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如果我是特首系列——福利政策(六)——弱勢社群


《資本壹週》694期 (2019年2月28日)

1.在全球最自由、最有競爭力、樓價最貴的地方,何來弱勢社群?
2.香港有如此多人需要人幫,都是政府一手搞出來的,例如房屋。
3.政府應協助市民買樓,包括不起公屋、鬆手按揭,及作出補貼。

如果我是特首系列——福利政策(六)——弱勢社群

財政司司長本週三(二十七日)公布新一份《財政預算案》,一如既往,社會不斷有聲音要求,增加「派糖」,尤其是增加對「弱勢社群」的照顧。然而,本欄認為,以香港如此一個富裕社會,根本沒有「弱勢社群」。

且看美國傳統基金會最新公布的《二○一九經濟自由度指數》報告,香港的總分維持於九十點二分,再次成為全球唯一一個總分超過九十分的經濟體,更加成為該指數一九九五年編製以來連續二十五年的榜首,獲讚揚擁有經濟應對逆境的能力、優質的司法制度、廉潔的社會風氣、透明度高的政府、高效的監管制度,以及高度開放的環球商貿環境。

再看競爭力,在兩大權威機構的評分中,香港都名列前茅——世界經濟論壇(WEF)評香港為全球第七,亞洲則排名第三;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IMD)更評香港為全球第二。

此外,香港是全球樓價最貴的地方,更是出了名。根據國際公共政策顧問機構Demographia的調查,香港已連續九年成為全球樓價最難負擔的城市,樓價對家庭入息中位數比率高達二十點九倍,是全球唯一一個比率超過二十倍的城市。

在全球最自由、最有競爭力、樓價最貴的地方,何來弱勢社群?真正的弱勢社群,包括老、病、傷、殘,隨着香港的社會福利已很厲害,相信已獲覆蓋;比例性的弱勢社群,則全世界都有。 

其實,香港有如此多人需要人幫,都是政府一手搞出來的,制定政策的目的,應該盡量創富,而非濟貧,甚至創貧。譬如房屋政策,「弱勢社群」的最大問題,就是無樓,甚至租不起樓;相反,如果有樓在手,就不會是「弱勢社群」。

因此,政府應該想方設法協助市民買樓。第一,完全不再興建公屋,所有地皮用來發展私樓,或資助性房屋,總之就是讓市民買的,而非租的;第二,鬆手按揭成數,讓有能力人士買到樓;第三,鼓勵市民買樓,例如真金白銀作出補貼,但不可患不均,須人人有份。若真如是,相信市民很容易買到樓。

又譬如人口政策,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名額,已實行超過二十年,因此來港的,共計達百萬之數,要團聚的,都已團聚了吧?是時候削減甚至取消。相反,有錢的投資移民,港府卻已叫停,這是甚麼道理?

此外,教育也出現問題。現時有不少老人家被子女掟去老人院,但其實年輕一代並非沒有錢,只是不想照顧而已。因此,港府應該還原基本步,教育年輕人要照顧上一代,灌輸家庭觀念,這方面在國內就很重視。

文章來源:Capital Weekly 資本壹週

吳鴻生 南華集團主席《資本壹週》社長
劉若文:《資本壹週》總編輯

免責聲明
– 投資涉及風險。
– 本演示或材料不構成任何要約、市場推廣、保證、擔保、意見或建議。
– 保留版權所有及一切權利。
– 任何用途均須遵守所有適用之法律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