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夜經濟 谷內需


北京計畫力谷夜間經濟,以提振今年的GDP增長。

中美貿易戰的影響開始逐步浮現,中國及美國今年的經濟增長勢將放緩,所以中央近期亦再出手,加碼推出新的救經濟策略。各地政府扭盡六壬,希望可以有新橋提振經濟,近期便有一個新的議題浮出水面,北京市近日提出,要力谷「夜間經濟」(night-time economy),希望將商業活動的時間進一步延長,從而提升消費規模。中國不少省市亦已著手研究,希望以夜經濟刺激內需,減慢經濟放緩速度。

刺激內需一直是近期中國的重點項目,除了網購、無人商店、共享經濟等,夜間經濟近期成為新的熱門討論話題。北京市市長陳吉寧近日宣讀北京市政府工作報告時表示,為刺激新一輪消費升級潛力,北京將推出「繁榮夜間經濟促消費政策」,鼓勵重點街區及商場、超市、便利店適當地延長營業時間,並支持建設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店。

根據報告,北京將展開服務業品質提升行動,將打造十條特色示範街區;啟動王府井等高品質步行街建設,實施傳統商圈改造提升;推出繁榮夜間經濟促消費政策;激發時尚消費、品牌消費,鼓勵全球新品在北京首發、開設首店。

服務業為北京消費市場的重要支柱,數據顯示,北京服務業消費對總消費增長的貢獻率已超過七成,使北京在全國範圍計,已率先步入服務消費主導時代,故當地政府視夜間經濟為推動經濟增長的新武器。事實上,北京於去年下半年便開始部署,陸續出台一系列政策鼓勵消費和夜間經濟發展,去年十一月,北京市商務委員會等七部門又聯合發文,進一步促進便利店發展,在推出的十九條新舉措中,以優化便利店的發展環境,方便市民的生活為核心。

發展潛力龐大

北京市商務局局長閆立剛指出,北京市不同區域對生活服務業的要求不同,作為核心區的東城區、西城區,商業服務業要靜下來;朝陽區CBD、海淀區中關村等區域要有「咖啡的氣味」;而鄉村地區則要有青山綠水、農家樂的氛圍。未來不同的商業圈,亦將會有不同特色的夜間經濟活動。

作為首都的北京,商業活動頻繁,人口亦多,人均GDP亦已超過二萬美元,但大部分商店在晚上十時便關門,所以極具潛力開拓夜間經濟。二○一七年滴滴媒體研究院發布的全國四百個城市的出行數據顯示,北京在夜間出行(晚上十時至翌日早上六時)佔比排行榜和深夜餐飲類出行排行榜中均為列首位。北京的消費力亦相當驚人,去年北京總消費預計勢突破二萬五千億人民,當中服務消費額預計突破一萬三千億人民幣。

城市人作息時間較夜,晚間的消費活動亦較為活躍。

北京在去年五月首次提出開展「夜間經濟」的概念,北京市商務局發布《支撐「深夜食堂」特徵餐飲開展項目申報攻略》,提出每日晚上十時至凌晨兩點期間保持營業,提供餐飲服務的特色餐飲街區、特色商圈和特色餐廳可以申報資金支持。北京去年的GDP增速為百分之六點六,而今年的目標訂在百分之六至六點五之間,在全國經濟將呈現下行的狀態下,北京市明顯有信心,夜間經濟可以帶來一定的提振。

增假期促消費

除了北京要大搞夜間經濟之外,河北省近日亦提出,讓打工仔每星期可享有二點五日的小長假,即在每星期的兩日假期之外,額外增加半日假期。落實的話,打工仔在週五下午便可以放半日假,有更多時間出外消遣和購物,有助進一步刺激內需。河北省政府辦公廳近日發出的《河北省關於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實施方案(二○一九至二○二○年)》,當中特別提出二點五日假期的新措施,而分析指,當局推出新的休假安排後,商店亦會在週五延長營業時間,以推動夜間經濟。

其實在河北省提出之前,近兩年有不少省份亦提出過相同的建議,包括廣東、福建、江西、重慶、甘肅、遼寧、安徽、陝西、浙江和湖北等省份,但最大的問題是執行力度不足,大部分地區最後都未有推行計畫。

北京以外,其他城市都有推出類似計畫,去年十一月,天津市發布《天津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加快推進夜間經濟發展的實施意見》,提出加快形成夜間經濟體系,在今年年底前打造六個市級夜間經濟示範街區,晚上八點至午夜十二時放寬相關擺賣管制,加密夜間經濟街區附近公共交通運行班次,延長夜間運營時間。

南京市政府辦公廳亦早於一六年發布《關於加快推進夜間經濟發展的實施意見》,提出夜間經濟是促進城市經濟更加繁榮的重要途徑,目標是到二○年,力爭夜間經濟試點區域新增經營收入佔全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達到百分之四。

十一時小高峰

一聽到夜間經濟,不少人會聯想到不太正經的夜生活,但其實晚上進行的消費及娛樂活動,可以非常多元化,從餐飲、娛樂、購物都有涉及。去年阿里巴巴發表首份反映中國城市深夜活力的「城市支夜」報告,以移動支付活躍度為指標,透過支付寶、淘寶、餓了麼、菜鳥、優酷等平台的數據,勾畫出各城市在深夜的消費細節。報告指出,中國人的入睡時間比想像中要夜,深夜十一點為城市夜生活的一個小高峰,而真正的「夜深」是凌晨四點,此時城市才算真正入睡。

年輕人成為夜間經濟的主要消費群組。

報告顯示,杭州是夜間酒水銷售最多的城市;而被譽為六朝古都的南京,是夜間的書香之城,二十四小時書店很受歡迎,而南京人在夜間書店的支付活躍度最高。至於晚餐和宵夜火鍋消費最高的城市為成都,當地是共享單車夜間使用率最活躍的城市,亦是最喜愛觀看體育賽事的城市。

深圳是中國最不眠的城市,不僅宵夜結束時間最遲,高峰值持續到淩晨一點後才慢慢回落,而到戲院欣賞電影的時間亦最夜,零時出現客流的小高峰,到凌晨不少人仍在回家的路上。上海人晚上出門吃飯應酬偏少,但較為鍾情欣賞演唱會和話劇。如此看來,夜間經濟其實非常多姿多采,收入來源亦非常遼闊。

借鑑英國經驗

推行夜間經濟,在亞洲及歐洲的主要城市早已出現,而成效亦非常不俗,成為中國可借鑑的前車。英國便是其中一個非常成功的例子,夜間經濟最早於二十世紀七十年代英國為改善城市中心區夜晚空巢現象提出的經濟學名詞。夜間經濟一般代表當日下午六點到次日淩晨六點所包含的經濟文化活動,包含晚間購物、餐飲、旅遊、娛樂、學習、影視、休閒等。倫敦市長簡世德(Sadiq Khan)在二○一五年上任之後,便大搞夜間經濟,翌年宣布倫敦地鐵其中兩條線路每逢週末會通宵行車。簡世德指,支持和發展倫敦的夜間經濟,為所有倫敦市民創造更多工作及機會。

數據亦反映出,倫敦這個決定沒有錯,英國的夜間經濟帶來大量新增工作機會,一七年與夜間經濟有關的工作崗位達七十二萬二千個,夜經濟的附力值淨額達四百億英鎊,每年帶來七千七百萬英鎊的經濟效益。以全個英國計,夜間經濟的就業人數多達三百萬人。

三藩市亦在較早之前力谷夜經濟,「三藩市夜生活行業報告」顯示,二○一○至一五年間,包括畫廊、夜店、音樂及舞蹈表演場館、餐廳及酒吧等地點的帶來的經濟效益,年收入高達六十億美元;就業方面,夜生活店家於一五年底前共創造約六萬個職位,較五年前的四萬八千個上升百分之二十五,高於全市的整體就業升幅百分之二十三,成為夜經濟的最佳示範。

至於內地不少省市計畫推出的「小長假」計畫,在不少國家亦有成功例子,日本政府於一七年開始鼓勵企業推行「Premium Friday」計畫,允許員工每月最後一個週五可提早至下午三時下班,以紓緩僱員加班壓力及刺激當地消費。其後南韓政府亦效法,同年推出類似方案,包括鼓勵企業實施彈性上班時間,每月指定一週為「與家人共度日」,打工仔於週一至週四只需工作多半小時,週五便可提前兩小時下班,與家人購物及用餐,從而擴大消費。

李克強最近提出不少新措施去救經濟。

美國亦有不少公司推行「夏日星期五」(Summer Friday)計畫,如員工在週一至週四實行彈性加班,週五亦可提早下班。

解決交通問題

雖然夜間經濟潛力巨大,但政府亦需要在配套上作出配合,才能將效益發揮,而交通往往就是最頭痛的問題。北京志起未來諮詢集團創始人李志起表示,資料顯示,城市人群六成上的消費發生在夜間,因為白天大部人都忙於工作,只有下了班以後才能去消費。

不過,交通問題就是限制了夜間經濟的發展,他指出,北京現在絕大多數地鐵到晚十一之後後就停運,不少夜班巴士要一個多小時才開一班車,以符合法例要求,能夠在夜間提供服務的滴滴快車司機據又只有一萬名左右,所以要打造夜經濟,除了延長商戶的營業時間,完善的交通配套亦是非常重要。

以上海為例,一七年上海地鐵便啟動延時方案,十、十六號線全線分別常態延時運營二十五分鐘和三十分鐘;而其他六條路線則會在週五及六延時運營至午夜十二時,「五一」、「十一」及元旦大假期之前的工作日亦延時運營,以方便消費者出外用膳及購物後,可以盡快回到家中。反觀北京,暫時未見政府公有延長地鐵營運的計畫,若沒有交通配合,亦恐怖令成效大降。

另一個問題正是成本,運營成本往往是夜間經濟的重要考量,由於夜班的人工一定較正常班高,若生意額不足以彌補,經營者亦沒有延長營業時間的誘因。中國連鎖經營協會去年發表的《二○一八中國便利店發展報告》顯示,一七年中國便利店運營成本快速上升,店鋪資源加速稀缺,房租成本上升百分之十八;人員流動性大幅提升,人工成本上漲百分之十二。二十四小時便利店的主要成本在人工,請人難加人工成本高,便利店實行三班制,對夜班員工又需提供額外補貼。

減省人力成本

要在低成本下營運,無人餐廳或許能成為解決方法。去年開始,無人餐廳、無人便利店及酒店等相繼湧現,海底撈(06862)亦在北京開設首次使用機械人送餐的餐廳。顧客在座位點餐後,訊號連接到後台,機械手臂就會從蔬菜倉庫中開始配菜,並且透過輸送帶把菜品送到窗口,再由另一部機械人接送。不過,海底撈為整個系統投資一億五千萬人民幣,並非中小型企業可以負擔。

夜經濟有利亦有弊,夜生活容易引發治安問題,夜間消費或多或少會影響他人作息,要控制喧嘩、醉酒鬧事等,亦要增加投入資源維持治安。以倫敦為例,就要額外增加數百萬英鎊預算,故未見效益之前,就先要花一大筆。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