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如果我是特首——人口政策(一)


《資本壹週》684期 (2019年1月3日)

1.如果未來香港的綜合排名下跌的話,只會源於兩個原因。
2.「單程證」對香港負擔很大,港府更應爭取審批的主導權。
3.雙非產子配額可以降到零,但投資移民政策卻不應該停。

如果我是特首——人口政策(一)

香港回歸中國超過二十年,在國際上的排名一直高企,譬如已經連續二十四年被美國傳統基金會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以及連續十八年在加拿大菲沙研究所的《世界經濟自由度報告》中稱冠,以至在其他競爭力、經商排名榜均名列前茅;當中,雖然有些評分下跌了,但亦有些評分進步了。無論如何,在在已經證明「一國兩制」非常成功,以及香港人很醒目,不停適應環境轉變。

如果未來香港的綜合排名下跌的話,個人認為,只會源於兩個原因,一是土地不足,二是缺乏人才。前者本欄已經談了很多,此前五期亦提出了,如果我是特首,土地政策、房屋政策會怎樣做;至於後者,亦應該正視問題,對症下藥。

當中,第一個問題是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的名額。粗略計算,一年下來,便五萬人;二十年間,就一百萬人。而事實上,根據民政事務總署及入境事務處統計,自從單程證政策二○○二年實施以來,透過此渠道來港的內地人,截至二○一八年上半年,為七十五點七萬人;淨計二○一七年,便有四點七萬人。

而這些「單程證」對香港的負擔很大,香港付不起錢,且看二十年增加的一百萬人,只是剛好等如「明日大嶼」大規模填海得來的土地所能容納的人口而已!除了房屋是負擔,還有其他方面,例如醫療等。

更離譜的是,港府竟然對「單程證」沒有審批權,試問一眾內地一線城市,如北京、上海,有哪一個地方政府沒有制定人口政策的權力?當然,當初有此設定,必定有其過渡性理由,但經過十多年,港人在內地結婚的配偶及所生子女,要來港「團聚」的,相信已經來了,如果我是特首,就會閂埋門向中央極力爭取回主導權。

人口政策的另一個問題,是取消了投資移民政策。該政策二○○三年開始實施,門檻在六百五十萬元;到二○一○年提高到一千萬元,並將物業從資產類別中剔除;及至二○一五年,時任特首梁振英更索性取消政策,理由好像是這些人來港產子?

然而,香港作為自由港,雙「非」產子配額可以降到零,但投資移民政策卻不應該停,若嫌太多,便以「錢」去解決——提高投資移民門檻,一千萬元都太多人來,便提高到三千萬元。

且看入境處資料,截至二○一六年年底, 共有超過三萬個投資移民申請獲正式批准,總計為香港帶來多達二千七百億元投資。如果提高到三千萬元一個投資移民家庭,三萬個就涉及九千億元;如此龐大資金長期停泊,香港勢必維持低息,有利經濟發展,何樂而不為?

「單程證」對香港的負擔大之餘,港府更沒有審批權。

文章來源:Capital Weekly 資本壹週

吳鴻生 南華集團主席《資本壹週》社長
劉若文:《資本壹週》總編輯

免責聲明
– 投資涉及風險。
– 本演示或材料不構成任何要約、市場推廣、保證、擔保、意見或建議。
– 保留版權所有及一切權利。
– 任何用途均須遵守所有適用之法律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