是Leah另一作品。(相片攝影:Narelle Portanier)

一個城市,融合了設計元素,能令生活更美好,增添宜居的養份。在去年的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公布的「2018年世界宜居城市排行榜」,雖然墨爾本未能再度蟬聯首位,屈居第二,但它曾連續七年成為宜居城市的榜首美名,相信仍未有城市可取代得到。

而於去年十二月舉行的設計營商周(簡稱BODW),主辦機構就以墨爾本為夥伴城市,並邀請了20多位從墨爾本來的業界專業講者來港,分享有關獨到的設計理念、創作反思、以至生活的態度等,令參加的朋友可以從中得到啓發。筆者與其中三位講者相約對談,他們各自表述入行背景、創意或工作經驗;從他們的分享中,找到一個屬於墨爾本「宜居」的共通點 — 熱愛生活,著重人文懷關精神,有其自由擴展的空間,造就一鳴驚人的創意產品(業)。
說到底,創意與設計,就是源於生活吧!
Text / Jamie Tsang  Partial Photos/J.T.

圖為《Florence》模擬在電話的介面展示,強調個人的互動體驗。

Ken Wong.墨爾本的創意因子
The Gene of Creativity

墨爾本是澳洲的電子遊戲行業的龍頭之地,很多出色的遊戲設計師都落戶於此。其中一位代表人物是在澳洲長大的Ken(王友建),三年前定居在墨爾本。他酷愛藝術和建築,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反而是在香港,在灣仔打工,於Enlight Software任職Art Director。他直言那時候感覺這份工作做得不太好,反而透過犯錯來學會了很多事。到後來成為遊戲設計師,先後在上海、倫敦等地工作,最後在墨爾本開設自己的遊戲設計公司Mountains,成為駐墨爾本的精品遊戲工作室的創辦人及創意總監。

重關係的創新遊戲
Mountains的公司哲學是「Craft studio」,「Craft」一字中文解作手作,亦即是由創作者一手一腳去仔細打造的意思。他們嘗試令遊戲變得個人化,在創作每個遊戲之前,沒有做太多的資料搜集。Ken的專長是推動那些不常玩電子遊戲的人去玩遊戲,他不諱言很多遊戲都是玩射槍、做配對;但他想擺脫常規,嘗試將建築、愛情的程式融入遊戲中。就如他們的首個創作遊戲《Florence》,是一個新穎的手機及平板電腦愛情故事。「對設計團隊來說,這是一個挑戰。這不單只是設計故事細節般簡單,而是要切實去構建玩家在整個故事裡的個人體驗。傳統上我們會有一個框架去創作遊戲,雖傳統遊戲是關乎輸贏,但當在《Florence》你要模擬一段關係時,則與感覺有關,著重如何去創造感覺。」

一段愛情關係,由第一次去約會開始,第一次吵架,他們發覺可以用電話裝置和觸控螢幕去提醒人們這些事情,創造感覺,觸發記憶。被問到這隻遊戲的高明之處,他認為除了對感覺要有細膩觸感,遊戲的成功也歸功於一班富創意的團隊成員,個個都十分有才,刻苦工作;而當時的出版人對他們相當信任,支持創作,加上大圍環境支援,令事情事半功倍。「墨爾本的環境很好,是個很理想的地方讓人放膽去做創作,創作人可以盡情發揮。」成功的遊戲或生意,往往不能獨善其身,背後總是環環相扣,令目標達成。
 

墨爾本的城市氛圍,散發著一種輕鬆自在的氣息。

墨爾本的「創意因子」
身處墨爾本,Ken認為這個地方造就多元化的創意人才。墨爾本是澳洲遊戲產業的領航者,原因有好幾個:這地方十分有創意,提供機會予年輕的朋友或具有創意的人去做個人喜歡的事,甚至是開展生意,同時間政府是很支持創意產業的,尤其是遊戲產業。「有一種古舊的需求概念,由等級制度使然。當你的衣食住行、安全等都被滿足了,你就會想實現第二個層次的慾望。當你的生活質素已達至一定水平,自己自然會有動力去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藉著不同方式去表達自己,在社會締造文化對話。」環境孕育富有創意的DNA, 而遊戲業出身的Ken絕對是個玩味一族,與他初次做訪問,著他擺甫士拍照,他說正經的形象並非自己,還是喜歡做出原來的「我」。

相比墨爾本,曾在香港工作的他坦言對現今的香港遊戲業不太熟悉,但相信兩者的工作文化不同,不可同日而語。「若果就剛才所說的『空間』,香港不是沒有空間,而是重點在於壓力。整個香港的城市圍繞著高壓氣氛,某程度上對於設計者來說也是一種動力。但同樣地,高壓力也會讓人不敢去冒險,反而窒礙創意。然而我這幾天遇到的香港設計師或遊戲開發人員,他們都很年輕,充滿活力。我想,他們同樣也可以在這個地方,創作出色的作品。」聽他所言,又覺得他有著墨爾本人的廣闊胸懷,識英雄重英雄,創作人最緊要有品,他的胸襟與生活態度,於其作品中可見一二。

不斷發掘生活新趣
幾年前,在創作《Florence》時他還在構思設計《Blossoms》。「這個遊戲的程式有點像花,裡面有個玩具,人們可與它互動,製出音樂。每當你一click,又會創造出另一朵花兒,有無限的花朵可供你玩樂互動。」這個遊戲的目的不是帶有前設地去創造「美麗」,用意只在於把不同東西集合在一起,使其變得美麗。《Blossoms》做的是去選點顏色,加點音樂,有時出來的效果會不太好;但也不排除也有意想不到的組合出現。白色、紫色加粉紅混在一起,加上不同樂器,效果有趣。」

雖然醉心設計遊戲,但對於新入行做遊戲設計的朋友,Ken反倒對「玩遊戲」另有見解。「若你是新入行的遊戲設計師,太專注於遊戲的話,我意思是連空餘時間也在玩遊戲,腦袋裡便會全是『遊戲』。我認為好的設計師應該對世界有著良好認知,好好的了解人,明白其他的設計師有何特點。就如在香港,已有很好的建築,好的城市規劃與時尚。當個人能對週遭的設計有更深的體會時,便能夠啓發自己創作更佳的遊戲。」人們想到遊戲或許只是科技,他補充說,做設計師的不獨是做設計,而是要想到這些設計「會是如何的?」面對競爭激烈的遊戲市場,新晉設計師需要鶴立雞群,創造好的遊戲體驗。正所謂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過去15年,他不停出外遊歷,透過建築和藝術啓發靈感。當遊戲設計者真心懂得生活時,能「活化」遊戲,創造神奇的事。

 

Facett的外觀時尚,以體貼用家的感受為重,感覺耳目一新。(相片攝影:Matt Harvey)

Antony Reed.不一樣的生活創意
Think out of the box

Antony Reed是澳洲遊戲業界推動者的前輩級人馬,他並非遊戲設計師,但在推動澳洲遊戲行業發展和轉型中,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他不但活躍於全球的遊戲發展和發行,亦是不少世上最大遊戲系列背後的市場推銷主腦——包括《Command & Conquer》、《柏德之門》、《異塵餘生》和多款《星空奇遇記》系列作品,並為他贏得多個獎項。可他沒有背負這些光環,言談間道出了澳洲人那種隨性自然本性。若說墨爾本是「地靈人傑」,Antony便是其中一個絕佳例子。

遊戲業界的「問題發現者」
Antony是一位讓人很容易靠近的前輩,他前前後後在電子遊戲界擁有27年經驗,儘管身處這行業多年,他仍感到樂此不疲。當時任「Game Developers Association」的行政總裁時,他帶領團隊去檢視行業的發展,負責作行業的技術支援。他坦言不會待在一個崗位太久,十年已感足夠,在待到第九年的時候,即直至去年年尾,他辭去任職八年的澳洲Game Developers Association行政總裁一職,創立了Epic Games Australia New Zealand。繼續向前走,再作新嘗試。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做其他行業!我在這行業良久,從不同的經驗中學習,學會預計到不同的問題來襲。其中一個最大的問題是全球金融危機,影響力深遠;又例如澳洲新的IP地址發展,會令業界產生經營困難。我會主持不同的會議,向業界講述這些事。」

一直以來,他長期參與市場策劃等工作,在Game Developers Association工作期間,甚至擔當了主導角色,招攬行業人士,共同發現問題與解決方法。曾經,他將遊戲發佈大會重新想像成一種更富社區性和對話性的模式,令Game Connect Asia Pacific (GCAP) 如今已成為Melbourne International Games Week的重頭活動,在國際間亦廣受推崇。2013年,又他成立了The Arcade,一個專為遊戲開發者而設的互動共享工作空間,至今已有超過40間公司逾130名遊戲開發員進駐。他的理想,是想將遊戲開發員打造成「家庭成員」,好像一個家庭,成員能夠互相幫助。

 

城市是個重要的行業「舵手」
能夠推動行業與帶動氣氛,無疑為遊戲行業及創意工作者注入了生機活力。然而,Antony認為,真正引領行業的最大「舵手」,卻是墨爾本的環境氣候。「城市的環境對於全世界都在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很多事情都與生活有關,你不能與之割裂,比如是你的工作,或是一隻遊戲。坦白說,墨爾本有著很棒的生活方式,而且風光宜人,有助我們去放鬆自己,投入生活,這些體會大可以融會於遊戲設計當中。就如《Florence》這隻遊戲,它的設計很美麗,裡面的內容圍繞著墨爾本的人與事,十分個人化。故事的情節,往往就是人們日常所發生的事情。」

他所說的,大抵令作為香港人的筆者所欣羨。從前,我們總會為「國際都會城市」一名而引以為傲,但自十多年前開始,當其他地方的新興訟城市相繼躍起,本港的生活調子卻又好像未有因此而停下來。有時候,節奏快得像是排隊等車的時間也容不下,大部份打工仔的加班時間又「老是常出現」,電郵儲滿了工作事項,生活空間越來越被「蠶食」,窩居、板間房等名詞相繼誕生……這一切,弄得不少港人活像要在絕處縫生。

停一停:尋找城市的可愛之處
Antony補充,每個人在身處的地方都總會找到事情去投訴,但澳洲人卻喜歡退後一步,停一停、看一看,再想一想。我說在香港沒有時間這樣啊!他卻眼神堅定的回答道:「你要創造這些時間,這是你需要做的。任何人也很容易會說『我沒有時間』、『我太忙了』……常這樣說,精神上會經常loop著這些話,不其然令你真的成了口中所說的『大忙人』。現實中你需要走出這個局面,訓練自己,製造時間。你可以用不同方式為事情排序,有些事情是較為不重要的,就好像玩Facebook一樣,你若不做這事,太陽仍是照樣從東面升起。沒有事情是真的如我們想像中的重要,那是真實的!世界不會因為你做不完而停止運轉,你要學會停下來。正如我在講座上分享,當你工作到半夜十二時,你當問問自己:這是你感興趣的嗎?若你說不,那又為何會選擇繼續幹著這事?當你say no時,但又持續不斷地做,那是很奇怪的事。」墨爾本的生活方式容許人們有空間去思考,讓步伐停下來,隨時有機會出外玩樂。當地遊戲業的人材輩出,某程度上歸功於墨爾本人的playful個性。

「我們很幸運,墨爾本是一個生活方式很佳的地方,但我相信在不同的城市裡同樣可找到玩味的元素。我害怕人們將城市塑造成特定樣子,而且金錢很邪惡,對我而言錢不是最重要的。我不是很富有,但我有很好的職業,有個美滿的家庭,可以有空閒與孩子去海攤衝浪,這些活動都是免費的。我在撰擇快樂,選擇為自己不斷創造比任何物質更值得擁有的回憶。」在推動遊戲業發展的同時,Antony的生命正在滲出一股正向力量,好好的過生活,不獨為錢而活,實在是值得我們借鏡一番。

Leah Heiss

健康科技x設計無界限
The limitless health technologies

認識來自墨爾本的Leah Heiss,是從她所設計的產品開始。她的其中一件作品Facett在BODW的會場中展示,她所設計的產品有點像「禾桿冚珍珠」 —表面看來是飾品,但又內藏玄機。她相信設計能夠改善可攜式健康科技的演進,設計項目包括能透過皮膚監測糖尿病患者胰島素水平的首飾、探測生物信號的緊急求救用首飾,以至透過吞食探測潛在疾病的各式儀器等,將設計、科技、健康三者融合,配搭效果時尚玩味。

跨界別的設計師
Leah的創意開發,起初源自碩士學科的進修:大學時期本來只是一位室內設計兼修讀傳理系學生,在碩士學課中她選擇在RMIT大學的Spatial Information Architecture Laboratory攻讀可攜式科技。在此期間,她設計出用成衣作遙距感應與傳輸心跳的媒介,即使人不在身邊,也可感應到對方的頻率,彼此產生共鳴。一直以來,她對可攜式設計科技都有一種情意結。「那是我第一次將設計、成衣和建築聯乘的工作。其後的事業轉捩點,發生在我的後碩士時期,我與澳洲的Nanotechnology Victoria公司合作,設計透過皮膚為糖尿病患者管理胰島素水平的首飾—讓珠寶和管子移除飲用水中的砷。」

直至最近,Lean剛完成了一個PhD課程,專注於研究體貼的科技設計。既是設計師又是大學學者的她,實際上的工作卻超越了設計師的範疇 — 她對不同物料有著深刻的理解,由成衣到珠寶,以至擁有形狀記憶的合金、磁性液體、導電發光線纜,及可導電布料等都能成為她的工作用料,同時間,又要與不同的專業人士合作,共同締造另類美學。「我專注於設計人性化的可攜式健康科技,這種科技需要包含設計、健康和科技的跨學科方式工作。我日常的工作核心,就是要連繫各種學科。儘管他們各自擁有不同『語言』,但我就是要在他們中間展開對話,開展項目工作。舉例說,當我過去設計Smart Heart心臟監察項鍊時,我同時間要與一隊織布者和工程師團隊合作。作為設計師,要因應不同團隊來學會表達合宜的說話,傳釋彼此的意思,這是很重要的。為了這一點,我於是開發一套特定的圖表,將編織者的規格轉換成工程師的限制,反之亦然。」

 

 

 

 

充滿人文關懷的飾品
Leah的設計歷程聽起來比一般的飾品設計師繁複得多,那現實生活中,墨爾本這個城市,又有否為她的創作設計加持?「無可否認,墨爾本是個孕育創意與革新的絕佳美地。藝術和設計就是我們城市的基礎,我們的文化和社會思維模式為生化科技工業、企業孵化器和初創企業打下完美的根基。就如同香港一樣,墨爾本匯聚了創意化的經驗、優質的美食、教育以至各種企業,我們不會將這些元素與生活分割,這也解釋了為何墨爾本好像一個『創意達人』。回答你的問題,我會答,是的,我的創作也受惠於這個城市,我會常常到訪一些文化機構,好像是Melbourne Museum,藉以點燃我的創作力。」

創作需要腦震盪,環境因素加上個人的洞察力,往往能成就出類拔箤的設計。在眾多的作品中,不得不提是次在本港出展的Facett — 那是Lean最新設計的作品,它是世界上首個組裝式助聽器,在具有美學設計的收納盒裡,藏有以木系色調登場的助聽器。這設計為她同時贏得2018 Australian Good Design Award、2018 CSIRO Design Innovation Award及其他獎項殊榮;與這個設計過程相關的記錄,更被澳洲Museums Victoria收藏。「我當時是為Blamey Saunders hears公司參與這款助聽器的設計,組件裝置是他們最先發明的,而我則負責將裝置再包裝,化成用家的實際體驗。這款設計很貼心,由團隊所設計的磁石連合裝置,方便患有關節炎和視覺有損害的人更容易更換電池。在設計角度看來,其水晶體的外殼,將裝置從『有殘障的』變成『渴望擁有的』,為有需要的人除去心裡的羞恥感。這個水晶體的構思,是我從自然世界中出現的生物學和地質學中尋找靈感,參考Melbourne Museum礦物學系列中的黃寶石樣本啓發而成。」

以往印象中的飾品設計師,大多是在電腦或草稿紙上指指畫畫。而Leah的設計,打破了設計師的單一個性,作品流露出她對社會的感悟與人文關懷,而最終的製成品,更集合時尚美學與健康功能於一身,將美學昇華,把飾品的內在價值翻了幾翻。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