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滬倫通啟動 A股有錢途


滬倫通將在12月14日開通,勢對內地金融市場帶來新的衝擊。

籌備多時的「滬倫通」傳出將於12月14日正式「通車」,日後兩地居民便可以在當地購買到對方市場上市公司的存託憑證。以現時的協議來看,滬倫通對中國的好處明顯較英國多,既可拓寬上市公司融資渠道,又可刺激A股市場的交易。不過,香港就可能要獨憔悴,因為北水抽走已在發生。

內地政府近期不斷出招救市,除了直接「揼水」,以及加大民企的貸款額度之外,讓內地股市與國際市場接軌,亦是必須行的一步。之前上海及深圳股市先後與香港互通,形成「滬港通」及「深港通」,而下週中國股票市場正式走出去,與倫敦交易所推出「滬倫通」。

市場對滬倫通早已引頸以待,內地傳媒及外電報道,滬倫通將於12月14日啟動,會在倫敦舉行啟動儀式,屆時上交所相關人士會出席,並將公布入選的中、英兩國企業名單,預計各為十間左右,而正式通車及交易的時間,則要等到明年一月。為了配合滬倫通,內地的券商近期已開始對相關員工進行培訓,以及經紀業務測試。

滬倫通的概念早於一五年底由時任上海市常務副市長屠光紹提出,經過兩年多的研究,今年四月首次由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亞洲博鰲論壇上提出,並指是十二大金融開放重點項目之一。與香港的滬港通不同,兩地投資者並不是跨境購買當地的股票,而是兩地的上市公司可以申請在對方的市場上,以存託憑證方式掛牌。倫交所上市公司可在上交所掛牌「中國存託憑證」(Chinese Depository Receipt,CDR),上交所的A股公司則可在倫交所掛牌「全球存託憑證」(Global Depository Receipt,GDR)。

「中國存托憑證」是指,境外上市公司將部分已發行上市的股票,托管在當地保管銀行,再由中國境內的存托銀行發行、在境內A股市場上市、以人民幣交易結算、供國內投資者買賣的投資憑證,從而實現股票的異地買賣。

至於「全球存託憑證」,則是由股票發行公司委託國外投資銀行,在國外證券市場發行的對應其股票的一種證券。根據倫敦證交所上月向經紀商展示的報告顯示,有二百一十六上海上市公司符合在倫敦發行股票的資格。

按規定,若內地企業以滬倫通方式在倫敦發行股票,定價不得低於在上海交易作價的九成。至於海外企業在中國境內發行存託憑證,其市值不可以低於二百億人民幣 (下同),並且已上市超過三年,而存託應證發行規模不得低於五億元。在滬倫通起步階段,個人投資者開戶資產日均不低於三百萬元。

英國脫歐在即,正加緊與其他國家開拓新生意。

中方勢必先拔頭籌

中資企業對走出去一向有很大憧憬,已有公司提出發行GDR的意向,中方很大機會為滬倫通先拔頭籌。華泰證券(06886)發出通告指,已向倫敦交易所遞交發行GDR的意向,若成事的話,將會是第一隻在滬倫通下於倫敦市場發GDR的股份。華泰計畫發行不超過八千二百五十一萬份GDR,每份GDR代表十股A股,發行基礎不多於公司股本的一成。華泰發行的GDR擬募集資金總額預計不低於五億美元,用途包括支持國際業務內生與外延式增長,擴展海外布局,以及持續投資並進一步增強本公司現有的主營業務分部等。

至於英國方面,則暫時未有代表,未見公司遞交上市申請。不過,市傳第一隻發行CDR的英國上市公司,極有可能是匯控(00005)。《彭博》報道,控正考慮參與滬倫通,控發言人表示,正研究「滬倫通」計畫下建議的CDR規定,不便作更多評論。

《中國日報》之前引述兩名知情人士報道,國際奢侈品牌Burberry有意透過滬倫通發行CDR,但由於討論仍處初步階段,暫時未有具體時間表。市場普遍預計,在滬倫通運行初期,英國富時一百指數會是主打目標,因為指數涵蓋的成份股以金融、能源、消費等傳統行業為主,是典型的藍籌股指數,亦有大量大型跨國企業。

促進市場良性發展

滬倫通為中國企業打開大門,但另一方面亦為A股引來外國公司,令市場的資金流更為緊張。不過,市場人士坦言,整體而言,滬倫通對中國的好處是遠遠大於英國。

畢馬威近日發布的報告《中國經濟觀察》指出,滬倫通的開通將促進中國金融市場的良性發展,共有三大原因。首先是投資擴大,品質提升。截至今年八月,上交所主板上市公司數目比倫交所多出近二百七十間,但總市值卻落後近二萬四千億元,滬倫通的開通將為國內投資者拓寬投資品種,助力投資者投資倫交所上市公司的優質資產。

第二是加速外資進入A股市場,擴大中國股票市場外資持股規模。根據央行公布的資料,截至今年六月份,境外機構和個人持有境內股票約為一萬二千八百億元,佔中國股票市場市價總值僅為百分之二點五三,反觀英國統計部門的資料顯示,截至一六年底,英國股票市場的外資持股比例已達到百分之五十三點九,遠高於中國水準,亦意味中國股票市場對外開放存在巨大的提升空間

最後一點是滬倫通屬穩步推進,從協定可以看出滬倫通開通初期將以穩為主要基調,短期內對A股市場不會帶來較大的衝擊。

外資看好A股前景,近期不斷掃貨。

外資搶佔主導地位

事實上,外資對中國的股票非常渴求,自五月份A股被納入MSCI指數後,外資的掃貨態度便更為積極。今年以來外資持續湧入A股,資金流向監測機構EPFR統計顯示,截至九月份,外資機構增配內地的股票累計達二百一十五億美元,佔對所有新興市場增配的一半以上。

A股經歷十月份的大跌後,估值更低,現時上證指數的市盈率約為十一點九倍,低於十年平均值。上月滬深股通吸資四百一十億元,為半年以來最多。

中信證券的報告更估計,未來十年外資有機會主導A股市場。一七年散戶及法人股佔據A股市值達百分之八十五以上,機構投資者佔比僅為百分之十五。該行估計未來十年,外資將加速湧入,並擠出部分散戶和法人股,到二七年,預計外資佔流通市值比重達兩成。外資持重貨,一來令A股走向國際化,其次是散戶比例減少,令市場投資氣氛更為理性,亦可以減少波動性。

減低中國金融風險

A股市場資金流不足,經常令新上市公司無法融資,而日後再加入倫交所公司的話,難免令人擔心情況會更差。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卞永祖則認為,滬倫通有利於提升市場活躍度,更有一舉兩得的好處,因為中國投資者可以在本土投資境外企業,相對來說增加了投資渠道,從而帶動資金流入股市,對活躍內地證券市場很有幫助。股市暢旺的話,就會減少資金進入房地產、非正規金融等領域,更可以減少資產泡沫,降低中國的金融風險。

滬倫通的規模,初期亦是傾斜向中國,例如暫不允許倫交所上市公司在中國境內市場通過新增股份發行CDR的方式直接融資,但上交所A股就可以在倫交所發新的GDR,這個「不公平」的情況對中方極為有利。

市場人士亦指出,滬倫通的另一個優點,正是可以對沖人民幣匯價的風險。因為滬港通及深港通實現了投資者與投資資金的跨境投資,但投資的公司並不在境內,而滬倫通恰恰相反,投資者與資金留在當地。以往不少境外投資機構擔心當日的滬股通跨境投資額度一旦用完,就無法根據市場變化進行及時調倉,因而損手,但滬倫通由於不受資金跨境投資額度限制,海外投資機構可以在A股投資模型中去除額度用盡因數對整體投資收益的負面衝擊,而相關交易制度亦可打消海外投資機構對匯率波動損失的擔憂。

大部分海外投資者會先在香港將美元兌換成離岸人民幣,再通過滬港通或深港通投資A股,因此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波動往往對他們整體投資收益構成較大衝擊。為了對沖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波動風險,大部分海外投資機構會在離岸市場買入遠期人民幣兌美元掉期交易合約鎖定匯兌風險。不過,以過去兩個月為例,人民幣匯率快速下跌導致相關掉期交易風險對沖操作成本大增,增加海外投資機構配置A股的操作成本。

中資企業可透過GDR上市,能打開更多資金渠道。

分析亦指,之前人民幣在倫敦的普及速度之所以較為緩慢,其中一個原因是離岸人民幣在當地缺乏回流投資機制,讓當地金融投資機構看不到使用人民幣開展投資的收益,但在滬倫通開通後,將為人民幣在倫敦,甚至歐洲的普及使用帶來促進作用,歐洲大型投資機構無需繞道香港或新加坡,可以在倫交所直接開展各類人民幣資產交易。其次是歐洲金融機構通過滬倫通機制加大人民幣資產的配置額度,可以加快人民幣在歐洲地區的國際化進程。

股市強勢 北水撤走

不過,滬倫通的出現,或多或少對滬港通帶來一定影響。滬港通開通四年,帶動中港兩地股市的活躍程度,但未來在滬倫通的搶食下,資金撤走將很難避免。滬港通於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開通,港交所(00388)上月公布,滬港通、深港通開通以來數據,總結四年,北水南下累計淨買八千一百二十八億港元港股;北向交易則累計淨買六千一百四十八億人民幣。成交額方面,滬深港通下的北向交易累計總成交額(買入+賣出)為八萬七千七百二十二億人民幣,南向交易的累計總成交額(買入+賣出)為六萬五千四百五十二億港元。過去一年,南北向買賣更見活躍,十一月二日,北向交易便錄得自滬深港通開通以來的最高成交額紀錄,達四百二十八億人民幣;今年二月六日,南向交易錄得自滬深港通開通以來的最高成交額紀錄,達四百三十八億港元,而年初至今的成交額更已遠超去年全年水平。

不過,近期南下資金似乎有減少的走勢。在「習特會」前夕,港股已走勢偏強,但北水卻持續撤離,尤其十二月四日港股大升六百七十五點,卻有十二億北水流走,至十二月五日港股再升七十八點,卻錄得近十億資金流走。市場人士認為,或許北水大戶要部署投資滬倫通股分,所以即使港股愈升,北水愈見流走。

港交所將於明年初公布一九至二一年的三年戰略計畫,市場預料港交所會爭取與內地商討進一步融合。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於今年八月亦曾透露,未來戰略焦點會包括深化內地連通、拓寬國際連通、及探索科技連通。上海早前宣布推出科創板,再加上今次的滬倫通,港交所未來將要面對更大的壓力。除了進一步深化與內地交易所的合作之外,似乎要好好思索是否尚有其他出路。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