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政經中國】前海蛇口自貿片區:依托香港、服務內地、面向世界


初創郭瑋強( 左二) 接待特首林鄭月娥、深圳 市書記等參觀辦公室。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出台,談及香港、澳門、廣州、深圳這四個主要城市的定位,及區內城市的錯位發展,提到建立資訊共用平台、探索建立統一標準及開放數據埠,建設互通公共應用平台。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務首席聯絡官洪為民指出,規劃綱要會比框架協議有更多細節,包括城市分工及如何互聯互通,創科最重要的人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有望逐步推進。

撰文:葉永成 

前海管理局,全稱為深圳市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管理局,成立駐港聯絡處剛滿5周年,上月底亦舉行了「前海落實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政策推介會」,回顧過去5年前海的創新成果,簡報港企在前海的最新概況,以及更具體透露前海的深港合作項目。

洪為民表示,香港有很多發展創科的優勢,其中基礎科研能力強,有4家大學位列全球百大,更是除北京外擁有最多兩院院士的城市。此外,低稅、國際化、教育質素高的生活環境,也比其他大灣區城市容易吸納外國人才。其中在信息流通方面,他希望逐步降低港人在大灣區用手機漫遊上網的收費,長遠達至免費。

聯動港澳 接軌國際

過去一年,前海積極聯動港澳、接軌國際,構建前海「制度創新+」模式,鞏固前海作為「粵港澳深度合作示範區」及「城市新中心」的基礎,打造前海為自由便利的繁榮開放之城、深港共建的國際創新之城和宜業宜居的綠色人文之城。

事實上,前海自2015年起每年提供500個青年暑期實習崗位,每年接待香港青年參觀交流約6,000人次。去年12月前海管理局更首次在港各大專院校進行校園招聘,成功聘請一批香港畢業生。由此可見,前海亦已成為港青往大灣區發展的的重要落腳點之一。在深港金融合作領域上,前海率先推動跨境人民幣貸款、跨境雙向發債、跨境雙向資金池、跨境雙向股權投資和跨境資產轉讓等「五個跨境」。

創跨境公證法律服務

「前海駐港聯絡處過去3年承辦前海青年創新創業大賽香港區比賽,推薦了數百個香港團隊項目參賽,並透過不同展覽會對外推介創業團隊成果。駐港聯絡處積極向香港各界推介前海政策及機遇,反映了多年來的努力已得到各界的肯定。」

他說,在商貿和稅務制度上,前海管理局打造外商投資「一口受理」平台升級版,外商只需在系統一次填報,在窗口一次提交材料,即可獲取營業執照和投資備案回執,深入開展「一證多碼」改革,全面實施注冊登記便利化改革。

至於法律制度,前海不單積極打造律師、公證、仲裁、調解、知識產權、會計服務、公司法務等法律服務行業探索混業合作新模式,更開創跨境公證法律服務,建立與境外委託機構便捷溝通渠道,確保公證書使用效果。此外,前海率先實現港澳居民免辦《台港澳人員就業證》,更允許在前海工作的港澳居民、外籍人士自願繳存住房公積金,享有本地市民待遇,以及住房公積金個人自住房貸款權利和購房貸款等優惠。

青年夢工場孵化初創

2019年,前海將持續深化深港澳區域合作的根基,為港澳人士提供開放型經濟平台。深港合作是前海開發建設的核心工作,也是前海的立足之本。2018年,習近平總書記再次視察前海,囑咐前海要繼續「深化深港合作,相互借助、相得益彰」,對深港合作提出了新要求、新期待。

這幾年的發展,前海最受港人熟悉的關注點之一是「深港青年夢工場」。洪爲民說,當年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剛剛在2014年12月落成,經過4年的努力,已經出一定成績。截至2018年已累計孵化創業團隊340個,包括169個港澳團隊,超半數專案成功拿到融資,累計融資總額超過15億元人民幣。他說,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已經形成品牌效應和集聚效應,成為深港合作和粵港澳大灣區青年創新創業的一個標誌。

共建國際科技創新中心

「回溯前海管理局於2012年成立時,自貿片區註冊港資企業只有21家,合同使用港資7.37億美元;到2018年底,這兩個數字分別增長514倍和138.6倍,達到1.08萬家和1021.5億美元。」

談及香港未來在大灣區內的角色,洪為民認為,一方面,香港作為大灣區內最國際化的一個城市,繼續鞏固其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地位,發揮國際人才樞紐和雙向窗口作用,協助對接一帶一路;另一方面,香港應與大灣區內其他城市攜手,尤其是與深圳、廣州合力,共建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他特別強調,金融與科技創新密不可分、相得益彰,香港應發揮在金融和科創方面的雙重優勢,雙向發力。

個案:「前海圓我創業夢」

透過「深港青年夢工場」計劃,北上前海創業的隨身寶科技有限公司聯合創辦人郭瑋強(Eric),於2016年底將公司的研發基地由香港轉移到前海,從大學實驗室一個原始模型,前後只花了3年多,已發展成員工10多人、年訂單過千萬的企業,第二輪融資項目估值達1.2億元。

「一些人會視創科為一個板塊,但我卻認為創科是滲透每個行業之中,例如香港的科研成果,在深圳變成試用產品,回到香港完善產品設計,再到東莞生產,最後可能在南沙上船運出去,還可以在香港做融資……粵港澳大灣區內城市可以互為上下游,形成一個完整的、相互融合的產業鏈,所以我很看好。」
深圳要發展為創新創意之都,香港也扮演著一定的互補角色。他認同為香港在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方面繼續擔當領導地位,而港深融合與互連,將提升大灣區的整體實力和影響力,甚至深度參與國際合作。

深圳為一流的硬件生產地

他說,近年來內地全面深化改革帶給世界各地初創企業大量機會,讓有不斷創新求變的人可以繼續追求自己的夢想。自《綱要》出台後,大灣區內的角色定位更加明確,在深圳做創科的空間廣闊,是世界一流的硬件生產地,故吸引到不少人港人北上,希望未來可以有更多稅務優惠政策出台,例如港人港稅、區內的交通配套等,方便港深兩邊走的香港人。現時他每星期兩、三次往返香港與前海。

他舉例說,目前寄交貨品給海外客戶時,會先寄返香港,再寄給海外客戶,前海若新開設的口岸有貨運服務,若可讓港商享用香港稅制,他便可將貨品直接在前海寄交海外客戶。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