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如果我是特首——福利政策(五)——弱勢社群


《資本壹週》693期 (2019年2月21日)

1.「老」,是社會問題,是家庭環境造就而成的問題,是子女的問題。
2.從教育着手,灌輸家庭觀念外,特首以至一眾官員還應以身作則。
3.政府應想方法,將有工作能力的六十五歲以上人士撈回勞動市場。

如果我是特首——福利政策(五)——弱勢社群

此前幾期已先後談論過福利政策下的不同範疇,包括醫療、教育、住屋,接下來最後的一瓣,就是弱勢社群了——回看二○一八至一九年《財政預算案》,社會福利(九百二十二億元)乃教育之後的第二大開支。不過,在此之前,先要定義清楚,甚麼叫做弱勢社群?因為不同人有不同演繹,你認為是「弱勢社群」,我卻未必同意。

其實,以香港作為一個如此富裕的社會而言,根本不應該有「弱勢社群」,尤其是政府在很多方面,包括醫療、教育、住屋,對市民已照顧有加;不過,無論一個地方多麼富裕,都一定有人「墊底」,只是比例上的問題,而政府的責任就是將底線拉高,以及搞清楚為甚麼會有該種「弱勢社群」。

如果「弱勢社群」就是老、病、傷、殘,病、傷者已有醫療制度保障,至於殘障人士,包括視覺、聽覺、言語,以至肢體傷殘,港府亦照顧得很好,很少聽到相關人士投訴。

唯獨是「老」,眼見很多老人家尤其是獨居者,十分孤獨,無人照顧,的確是個問題。然而,這是社會問題,是家庭環境造就而成的問題,是子女的問題——子女都不肯「揹飛」去照顧父母,有錢的寧願花錢在自己身上,十萬、八萬元亦面不改容,但若要花兩、三萬元在父母身上,就十分困難;至於無錢的,莫說照顧父母,更反過來要父母照顧自己。

因此,如果我是特首,就會從教育方面着手,配合傳媒進行洗腦,投入大量資源進行軟銷,灌輸年輕人親情、家庭觀念,以至責任感的重要,照顧父母是很正常,甚至應該照顧埋祖父母。

另外,特首以至一眾官員還應以身作則,在大時大節時,例如農曆新年,不要圍着中聯辦團團轉,亦不要落區「做騷」,而是與其父母去飲飲茶逛逛街。話說回頭,特首上任以來,都未見過她與父母一起亮相。千萬不要以「私隱」或「低調」作擋箭牌,統統都是藉口。

事實上,香港人不中不西,不太着重家庭觀念;反觀大陸人,卻十分重視親情,如果家人有事,有錢的固然義不容辭,無錢的都會竭其所能,而在內地,很少老人家無人照顧,與香港差很遠。

除了教育下一代照顧上一輩,甚至上上一輩,政府還應鼓勵企業,甚至由自己做起,聘用老人家工作。估計現時六十五歲以上人士,只有兩成有工做,其餘八成沒有,而當中有一半是有工作能力。政府應想方法,將這些人撈回勞動市場,鼓勵他們照顧自己多二十年,免其跌進「弱勢社群」的網。而這並不是錢的問題,相反,如能做到,則是最有效和諧社會的方法。

很多老人家尤其是獨居者,十分孤獨,無人照顧,的確是個問題。

文章來源:Capital Weekly 資本壹週

吳鴻生 南華集團主席《資本壹週》社長
劉若文:《資本壹週》總編輯

免責聲明
– 投資涉及風險。
– 本演示或材料不構成任何要約、市場推廣、保證、擔保、意見或建議。
– 保留版權所有及一切權利。
– 任何用途均須遵守所有適用之法律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