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騰訊難見起色 恒指下望二萬二


騰訊今年股價已累跌近四成,市值亦跌出全球十大。

十月份可謂最悲慘的一個月,美股罕見地跌足十六日,香港股市自然受累,單月累跌近一成。雖然週二(10月30日)美股在科技股的帶動下,出現「報復式」反彈,三大指數全數升百分之一以上,翌日恒指亦在騰訊(00700)帶動下再現反彈,大升三百九十四點,相等於百分之一點六的升幅,但始終未能升穿二萬五千點的關口。重點是,未來港股能否再靠騰訊「食胡」?以騰訊自身難保的情況下,似乎好夢成空。

自中美貿易戰白熱化以來,環球股市大幅波動,港股更是跌跌不休,之前港股兩大重磅股匯控(00005)及騰訊在業績前均被大行唱淡,拖累恒指,但「大笨象」週一(10月29日)公布的業績令人驚喜,終於為恒指帶來久違的好消息。

匯控第三季列帳基準除稅前利潤為五十九點二二億美元(約四百六十一點九二億港元),按年勁升百分之二十八,勝市場預期之餘,再加上季內經調整收入增長高於支出增長,令股價於業績公布後急彈,單日大升半成,最高升上六十四元,收報六十三點五五元。

季內經調整收入按年增長百分之八點八,而經調整支出則只增加百分之二,收入增長率與支出增長率之差(Jaws)出現正數,而首九個月為負百分之一點六,較上半年大幅收窄。

集團第三季經調整除稅前利潤(撇除重大項目和貨幣換算差額的影響)為六十一點九三億美元,按年上升一成六,主要受收入增長帶動;純利按年升近三成二,至三十八點九九億美元,派第三次股息十美仙。

首九個月計,列帳基準除稅前利潤亦增長百分之十二至一百六十六點三四億美元,經調整除稅前利潤為一百八十三點三二億美元,升百分之三點六;期內純利升一成一,至一百一十點七一億美元。

單天難保至尊

匯控之前不斷捱沽,股價上週才跌至六十點三五元的兩年低位,業績有驚喜,更有幫助港股來個「回春」,週一(10月29日)港股午後止跌回升,更終止五連跌的厄運。在匯控力撐之後,恒指週一全日升九十四點,相等於百分之零點三八,收報二萬四千八百一十二點。

雖然匯控業績理想令恒指反彈,但持續性非常之短,恒指週二(10月30日)已再度轉跌,更跌凸週一的升幅。恒指週二收報二萬四千五百八十五點,跌二百二十六點,相等百分之零點九,大市成交額九百九十六億元。匯控週二收報六十三點一五元,跌百分之零點六,已算是重磅股中跌得最少的一隻,明顯恒指亦無法靠匯控一個頂住。

雖然不少大行在匯控公布業績後有調高其盈利及股價預測,但市場人士相信,匯控反彈的機會已可一不可再,因為中美貿易戰,再加美元強勢均對亞洲及歐洲帶來不明朗因素,而德國總理默克爾又將會退任,令歐洲市場充滿變數。至於匯控香港業務亦有機會出現週期逆轉,令盈利充滿挑戰。

跌出全球十大

匯豐的利好因素曇花一現,而恒指未來亦註定無運行,因為另一隻重磅股騰訊就更加弱。騰訊即將於十一月中放榜,業績前的不利因素不斷浮現,再加上全球科技股大跌,股價正逼近二百五十元的心理關口,一失守的話便更難搞。

受騰訊拖累,恒指短期內難見上升動力。

騰訊週二(10月30日)股價低見二百五十一點四元,再創十七個月低位,幸好週三(10月31日)出現反彈,收報二百六十七元,升百分之六。不過,埋單計數,十月以來,騰訊股價已跑輸大市,累跌百分之十六,恒指則下跌約百分之八,而對上一次騰訊錄得單月兩成跌幅,已是一一年十一月的事。

騰訊於在今年初曾風光一時,股價曾升至歷史高位四百七十六點六元,市值高達四萬五千億元,更一度超越美國社交平台Facebook,成為全球第五大市值上市公司。不過,自九月以後,騰訊股價就不斷尋底,十月初已跌出全球十大市值公司。

逃生門也清除

騰訊的最大「死因」,莫過於遊戲業務出現問題。以往遊戲業務好景時,帶動騰訊業績不停超預期,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繼北京之後,內地再有多個城市實施登入手機遊戲《王者榮耀》實名制,包括天津、南京、秦皇島、三亞、孝感、鐵嶺、周口及涼山彝族自治州,未通過校驗的遊戲帳戶將禁止登錄。

政府只是以上述城市作為起點,日後加入實名制的地區將會愈來愈多,目的是要減弱青少年沉迷電競遊戲的風氣。根據系統規定,十二歲以下未成年人士,每日在《王者榮耀》中限玩一小時,而每日晚上九點至翌日早上八點更是完全禁玩。至於成年人亦一樣受到限制,每天限玩兩小時,超過時間後將被強制下線。

按騰訊半年業績計,收入一千四百七十二億元(人民幣.下同)當中,手遊及電腦遊戲的收入就佔去三百億元,再加上與遊戲業務有重大關連性的廣告及其他增值服務,失去遊戲業務等於壯士斷臂。

花旗直指,新措施或拖累騰訊的用戶及遊玩時間增長,用戶流失率會上升,而按收入計算,《王者榮耀》是最大規模的手遊,一定會響集團第四季的遊戲收入,而若騰訊旗下所有遊戲都要實名制的話,屆時便更大件事,料用戶增長及利潤均會受壓。

其實內地上星期才出過辣招,關閉審批新遊戲的「綠色通道」,意味不會再有新付費遊戲在內地推出。以往每當有新遊戲推出,均是通過文化部審查敏感內容,然後由另一個部門給予商業營運牌照。今年開始,內地政府重新檢視對遊戲中的暴力、賭博和敏感內容的審查方式,不少收費遊戲都無法在中國推出。自今年八月以來,國內外的遊戲均是通過「綠色通道」的緩解措施,讓遊戲發行商可以在官方正式審批前測試用戶對遊戲的反應,而最新的措施就連最後一個機會都已清除。

騰訊半年業績顯示,遊戲業務的增長已明顯放緩,雖然手遊收入同比仍有百分之十九的升幅,但環比跌百分之十九,而個人電腦遊戲就更慘烈,同比及環比均錄得下跌。原本騰訊打算於下半年加強手遊業務,推出新遊戲去拯救業績,但現時看來將好夢成空。

有市場分析極看淡騰訊,更認為今次可能無翻身的機會,而錯就錯在發展策略定位在「泛娛樂」業務之上。騰訊的業務範疇看似多元化,但其實交友、遊戲、視頻、音樂動漫及閱文(00772)等,都是娛樂相關,而近年「泛娛樂」產業在中國已受到嚴竣的挑戰,無論影視圈、遊戲、社交平台都被大力整頓,令騰訊大部分業務都難逃一劫。

匯控第三季業務見好,曾帶動大市輕微上升。

抖音後來居上

騰訊的最強武器,就是其八億QQ用戶及全球逾十億的微信用戶,但其營運模式,均是靠原有的線上用戶基礎,再輻射去其他業務,只是不同形式的「食老本」,難怪被批評發展策略缺乏想像力及創新力,最大問題是每個業務的獨立性不高,盈利能力亦有限。

以計畫在美國上市的騰訊音樂為例,今年上半年營收為八十六億一千九百萬元,按年大升九成,而上半年調整後利潤為二十一億一千二百萬元,按年勁升一點九倍,在線音樂產業普遍虧損的大環境下,騰訊音樂的業績已算是不俗。不過,細心看收入的分布,不難發現騰訊仍是在食老本,只靠社交服務收錢,虛擬禮物和增值會員的社交娛樂業務,佔到騰訊音樂收入的七成以上。截止今年六月底,騰訊在線音樂月活躍用戶(MAU)達六億四千四百萬,但付費訂閱用戶僅得二千三百三十萬,按年增長百分之二十八,季度付費訂閱率僅為百分之三點六。

微信用戶的增長亦開始出現放緩,勢頭逐步被短視頻服務蓋過。微信第二季的月活躍帳戶為十億五千八百萬,與第一季的十億四千萬相若,環比只升百分之一點七,而用戶的黏貼度亦已有變。QuestMobile今年上半年的中國互聯網報告顯示,即時通訊軟體的使用時長的增速,由去年的百分之三十七下降至三十二點二,短視頻相關APP則從百分之一點五升至七點四。抖音今年年初的數據顯示,其累計激活用戶超過七億,日活躍用戶超過七千八百萬,用戶平均單日每人使用時長達七十六分鐘,每日資訊閱讀超二十七億次。抖音推出短短兩年,就將近追到微信的用戶量,令騰訊的皇牌受到重大威脅。

阿里早著先鞭

其實騰訊亦已留意到自己的問題,上月趁公司即將踏入二十週年,宣布了成立以來的第三次大型重組,但騰訊的發展步伐,明顯較阿里巴巴走遲很多步。騰訊決定在原有七大事業群(BG)基礎上進行重組整合,調整為新的六大事業群。新的事業群保留原有的企業發展事業群(CDG)、互動娛樂事業群(IEG)、技術工程事業群(TEG)、微信事業群(WXG);另新成立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平台與內容事業群(PCG)。

騰訊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揚言,是次改革為騰訊邁向下一個二十年的新起點,屬非常重要的戰略升級,而互聯網的下半場將屬於產業互聯網,由消費互聯網到產業互聯網的升級,是連接戰略的自然延伸,亦是搭建新一代智能產業生態的未來路徑。

騰訊指,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將整合騰訊雲(雲端業務)、智慧零售、安全產品、騰訊地圖、優圖等業務,幫助不同行業向智能化、數字化轉型。雲端運算被視為互聯網產業中最重要一環,明顯地雲服務將成為騰訊日後的發展重心。不過,騰訊的起步卻遲了阿里好幾年,阿里巴巴早於一○年就已啟動雲端業務,不斷投入巨大資源,相比之下騰訊一六年才施施然開始將雲業務定為戰略級業務,被業界批評轉型太遲,市場早已被阿里插好旗,情況就如當年網購平台一樣。

阿里是首間利用區塊鏈技術提供跨境匯款服務的公司。

市場調查公司IDC的數據顯示,阿里雲已經成為中國市佔最大的公有雲服務商,市佔率高達百分之四十五點五,全球市場分額計,僅排在亞馬遜、微軟、Google之下,穩坐全球第四。截至去年底,阿里雲收入已達一百一十二億元,屬內地首次出現百億規模的雲計算服務供應商。阿里截止今年三月底的全年業績顯示,阿里雲收入為四十三億八千五百萬元,按年大升一倍,並已是連續第十一個季度錄得翻倍的增長,主要受惠於付費用戶的數量增長,以及客戶對雲計算服務的使用量增長,包括更複雜的服務,如內容分發網絡和數據庫服務。

分析認為,雲計算一定會成為未來互聯網產業當中最重要的一環,掌握到市場,自然會掌控到整個產業。高盛之前發表的報告指,看好阿里的雲端、金融業務,因為阿里雲在內地的市佔率已近一半,加上阿里進行新零售戰略下,螞蟻金服的業務大有發揮空間。阿里雲的發展步伐亦甚為進取,單計今年第三季便推出近四百項的新產品和功能,並與屈臣氏中國、吉利汽車(00175)、北京首都國際機場(00694)等傳統企業開展合作。

AI不及百度

阿里的殺著亦不止一個,今年六月便推出全球首個利用區塊鏈技術的跨境匯款服務。AlipayHK早前與菲律賓電子錢包GCash合作,通過應用由螞蟻金融服務子公司支付寶的區塊鏈技術,雙方合作推出全球首個跨境電子錢包區塊鏈匯款服務,為匯款帶來顛覆性的技術,除了加快速度之外,最大賣點是成本遠比傳統的國際匯款交易方式低。

菲律賓有多達一千萬人在海外工作,每年匯款的金額就達二百八十億美元,為全球第三大匯款市場。Google與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的報告指,東南亞是擁有全球第三高網絡用戶的地區,該區域的網絡經濟預期自一七年的四百九十五億美元,增長至二五年的二千億美元,而阿里又再次快騰訊一步看到機會,並再一次牽騰訊的鼻子走。騰訊剛在十月初宣布與資產管理公司KKR&Co合作,合共斥資一億七千五百萬美元,收購菲律賓金融科技公司Voyager Innovations的少數股權,Voyager的業務範圍涉及電子錢包、匯款與貸平台等資產企業。

騰訊亦有積極在其他領域尋找機會,但起步太遲成了老毛病。騰訊的AI(人工智能)去年突然跑出,「絕藝」在日本的AI圍棋中勝出,今年初才打敗了中國棋王柯潔。不過,自這場大賽之後,就甚少再有「絕藝」的新消息。

在AI領域上,騰訊始終較對手百度落後很多,百度早前正式加入美國科企為主的AI組織Partnership on AI,成為該組織首位中國成員,與科技巨擘Facebook、Amazon等共同制定AI研發標準和相關政策,而百度亦已啟動名為「阿波羅」的自動駕駛汽車項目,又開發手機智能語音助手DuerOS等,成功將AI技術應用在商界產品上,跑贏騰訊及阿里。

騰訊在約半個月內,最少被六間大行調低盈利預測及目標價,最新加入的為野村,更將目標價大削百分之二十四至三百三十五元,並看淡其盈利前景,是各大行中睇得最差。股王無起色,再加上中美貿易戰、人民幣貶值等不明朗因素,令市場人士進一步看談恒指,分析估計,恒指在二萬四千至二萬五千點應有較大支持,但一旦失守,則有機會下試二萬二千點。輝立資產管理基金經理李國璇亦表示,初步希望港股可以守在二萬四千點,但此非「熊市」底,保守估計恒指最少要調整至二萬二千點。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