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港股專家】黃敬凱:港股步入週期性下跌 美國中期選舉成關鍵


下週便會進行美國中期選舉,究竟誰勝誰負,也只能靜待分曉。

10年一次的週期,10月又一次的大跌,經歷了傷忘慘重的10月後,熊市相信已進入最終章的部分,留意,這裏說的只是進入終章,尾聲還遠未到來。這套「熊來了」的劇目,雖然足夠可歌可泣,慘絕人寰,不過再長的劇本也會有完結之日。寒冬過後便是初春,黎明前夕最是黑暗,只要熬過這些艱難時期,股海之中又是一條好漢,死不了!

先回顧一下歷史,1997年及2008年的10月也是大跌超過4,000點的經典月份,今年適逢熊市,剛好10月又是大跌,只是目前也就只跌了3,000點左右,但也足夠撼動投資者的弱小心靈。

1997年及2008年的情況並不完全一樣,前者不論跌幅還是點數上也是歷史最誇張的一月,不過那時只能算是開端,1998年延續了頹勢,持續下插。反而2008年的情況是截然不同的,全年也在跌,10月可算是踏入熊市尾聲,2009年初已逐步回升。

今年的情況不能說與那一年更為接近,不過1997年及2008年的10月大跌,也有一些共通之處可作參考。單以點數論,兩次10月大跌4,000點後,兩年的11月雖有下跌,但也只是維持在100點水平左右;而及至12月則兩次也錄得升幅;來年1月則再多跌1,000點左右。11月至1月的情況,兩個年度基本也是相同的,不過這裏集中討論一下11月,始終要談論兩個月後的市況,變數太大。

物極必反的道理

兩次的11月也只錄得輕微下跌,是否有一點啟示呢?翻查資料,以點數而言,跌超過3,000點以上的月份,有四次,只有一次於下月會再度跌超過千點的,那就是2008年的9月及10月,而其餘三次,上面已提到了兩次,剩下的一次發生在2008年1月,2月的時候回升800多點。這樣的情況是否可以理解為大跌過後會有一定程度的喘定呢?

我們再看看歷史上的上升月份,歷史上有三次單月升超過3,000點的,當中有兩次,下月錄得下跌,剩下的一次是於2007年9月及10月發生,這是唯一一次連續兩月升超過3,000點的時間。如此一來,從大升大跌月的情況,不難看出物極必反的道理。當然上述的樣本過少,而且並非100%命中,縱是完全吻合,也不代表今年會有相當情況產生。

不過值得留意的地方還有一點,2008年也是美國的選舉年,不過選的卻是美國總統,同樣於11月初進行,與今年不同的是,今年進行的是中期國會選舉。

性質不一,不過也有一定的參考價值。眾所週知,當年民主黨的奧巴馬成功當選,碰巧今年民主黨也有機會與共和黨於國會中分黨而治,事情可有夠巧合。當然這個巧合的成分更高,誠如上述,這些數據、資料,看看就好,市況變化萬千,不一定會重來一遍。

靜待中期選舉結果

實際市況上,25,000已成為一個極強橫的阻力,執筆之時已連續四天收低於此水平。

10月11日裂口太低開後,25,000曾成為一有力支持位,及至上週四,10月25日,再度裂口低開挫穿25,000後,這個水平短期內可能上望不能。而24,500的水平,暫時來看也有一定支持。至於11月是否就在這個水平窄覆橫行呢?也是有這個可能的。

如按照上述數據來進行預測的話,11月的走勢極有可能是區間橫行市況,但500點的空間未免過於狹窄,24,000至25,000會是一個合理區間。再者11月由月初至月尾相信繼續會被消息主導,大波幅的情況可以預期。

之前曾撰文指出,當美國由共和黨人任總統時,中期國會選舉中,若能以民主黨及共和黨分治兩院,會是對後市最好的情況。現如今的選情流向的確有向此趨勢發展,美股會出現短暫利好情緒也說不定。

再說,特朗普可能於中期選舉後與中國進行貿易方面的談判,對股市也可能帶來一定程度的緩解。當然,如果繼續談不攏的話,雙方關稅又可能會進一步加碼,屆時又會迎來一輪震盪。

當然,亦有可能是共和黨繼續主導國會,特朗普繼續任意妄為,貿易談判再度惡化,也是有可能的。

加上年尾加息、美股進入熊市等因素,即使大市於11月能維持在24,000至25,000的水平,亦難保12月以至於明年初市況會突然轉好。

最好的結果,根據歷史數據,當然是民主、共和兩黨各控制一個議院,順理成章的,連帶貿易戰也沒有更進一步的行動,下週便會進行美國中期選舉,究竟誰勝誰負,也只能靜待分曉。

黃敬凱

獨立股評人,股票課程導師,專注發掘有潛力爆升的股票,成功捕捉多隻「十倍股」,例如華夏健康(01143,前稱中慧國際)及中國新進(01332,前稱確利達控股)。撰文見各大報章、雜誌及網站。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