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Julien Tornare:The change maker 改革者


早前陳奕迅首次以Zenith品牌代言人身份於中國天津出席活動,Julien Tornare親自招待。

瑞士傳統製錶業今年正醞釀著一場又一場的大變革,當中多個品牌宣佈紛紛退出兩大錶展更猶如投下一個個震撼彈!這些改革是否會讓瑞士腕錶業走向更光明的前路仍是未知之數,但有個別品牌,就在一系列成功的改革後再現光輝。Zenith在Julien Tornare接任全球行政總裁後的短短一年重回正軌……今日Julien Tornare再次回到曾經生活了六年半的香港,亦跟我們分享了他為Zenith帶來了怎樣的改革。
Text / Vincent Cheung

 

早前陳奕迅首次以Zenith品牌代言人身份於中國天津出席活動,Julien Tornare親自招待。

Q:為何選擇陳奕迅作為品牌大使?
A:Zenith最強大的「武器」就是其腕錶之性價比,但我們需要更多的注意力,不只是收藏家或者對腕錶有一定認識的人,過去我們的定位強調品牌的製錶技術、工藝,但這方面的工作顯得有點生硬,也可以說太沉靜……我們需要一張面孔去代表品牌,而且不只是一個技術性的品牌,也是一個很有型的品牌。爭取到這些注意力之後,自然能讓大眾更了解Zenith這個品牌和品牌腕錶所包含著的超凡價值和創意。
而我們不只希望有一位「名人」,而是一位能夠代表品牌,與品牌產生聯想、聯繫的人。Zenith有兩大重要個性特質,就是真實可信(Authentic)和高透明度(Transparent),我們是僅有100%採用自家機芯的腕錶,也樂於打開門戶展示我們的技術和成果。而Eason正正也是一位這樣真性情,常打開自己內心的一個人,所以我認為Eason很能夠代表著Zenith。

Q:你在亞太地區的豐富經驗如何幫助Zenith開拓這些市場,特別是大中華區?
A:我在香港生活了六年半,過去也經常到中國,讓我省下了對地理、文化、溝通方式等方面的適應。而我不只熟悉這裡,也熱衷於這個市場的發展。過去中國顧客基本上就是「有乜買乜」,也讓不少品牌誤以為生意好容易做,但我相信這不會持久。因為新一代的中國顧客,他們的知識水平比上一代高,他們懂英語,經常出國旅遊,他們的購買模式、行為已經跟我們好接近。而且通過互聯網,他們知道自己的付出該可以得到一枚怎樣水準、水平的腕錶。而Zenith有先天上的優勢迎合著這群懂選擇、懂挑剔的新世代顧客,我相信我們的腕錶所展示的性價比絕對可以得到他們的青睞。

Q:你認為瑞士製錶業所面對的最大挑戰是甚麼?
A:最當務之急的任務是要讓新一代的顧客繼續對機械腕錶有所興趣,我們要展示品牌,而行業正在注入一些創新的價值到機械腕錶之上。但對於Zenith,在展示創意的同時我們一定要尊重品牌的歷史,所以我們不會像TAG Heuer一樣做智能腕錶,計時、精確是我們腕錶要傳承的最重要基因,而每一枚新的Zenith腕錶都能追溯回品牌的歷史和舊作。因此從經典高振頻機芯El Primero,到創下1/100秒超頻計時奇跡的Defy,我們所做的是在高振頻、計時領域之上注入新創意。
我加入Zenith後不久,Jean-Claude Biver 先生曾問我會否考慮引入機芯廠供應的外部機芯,這樣可以減少成本,增加利潤。我說在財政層面上這是正確的,但在品牌層面,絕不應該這樣做。我跟他說如果你指示我這樣做,我會執行;但如果你問我的意見,我會堅決反對!因為100%自家機芯正正是Zenith最引以為傲的歷史。

Q:你接任Zenith全球行政總裁後,著手帶領品牌進行了哪些改革?
A:我接下這職位主要有三個原因,首先是全球行政總裁這個職位本身的挑戰性;第二個原因是可以跟Biver先生並肩合作;最後一個原因就是Zenith這個品牌,它是一個美妙的品牌,也有人說它是一個「睡美人」,而我當然希望可以把它重新喚醒。上任後我發現企業內部士氣頗為低落,大家都很擔心人事上會有「大換班」,我向員工保證沒有人會被解僱,穩著士氣,並解釋我的計劃、我的願景。但同時我希望員工們能夠有不同的新思維,假如繼續一成不變,無論是Zenith甚至整個瑞士製錶業極有可能被放進博物館中。我鼓勵員工要像初創企業一樣的思考,要大膽!要創新!不要因為怕犯錯而畏首畏尾。同時,因為當年品牌創辦人是首個把所有製錶工序整合在同一個屋簷下的先驅者,也讓Zenith大本營分散於18幢建築物,阻礙了溝通,我特別安排了早餐會議,每次有不同部門的員工參與,希望促進大家互動、溝通,分享工作上的情況和所見所聞,雖然最初都只得我一人發言,但到今日已成為內部一個很有效的溝通渠道。最重要是員工們不再覺得自己只是品牌旗下一個部門的一員,而是整個品牌的一份子!過去六個月,由銷售數字到管理層再到士氣上,我已見到極明顯的改善和成效。

Q:不少品牌陸續宣佈退出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SIHH)和巴塞爾鐘錶展(Baselworld)兩大錶展,你有怎樣的看法?
A:今年是我17年來首次出席Baselworld,感覺上沒有太大的改變,這正正是問題所在!更大的問題是沒有把顧客放在中心點 — 展位設計封閉,僅供傳媒、零售商入內參觀,就算顧客願意付出高昂的入場票價,也未必能近距離觀賞到最新作品。好多朋友問我該不該去錶展參觀?我總是回答你倒不如找一間零售商和一位相熟的銷售人員,往往可能得到更好的服務和更豐富的資訊。錶展應該重新把顧客放到中心,並做得更多、更好。Zenith肯定會參與2019年的巴塞爾鐘錶展,之後如果我們見到出現我提及的轉變,我們當然好高興留下來;但如果沒有明顯的改革,我們會積極探索其他的種種方式和可能性。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