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美國發圍搞AI 再狙擊中國


中美角力的戰場將由5G蔓延至人工智能上。

中美貿易戰的主戰場一直在科技領域上,除了5G外,下一個戰場將在人工智能(AI)上開火。中美兩國現時已屬全球兩個最先進的AI市場,但美國對中國愈來愈大戒心,總統特朗普近日便簽署行政命令,決定全力集中資源推動AI項目發展,以求可以成為當中霸主,解除中國的威脅,但中國在有關領域上仍有不少優勢,美國要贏,有一定難度。

中美貿易戰按現時的形勢來看,美國的確佔盡上風,因為華為被正式起訴,美國亦成功拉攏了不少盟友一起抵制中國的通訊設備。不過,科技領域的競爭,5G只屬其中一個範疇,另一個潛力巨大,絕對有能力左右兩國競爭力的產業,一定非AI莫屬。特朗普於美國時間星期一(十一日)簽署一項名為「美國人工智能倡議」(American AI Initiative)行政命令,要求聯邦政府調撥更多資源研究及推廣AI。

華府官員表示,命令指示政府部門優先投放資源研發AI,增加研究的聯邦數據接觸權限,讓員工適應AI時代,但現時未知白宮會預留多少預算在相關項目上。美國政府官員透露,「美國AI倡議」包含「五大支柱」,分別為研發、基建、監管、僱員和國際參與,相關計畫是要確保美國在AI及相關領域的研究與發展有優勢,例如先進製造業及量子計算,以及確保AI觸及民眾生活各個層面。在加大研發力度的同時,美國政府亦計畫為發展AI制訂最新的監管指引,從而建立公眾對這項技術的信任。

其實特朗普上週發表任內第二份國情咨文時已經稍露玄機,預告將與國會議員共同制訂一份涉及投資未來尖端產業的基礎設施計畫,強調並非一個選項,而是必須要做的事,而翌日便有白宮官員放風,指當局將在未來數星期採取行政措施,確保美國在AI、先進製造業、量子電腦運算及5G無線通訊網絡上的研發優勢,包括利用龐大的聯邦政府資源推動AI發展。

列作國家戰略

除美國之外,現時最少有十八個國家已宣布其國家AI戰略,美國工業、學術界及政府的AI專家,之前一直呼籲特朗普政府將AI發展列為主要優先重點。去年春天,時任國防部長馬蒂斯擔心美國的AI技術落後於中國及其他國家,曾向白宮發出一份備忘,促請特朗普制定AI國家戰略。

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早前發表題為《了解中國AI戰略》的報告亦指出,中國已經意識到AI對經濟、國家安全和戰略競爭的重要意義,北京認定中國應該爭取全球人工智能的領導地位,並減少中國對進口外國技術的依賴。

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以確保國家將資源優先用作發展AI。

美國總統鮮有透過簽署行政命令去發展某一個產業,而今次破例的行動,獲得的市場反應暫時亦屬正面。前總統奧巴馬的首席經濟顧問、曾協助政府制定一六年AI報告的弗曼(Jason Furman)表示,新的AI計畫令人鼓勵,但只是邁出了第一步,「美國AI倡議」包含所有正確的元素,關鍵的考驗是看看政府能否用有力的方式去執行,而計畫雖然雄心壯志,但現時仍未見細節。

紐約大學AI Now研究所主任克勞福德(Kate Crawford)稱,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正確地將AI定為美國政策重點,但當中明顯缺乏學者及公民領袖的參與,令人擔心人臉識別等AI技術可能侵犯私隱和公民自由。事實上,最近微軟等科技公司便呼籲政府監管人臉識別技術。克勞福德指,計畫雖然有提及私隱及公民自由,但仍不能完全消除民眾對特朗普政府過往在相關問題上「令人不安」的擔憂。《華爾街日報》亦指,特朗普指示政府部門擴大研究員取得數據權限,可能增加數據外泄的風險,亦會引起私隱權倡導者的關注。

 提升經濟增長

美國與中國現時分別列全球AI產業的兩大國,雖然美國的Google和亞馬遜等美國公司,現時在AI的領域上仍維持龍頭地位,但就是擔心中國的會急起直追,而百度、騰訊(00700)等巨頭,在AI技術上已有驚人表現,而中國在多個範疇均掌握極大的優勢,包括在監控系統、自主武器、無人駕駛汽車及互聯服務上。

Frontier Economics最近的一份報告指出,到二○三○年,基於AI的技術的普遍採用,可能會將很多發達國家的經濟增速提高一倍,估計AI有可能將美國、英國和日本的總增加值年度增速分別提高到百分之四點六、百分之三點九及百分之二點七。因此,各國都希望可以盡快在AI產業上做好部署,穩住霸主的地位。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的報告顯示,AI相關專利數量在二○一三至一六年間翻了一番,而在企業層面的AI專利持有數量方面,美日企業現仍佔據領先地位。不過,在學術領域,中國正迅速崛起。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調查顯示,現時AI相關專利數量已達三十四萬項,其中,於一三年後的發明佔百分之五十三。

從企業的申請數量來看,美國的IBM以八千二百九十項位居榜首,而第二至第五位分別為美國微軟、日本東芝、韓國三星電子和日本NEC。不過,在學術領域上,中國追得極快,AI相關專利申請數量排在前二十的大學和公共研究機構中,就有多達十七個來自中國,而中國科學院和清華大學等位居前列。

中國在AI芯片研究上仍處下風。

目標萬億規模

中國早在《「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畫》中,已將AI產業列入國家規畫版。一七年亦發表《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制定AI發展的二○二○年、二五年及三○年的三階段目標,目標是三○年,AI理論、技術與應用總體達到世界領先水平,成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創新中心,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屆時超過一萬億人民幣,帶動相關產業規模超過十萬億人民幣。

中國企業亦較美國企業看重AI的潛力,羅兵咸永道去年向全球企業高管對AI技術的一項調查,當中百分之八十四的中國高層認為,AI比互聯網的影響力更大,但美國企業明顯未如中國重視AI,僅得百分之三十八的美國高層持相同看法。調查亦發現,百分之二十五的中國高管表示,其公司正大量使用AI,但只有百分之五的美國高管表示在大量使用AI。

市場人士指,中國領導層將龐大的政府資金投入於AI的研究及發展,規模就類似二戰期間,美國政府為研發與製造原子彈,資助「曼哈頓計畫」一樣。羅兵咸永道全球主席羅浩智亦認為,如果企業總裁、教育和政府不再在這方面加強的話,美國很有可能會開始落後。

近年各大科技巨頭都大灑金錢研發AI技術,而在不同領域上已見驚人成果。騰訊在AI領域上屬較遲起步,但其AI於一七年初次啼聲後便一鳴驚人,騰訊研發的「絕藝」(FineArt),首次出賽第十屆UEC杯世界圍棋電腦大賽,便以十一戰全勝姿態擊敗由日本研發的DeepZenGO,拿下冠軍寶座。

發展無人駕駛

百度於人工智能的起步最早,於二○一四年開始大規模進行研究,每年投入的資金高達一百億人民幣,已推出「度秘」等AI產品,並成立無人駕駛事業部,除了在中國境內提供服務外,更已衝出海外,屬最早一批在加州申請無人駕駛汽車測試許可證的公司,一六年九月已獲批開始進行路面測試。一七年百度推出了阿波羅開放平台,吸引了沃爾沃和寶馬等加入,一同開發核心技術,現時百度的無人駕駛平台阿波羅平台已在全球積累約一萬二千名開發者用戶。

百度亦將殺入美國,與 Google 的無人駕駛技術正面交峰,加州初創公司 Udelv 上月底宣布,計畫在亞利桑那州採用百度無人駕駛技術的汽車,作為當地的零售商沃爾瑪鮮貨運送試點項目,Udelv正是在百度阿波羅平台上,開發了一系列無人送貨車技術。

中國的人臉辨識技術亦已跑贏美國,現時已廣泛應用於出入境口岸及大型活動上使用。去年公安多次在張學友的演唱會上,使用人臉辨識技術逮捕到通輯犯,亦成為一時佳話。技術現在更已用在監察學生上堂情況,捉市民亂衝紅燈等。中國的優勢在於政府及企業可以透過手機應用程式、軟件等工具去蒐集用戶數據,加上中國人口龐大,為美國的數倍,收集的數據會更多。

中國人口龐大,較有利研發人臉辨識技術。

市場研究機構IDC預測,到二○二二年,中國的監控鏡頭數將達到二十七億六千萬個,按中國近十四億人口計,平均每人就有兩個監控鏡頭,而中國未來數年將在提升跟蹤活動的技術能力上再花費三百億美元。相比之下,美國礙於私隱問題,蒐集資料上面對更多問題,令中國可以保持極大的優勢。

融資額贏花旗

中國近年在AI的投資上愈來愈進取,全靠AI初創企業獲得的融資大幅增加。清華大學中國科技政策研究中心去年七月發表的《中國人工智能發展報告二○一八》指出,美國在涉及AI行業的投融資宗數仍處於全球領先地位,但融資規模已被中國超越。一七年全球AI行業融資規模近四百億美元,而中國就已佔去逾二百五十億美元,佔比高達六成。

CB Insights的資料亦顯示,全球AI初創企業的一七年融資額達到一百五十二億美元,創出歷史新高,而中國企業所取得的融資金額佔比最多,達百分之四十八,遠超美國的百分之三十八。中國於一六年在總融資金額中的佔比只有百分之十六,但一年後便升至近一半的比重,正好反映其AI產業的急速增長。

不過,美國在多個範疇上,仍然有絕對性的優勢,故中國的AI之路亦不會平坦。美國的AI研究早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已開始萌芽,到二千年開始進入高速增長期,但中國的發展較美國持至少慢五年。截至去年六月,中國的AI企業達到一千零五十間,位列全球第二,但與美國的差距仍非常明顯,數量只及對方的一半。

中國的AI發展亦不夠平衡,只在局部地方較為突出,而美國在硬件、人才及演算法上仍有絕對優勢。硬件方面,所有AI都要依賴芯片去運作,而芯片正是中國最弱的部分。去年美國禁止中興(00763)採購美國的手機芯片,就幾乎令中興倒閉,沒有美國的頂級芯片,中國的AI根本難以發圍。不過,自中興事件後,各科技公司都傾盡所有去開發自主的芯片,未來有機會打破被美國操控的命運。

人才質量稍弱

另一個弱點正是在人才方面,中國的STEM及AI人才整體只是僅次於美國。《 中國人工智能發展報告二○一八》指出,截至一七年底,中國的AI人才多達一萬八千人,佔全世界總量的百分之八點九,僅次於美國的百分之十三點九。不過,報告亦提到,AI領域當中,最頂級的人才數目,中國仍然遠低於美國,而不少頂級人才,其實亦要依賴從美國回來的「海歸派」,而中國的核心演算法仍落後於美國,就是因為頂級人才不足。中國方面已加強培育相關人才,希望日後不用再靠「外援」。

在AI技術上,中美各有長短,中國的贏面絕對不少,所以美國嚴陣以待,亦是正路。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