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三大利好消息 內地豬年入水


資金持續流入中國,能為國家帶更多彈藥救經濟。

內地股市去年經歷慘痛的一年,經濟增長又拾級而下,貿易談判未見曙光,壞消息不斷。不過,未踏入豬年,利好消息便浪接浪,中國證監會增加QFII額度,兼擴大其投資範圍;彭博四月份又將中國債券納入指數;人行批出首隻永續債券。三大利好因素一次過出籠,資金勢大舉湧入內地金融市場,內地政府救經濟的水源,將會源源不絕,豬年怎會不好過?

中國貿易代表團上週專誠飛到美國,就貿易問題展開談判。一如市場所料,雙方仍未達成協議,起碼要拖到二月「習特會」,不過,即使到時有結果,相信美國未來也不會就此放手,貿易問題還會繼續困擾中美好一段時間。之前中國公布的二○一八年經濟增長創出二十八年新低,只有百分之六點六,今年首季的經濟似乎更難樂觀。

由是之故,政府自去年開始,已不斷出招「救經濟」,而且招數非常新穎,包括放水救中小企、谷夜經濟等,成效將逐步浮現,而最近中央就再重鎚出擊,勢必加速資金流入中國,對A股來說,將是最勁的強心針。

中國證監會近日公布,為解決QFII(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人民幣境外合格機構投資者)制度存在的問題,實施資本市場高水平對外開放,引進更多境外長期資金,該會就修訂整合《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境內證券投資管理辦法》《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境內證券投資試點辦法》及相關配套規則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

兩制合一加快引資

本次修訂的主要內容,是將QFII、RQFII兩項制度合二為一,整合有關配套監管規定,形成統一的《管理辦法》和《實施規定》,境外機構投資者日後只需申請一次資格,而尚未獲得RQFII額度的國家和地區的機構,仍以外幣募集資金投資。放寬准入條件,取消數量型指標要求,保留機構類別和合規性條件。同時,簡化申請文件,縮短審批時限。

除了化繁為簡之外,更將擴大投資範圍,讓外資有更多選擇,除了原有範疇之外,QFII、RQFII未來更可以涉足全國中小企業股分轉讓系統(新三板)的股票、債券回購、私募投資基金、金融期貨、商品期貨、期權等。此外,允許參與證券交易所融資融券交易,可參與的債券回購、金融期貨、商品期貨、期權的具體品種,由有關交易場所提出建議報監管部門同意後公布。

中國政府亦將優化託管人管理,明確QFII託管人資格審批事項改為備案管理後的銜接要求,不再限制QFII聘用托管人的數量。此外,亦會加強持續監管、完善帳戶管理、健全監測分析機制、增加提供相關跨境交易信息的要求及加大違規懲處力度。

 

多個多利好消息刺激下,今年A股被看高一線。

內地先後於二○○二年及一一年推出QFII及RQFII制度試點。截至去年底,就有達三百零九間境外機構獲得QFII資格,獲批額度一千零一十億美元。至於RQFII制度,亦已從香港擴大到十九個國家及地區,共有二百三十三間境外機構獲得RQFII資格,獲批額度達六千四百六十七億人民幣。

擴容額度以百倍計

QFII作為中國資本市場最早外開放的制度,運作近十七年的時間,始終需根據市場變化不斷作出改變,一六至一八年期間,國家外匯管理局對QFII制度相關外匯管理進行了重大改革,包括完善審慎管理、取消匯出比例限制、取消有關鎖定期要求、允許QFII持有的證券資產在境內開展外匯套期保值等。

踏入一九年,相關制度的改變可以來得最急速及積極,一月中國務院才批准QFII總額度由一千五百億美元,增加一倍至三千億美元,成為QFII推出以來最大的一之擴容。而○二年QFII推出時只有四十億美元的額度,新的額度相等增幅高達七百五十倍。

雖然中國去年的經濟增長創新低,而A股的表現亦不如人意,但資金仍舊大舉湧入中國市場。一八年底上證綜合指數收報二千四百九十五點,全年累跌百分之二十四點六,成為全球表現最差的主要市場,而在過去二十九年中,去年的表現更是排在尾二,僅次於○八年金融海嘯時的百分之六十五跌幅;至於深成指,去年更跌百分之三十四點四。

不過,外資正是看準A股市盈率低,前景佳的潛力,去年的部署更為勇猛。基金研究機構EPFR的報告顯示,去年中國股票型基金吸引資金淨流入達三百五十億美元,不單扭轉一七年淨流出的勢頭,更成為全球主要新興市場的吸金榜首。此外,作為外資主要的A股配置管道,滬、深港通去年交易活躍,外資借道北上資金淨買入高達二千九百四十二億元(人民幣.下同),按年升五成,累計北上淨買入超過六千四百億元,雙雙創下歷史紀錄。

國際指數納入A股

今次外資殺入A股的勢頭繼續強勁,一月份北上的淨流入金額達五百二十億元,打破去年五月創下的五百零八億元的紀錄,成為自一六年十二月「通車」以來,最高的單月新高。人民銀行統計資料顯示,截至去年九月底,境外機構和個人持有境內人民幣金融資產中,持有股票資產達一萬二千八百億元,按年升百分之二十五,成為僅次於債券的外資第二大資產配置。

去年六月,A股終被正式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而今年的納入因數更會由百分之五提升至兩成,預期結果於二月底前公布。至於富時指數則在六月底起分三步納入A股,首階段納入兩成,次階段是於九月再納入四成,最後在二○年納入餘下四成,一定將令A股在外資的配置比重中不斷提升。市場人士估計,外資潛在的資金增量有望達到三千五百億元,對A股帶來極有力量的提振。

銀行獲准發永續債券,能帶來更佳的融資渠道。

去年美國開打貿易戰,其中一樣指控就是中國不肯開放市場,為了爭取在談判的籌碼,中方在開放市場上明顯出盡前所未見的力度。早前內地已落實,於二一年開放外資銀行百分之一百的持股比例,而上月亦與德國達成雙向開放,讓對方的銀行和保險公司市場准入。開放金融市場,一來可以封住美國的嘴,二來資金流入市場,對股市有利,無疑是一箭雙鵰的策略。

第四大計價貨幣債

另一個好消息,正是發生在債市方面。《彭博》近日宣布,將會在今年四月將在岸中國國債和政策性銀行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債券指數」,並在二十個月內分步完成。 彭博根據截至今年一月二十四日的統計數據推算,料今次會有達三百六十三隻債券被納入上述指數中,在指數市值五十四億七百萬美元(約四百二十一位七千萬港元)中,約佔到百分之六點零三,並相信會為中國市場帶來高達千五億美元的資金。

隨納入計畫全部完成後,以人民幣計算的中國債券將會繼美元、歐元及日圓,成為第四大的計價貨幣債券。除了全球綜合債券指數,人民幣計價債券在今年四月起,亦符合資格被納入彭博的國際政府債券和新興市場本地貨幣政府指數當中。彭博董事長高逸雅(Peter Grauer)認為,此舉為中國走向更加開放、透明的資本市場過程中的重要里程碑,中國一旦被納入全球綜合指數,中國債券市場將為全球投資者提供更多機遇。

高盛的報告估計,指數納入內地債券後,每月將會有額外七十五億美元流入中國債市,而中國債券被納入後,其他佔比則會相對減少,估計美元在指數中的佔比會跌二點七個百分點,歐元及日圓會分別跌一點五及一個百分點。

市場人士亦預期,未來將有龐大的資金湧進中國債市。渣打銀行的報告假設全球有二萬億美元的管理資產,若百分之六資金會流入內地債市,將涉及一千二百億美元,並預期從今年四月至明年十一月期間,每月有六十億美元流入內地市場,當中五百四十億美元會於今年流入,而明年則流入六百六十億美元。

渣打指,初期流入內地債市的資金會較慢,因為投資者在技術上要作出配合,但其後會慢慢加速,並預期未來專項債會較受歡迎。該行預期由外資持有國債及政策性銀行債券比率,由去年底的百分之七點四一及二點五二,增至明年底的百分之七點九八及四點八。

今次的指數納入,利好影響更將是非常長遠,渣打預期,未來會更多國際指數將內地債券納入,在一九至二一年間,累計流入內地債市的資金有機會高達二千八百億美元。此外,亦會刺激投資者離岸人民幣債券(點心債)的需求,因為點心債的孳息率較高,而離岸人民幣資金充裕,資金亦想謀求更好的投資渠道。

特朗普與劉鶴的會面只有輕微的突破。

人行增加融資渠道

以往中央救市救經濟,通常只會「大水漫灌」,但經過多次的「教訓」後,救經濟的手法亦愈來愈成熟,增加融資渠道,將是是大勢所趨。人民銀行上週宣布,為支援銀行業補充資本的需求,將創設央行票據互換工具(Central Bank Bills Swap,CBS),容許公開市場業務一級交易商,以合資格商業銀行的永續債,向人行換入央行票據。

此外,人行又將評級不低於AA級的銀行永續債,納入中期借貸便利(MLF)、定向中期借貸便利等的擔保品範圍。中銀保監會同時決定,放寬限制,容許保險企業持有商業銀行發行的永續債及二級資本債券。

永續債為不設到期日的債券,發行企業無需於特定年期後出資贖回,債券持有人理論上可一直收取利息,對發行機構來說,能夠提供長期及穩定的融資收入。過往銀行普遍會以發行優先股補充資本,但隨監管要求不斷提升,內銀資本壓力愈見緊張,而資本不足會限制銀行發放信貸,若不及時補充銀行資本,企業想問銀行借錢只會愈來愈難。由於缺乏融資渠道,去年農業銀行(01288)及工商銀行(01398)便要進行千億規模的巨額融資計畫,對股市來說絕對是不利。

農行七月才完成千億元的定增再融資計畫,成為A股歷來最大規模的再融資,而其後再到工行,在非公開發行境內優先股,集資總額不超過一千億元。到今年初,中銀保監終宣布批准中國銀行(03988)發行四百億人民幣永續債,為首間內地商業銀行獲准發永續債,終於為銀行打開了新的融資渠道,市場人士相信,未來其他中資銀行排隊行永續債。

永續債壯銀行資本

券商指出,是次中行發行四百億元永續債,將可提升其他一級資本佔資本淨額至約百分之八,以此推算,目前二十八間A股上市銀行中,就有二十二間需要補充其他一級資本,可透過發行永續債增加資本金逾五千億元,而一八年年底上市銀行平均槓桿率為六點六個百分之點,估計可為市場額外增加高多三萬二千億至四萬億元的信貸額度。

分析亦認為,人行打開永續債市場是有特別意義,反映出人行不希望盲目放水,而是透過讓銀行有能力加大對實體經濟的信貸投放,鞏固經濟,化解金融風險,並協助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