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國際視野】脫歐之路艱難,英經濟前景存疑


「硬脫歐」帶給英國的衝擊是多方面的,包括農業。

進入2019年,英國似乎就「開局不利」。因為按原定計劃,英國將在今年3月29日脫離歐盟。然而國內迄今仍未能就如何「脫歐」達成一致,不僅歐盟在這一問題上態度強硬,英國執政的保守黨內部也處於分裂狀態。這使得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推動脫歐層層受阻。此時,要求舉行第二次脫歐公投的呼聲日趨高漲,「無協議脫歐」的風險進一步上升。這些都增加了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也勢必影響今年英國及其周邊國家經濟走向。

撰文  蘇梓

英國脫歐問題,不僅是本國,也是整個歐盟政治經濟的重大議題。自英國於2016年公投決定脫歐已過去了兩年,但目前毫無實質性進展。2019年是英國實現正式脫歐和開始進入21個月過渡期的關鍵年份,而且脫歐問題無先例可循,英國上下才仿佛意識到,脫歐並非原先想象的那樣簡單。

如果脫歐最終成事,英國在歐洲大市場內的地區影響力將大為削弱。作為歐盟中僅次於德國的第二大經濟體,英國在歐盟內部關於所有重大決定都擁有發言權。英國脫歐,意味著她放棄了在歐洲事務上的強勢話語權,儘管英國表示脫歐並不是脫離歐洲,但恐怕這只是英國一廂情願的想法。未來英國很難期望在歐洲事務上的聲音能被聆聽。英國在經濟貿易領域內也將面臨被邊緣化的命運:無論是制定貿易規則還是執行商業規則,英國的發言權將會面臨被蠶食的風險。這或許就是保守黨內部的議員不惜背叛首相文翠珊,投下反對票根本原因。

脫歐方案遭否決

英國時間1月15日晚,首相文翠珊提出的脫歐協議在國會遭遇大挫,以202票支持對432票反對的懸殊對比遭到否決,這是英國執政黨在國會中至少100年來的最大敗仗。倒戈否決文翠珊協議的前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疑歐派議員組成的「歐洲研究組織」都一一表明會支持文翠珊,不過,脫歐的前路仍是「看不見未來」。

英國時間1月21日,文翠珊向國會下議院提出脫歐替代方案,表明不會押後退出歐盟,重申要避免「硬脫歐」,就應接納她的方案。她強調,脫歐的正確方式是透過與歐盟達成協議,她將繼續與歐盟進行談判,亦會尋求與反對脫歐協議的英國國會議員商討,了解他們的關注,並呼籲在野工黨黨魁郝爾杉(Jeremy Corbyn)重新考慮參與政府的脫歐談判。

文翠珊堅持英國如期3月29日脫歐,警告無協議下脫歐,即「硬脫歐」會對國家帶來破壞,又稱如果舉行第二次公投,可能會開了壞先例,損害國家政治體制。有分析指出,文翠珊將會集中火力進行三大任務:一,說服保守黨內疑歐派;二,爭取部份工黨支持;三,再向歐盟尋求在愛爾蘭邊境「擔保方案」(Backstop)的讓步,惟這三者的成功機會都很低。

擔保方案不受歡迎

脫歐方案遭國會下議院大比數否決,撇除在野工黨「為反對而反對」,脫歐方案在保守黨內同樣惹起強烈反彈,一大原因就是其中的北愛爾蘭「擔保方案」,隨時變相為英國將北愛爾蘭「割讓」給歐盟。

英國現時尚為歐盟成員,仍處歐盟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內,因此英國的北愛爾蘭地區與相鄰的愛爾蘭共和國之間從來不設邊檢,人員、貨品均可自由流動,而且雙方都希望今後情況不變。但如果英國脫歐,北愛爾蘭和愛爾蘭可能處於不同的邊檢及關稅管轄區,形成一條硬邊界。而「擔保方案」作為一項迫不得已的計劃,在英國與歐盟「談不攏」時被拿出來,就是為了阻止這個結果發生,以保證北愛爾蘭和愛爾蘭之間沒有「硬邊界」。

擔保方案的內容是,英國與歐盟同意保持跨境合作,支持愛爾蘭島(包括北愛爾蘭、愛爾蘭)的經濟,並維護當地和平協議。問題在於,英、歐雙方演繹上述原則有著巨大分歧。歐盟提出,在愛爾蘭島與大不列顛島之間的愛爾蘭海劃界。方案要求,若英、歐無法就今後長遠關係達成協議,北愛爾蘭則留在歐盟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英國本土退出。歐盟首席談判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強調,擔保方案特惠待遇只適用於北愛爾蘭,英國本土無緣享用。 

這樣一來,擔保方案意味隨時變相迫使英國「割讓」北愛爾蘭予歐盟。即使方案可確保北愛爾蘭與愛爾蘭之間沒有硬邊界,但由於英國本土不包括在歐盟市場之內,故英國本土與北愛爾蘭會處於不同的邊檢及關稅管轄區,兩者之間須有邊檢,形成硬邊界。其次,北愛爾蘭任何形式的特別地位,都可輕易被視為損害英國主權。所以這一方案,不僅受到英國政圈的阻撓,就連北愛爾蘭保皇派、最大黨統一民主黨(DUP)也強烈反對。

脫歐公投拖慢經濟

雖然脫歐可讓英國免去繳納歐盟預算,並重新取得向歐盟進口品課稅的利益,以及限制歐盟成員國民眾前往英國工作以保障本土公民就業,但總體說來,脫歐會帶來很多負面影響。事實上,脫歐公投兩年多來,英國的經濟已蒙受不少損失,不僅居民財富減少、個人消費不斷萎縮,企業投資謹慎,房地產市場也趨冷,英國已在世界強大經濟體中慢慢落後,領先者地位不復再。隨著3月29日正式脫歐逼近,英國國內對脫歐不確定造成的經濟下行的憂慮不減反增。在距離脫歐正式生效日期不足100天之際,各方對英國究竟會以何種方式脫離歐盟,仍未能明了。

脫歐的不確定性,使消費和投資這兩個經濟增長發動機的運轉放緩。即使脫歐進展順利,英國經濟在今年仍將繼續放緩。據歐盟預測,今年歐元區19個國家的經濟增速均將趨緩,2019和2020年英國的經濟增幅為1.2%,將在歐洲主要國家中處於最低水平。

消費者的信心降低,將導致各種商品比如汽車銷量減少,並且削弱外國對英國出口產品和服務的需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在去年12月初就警告,英國脫歐造成的損失將超過人們的預期和媒體的宣傳。但也有獨立經濟研究機構持較樂觀意見,例如Capital Economics認為,英國2019年的經濟增幅將為2.2%,並將在2020年維持大約2%的水平。此外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也預測,英國經濟總量將在今年略有增加。

硬脫歐後果堪虞

硬脫歐是「無協議脫歐」的俗稱,是指英國在無法與歐盟達成協議,或達成的協議沒有在英國議會獲得通過等情況下強行脫離歐盟。若英國最終進行硬脫歐,對英國的影響有多大?英倫銀行行長卡尼指出,情況就等同於1973年爆發石油危機;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更明言,這是一場絕對的災難。    

IMF則發出警告,硬脫歐給英國帶來的經濟損失,可能會是軟脫歐的兩倍。原因是,有協議的軟脫歐能繼續維持英國與歐盟間的自由經貿關係,但無協議的硬脫歐則會讓英國面對歐洲市場的關稅壁壘。脫離歐盟,意味著英國退出歐洲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不再享有歐盟28個成員國之間實施的跨境自由貿易以及商品和服務的流動自由。屆時英國將和歐盟以外國家一樣,出口歐盟產品時需繳交一定的關稅,以及受到一定的貿易限制,特別是農產品方面的設限。目前英國出口至歐盟約佔其整體出口量的47%,脫離歐盟後,英國工業不再享有關稅優惠,歐盟也無法片面與英國訂立優惠的關稅稅率。

如果出現這種情況,除了可能使往來英國和歐洲大陸之間的運貨大卡車在英國多弗爾港口邊境檢查站排起長龍,還將會影響英國商品與服務的出口以及英國進口商品的成本與供應量,也可能會使英國藥品的供應鏈出現斷裂。總之,「無協議脫歐」會影響英國經濟運轉的方方面面,如貿易流、勞動力市場、消費者和投資者信心等。

商貿聯繫恐切斷

離開歐盟關稅區的另一個影響是,部分商品短期內將出現短缺及價格上升,同時令流通時間大大延遲。商戶為避免發生「狀況」,也將轉移公司總部,這表明企業資金將撤離英國。如果是硬脫歐,無可避免會令英鎊大跌,連同貿易障礙會對英國經濟造成衝擊。

因為根據世界貿易組織(WTO)規定,同樣的進口關稅必須適用於所有WTO的成員,也就是說,如果英國與歐盟互簽免關稅待遇,就必須對來自其他WTO的成員國商品一視同仁。所以如果英國脫歐,其輸往歐盟產品將被課徵一定的稅率,這恐使得英國商品優勢不再,這對於幾乎一半商品都輸往歐盟的英國,不啻為一個嚴重打擊。 

歐盟執委會亦警告,使用信用卡或借記卡的收費將會提高,因以往限制收費水平的歐盟規則將不再適用。歐盟執委會更指出,若最終硬脫歐,英國的銀行﹑保險及其他金融機構,將會被切斷與歐盟的聯繫。

此外有分析認為,歐盟國家於 2014 年投資英國 4,960 億英鎊,幾乎佔英國外國投資總額的一半。英國脫離歐盟後,不但歐盟國家將大幅減少投資英國,甚至連其他主要的投資國家如中國等,都會大幅降低投資金額,外國投資的大量減少,將對英國本身經濟帶來一定的衝擊與影響。

另一大隱憂是貨幣風險。許多英國企業的營運遍布全球,在英國當地市場的布局反而相對較小 ,故獲利通常隨著英鎊貶值而增加 (2016年脫歐公投通過後正是如此),股價甚至受惠於逐漸高漲的脫歐不安情緒。然而,這個市場態勢近期已有轉變。硬脫歐或失序脫歐的風險漸增,導致英鎊走低,布局全球的英國大型企業股價下跌。

硬邊界增政治風險

雖然之前英國承諾,不會在愛爾蘭與北愛爾蘭的邊境中設立硬邊界,讓兩地旅客及貨品自由流通。但如果英國硬脫歐,自由流通無法實現,不僅有違英國承諾,增加政治風險,也會提升愛爾蘭及北愛爾蘭之間衝突的機會。

脫歐也無可避免會影響英、歐居民在對方版圖內的工作和生活,因為當英國及歐盟的承諾作廢或改變,將會令這些人的工作前景變得更不明朗。例如英、歐雙方可能不再承認雙方各自發出的執照如駕駛執照、工作證書等等,將影響130萬名居歐英國人及370萬名居英歐洲人。同時航空業也可能受影響,因雙方可能不再認可各自發出的執照和安全證書,令航空交通一度出現混亂。

推遲脫歐結局未明

上述種種方案似乎都難以行得通,那麼如果有可能,推遲脫歐又將如何?其實歐盟此前已考慮推遲歐脫的選項,不過條件是英國政府能提出解決問題的路徑。然而,目前脫歐進入「死局」之中,連最強硬反對延期的法國總統馬克龍,立場也開始軟化。他在文翠珊國會大敗之後表示,如果英歐要繼續談判,可能會花費更多時間,甚至可能要比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還要遲。換言之,即使在文翠珊未有解決方法在手之時,歐盟也許會願意為脫歐延期。

然而推遲脫歐本身並不能解決目前脫歐死局。在英國工黨不配合「軟脫歐」、歐盟又不願背叛愛爾蘭的大前題下,只有「二次公投」能合理化「暫延脫歐」的操作。歐洲理事會主席┌Donald Tusk是最為支持「二次公投」的歐盟領袖。在脫歐協議失敗後,他就暗示留歐是英國唯一的正面選項。但「二次公投」在英國國會亦未必能得到多數支持,而且涉及嚴重的政治倫理爭議,絕非更好的出路;更重要的是,如果「二次公投」的結果仍是脫歐,那麼目前的困局根本無法改變。

全球影響甚微

脫歐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但有意見認為,英國脫歐最主要的影響,仍在於英國與歐盟之間的盟約關係,其中受影響最大為德國、荷蘭、法國與比利時,因為這些國家對英國的出口量較大,其中又以德國佔最高比重。除了大量在英國進行投資的國家外,非歐盟成員國所幾乎不會受到影響。

而且對出口量的影響多寡,也視乎英國境內是否有相同的競爭商品。舉例,德國汽車輸往英國,而如果英國本地也有同質性的汽車產業,那麼英國脫歐後,德國汽車就會因為英國恢復對德國徵稅,因而面臨銷售劣勢。但如果歐盟國家輸往英國的商品,當地無同質性產品,那麼這方面商品受到的影響就會較小,因為WTO限制英國必須對所有成員國的關稅一視同仁,所以各WTO成員國在銷售條件上幾乎一致。

從以上幾點來看,英國脫離歐盟對全球的影響,除了對德國影響最大外,對其他國家的影響非常有限。英國本身是海島貿易型國家,過去19世紀初的「大陸封鎖令(Continental System)」,如果歐陸築起貿易關稅壁壘,對英國本國的經濟傷害就非常大。

至於脫歐會否對世界格局造成影響?英國如果成功脫歐,對比德國力圖在經濟領域有所作為,法國則會在地區防務一體化方面將加快步伐,該意圖將會觸怒北約的「盟主」美國。去年特朗普已就此問題向馬克龍「開火」,雖然目前美國政府並未有堅定的「防衛歐洲」立場,但這並不意味特朗普想在防務問題上對歐洲撒手不管。特朗普的算盤在於減少防務義務的同時依然控制北約。

對比之下,德國是一個以製造業見長的工業強國,如果放任其整合歐洲國家的資源,美國將在工業製造領域面臨一個強大的對手。而這和美國的「再工業計劃」又相互衝突,更與特朗普振興美國製造業的經濟政策不符。所以也許可以預見,英國脫歐將會使美歐關係發生一定程度的變化。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