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中央救市 短淡長佳


以往政府出手救市,股市最多只會反彈一段短時間。

全球股市大幅波動,而A股近期更是傷上加傷,中央最終決定密集式推出一系列救市政策。以往「阿爺」出手,反而會愈救愈跌,今次市場沒有太大期望,但其實今次的救市招數,除了大灑金錢的「急救」之外,最重要是有針對性的「調理」,即使股市短期仍淡,但長期一定向好。

經濟增長放緩,再加美國在貿易上不斷進攻,A股近期表現愈來愈叫人擔心。上星期滬指終於失守二千五百點心理大關,並創下四年新低時,正式為A股響起警號,令中央政府亦落實出手救市。

中央財金官員自上週五(十月十九日)開始罕有地不停出口術撐A股,刺激滬深股市於週一大升百分之四至五,到了週一(十月二十二日)新的救市方案亦正式登場。總理李克強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時,提到會「想企業所想、急企業所急」,決定設立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以市場化方式幫助緩解企業融資難,並會要進一步減少社會資本市場准入限制,年底前修訂完成並全面實施新版市場准入負面清單,普遍落實「非禁即入」;明年三月底前全面清理取消外商投資准入限制。

此外,政府會進一步簡化企業投資審批,年底前提出優化企業注銷流程的改革措施;以及進一步減輕企業稅費負擔,研究繼續降低企業稅負和社保費率的辦法。會議決定,對有市場需求的中小金融機構加大再貸款、再貼現支持力度,由央行向專業機構提供初始資金支持,為流動性遇到暫時困難的民營企業發債提供增信支持;條件成熟時可引入商業銀行、保險公司資金自願參與,建立風險共擔機制。

放水支援中小企

央行週一晚立即推出政策配合,宣布增加再貸款和再貼現額度一千五百億元(人民幣.下同)以支持金融機構擴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信貸投放。中國證券業協會亦都出招,與十一間證券公司達成意向,形成一千億元總規模的資管計畫,專項用於幫助有發展前景的上市公司紓解股權質押困難。救市實招的推出時間,亦剛好配合到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南巡計畫。習近平在相隔六年之後再度南下,亦顯示出中國想解決經濟問題的決心。

除了已宣布的措施之外,市場相信其他措施將陸續有來。上交所及深交所稱會採取措施維持市場健康發展;中國基金協會則對參與併購重組紓緩股權質押問題的私募,提供「備案綠色通道」。人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表示,在短期內在政策層面上會再有一系列提升市場信心的舉措,明年內地更大力度減稅、減費,亦會有措施提升銀行對民營企業的貸款意願,而減稅力度將較美國的更勁。

習近平南巡,政府亦推出救市措施來配合。

馬駿指出,明年中國政府減稅力度將會等於GDP的百分之一,以去年八十二萬七千億元的GDP總額去計畫,即是規模高八千二百七十一億元。他認為,從短期來看,資本市場的資金供給應該會通過國家隊進場、保險和銀行理財資金入市、上市公司回購等舉措得到改善,而從大的、宏觀角度來看,大力度減稅將是對經濟的一大利好。

除此之外,為了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方面,馬駿認為近期也會推出新的措施,預計監管部門將明確對銀行的盡職免責要求,不允許銀行以「出現違約就要終身負責」的托詞在貸款時對進行歧視。另外,政府將推出專門支持民營企業的擔保基金,提升銀行對民營企業的貸款意願。他指出,部分地方政府已開始對上市企業提供流動性支持的舉措,亦會幫助緩解民營企業面臨的資金鏈壓力。

一五年出手成效低

雖然今次中央重鎚救市,但市場大部分意見均並不看好,因為上次中央的「暴力救市」實在令人太難忘,擔心「愈救愈衰」的慘況會再次出現,所以都不敢太過樂觀。二○一五年六月中港股市進入大時代,當年首五個多月,上證指指數就已經累升六成、深證指數更癲,升足一二點倍。

然而,在上證指數高見五千一百七十八點,創近七年新高後。中國證監會在新浪微博發文,表示會「禁止證券公司為場外配資活動提供便利」,刺破股市泡沫,兩星期內上證指數急跌近兩成,跌至四千一百九十二點。政府當然立即出手救市,除了降低存款準備金率以放水、七月再出動國家隊入市,由證券公司投資一千二百億元托市,更保證在四千五百點以下不會沽出。

一系列的救市措拖被形容為暴力救市,而由於只是以源源不絕的資金托市,效果根本不會長久,出招後A股有不足一個月的小反彈,其後就不斷走低。最慘是到了翌年的一年,政府又試行熔斷機制,但在機制實施首四個交易日,就已有三次觸發熔斷機制,而第三次的觸發,更令全日交易不足十五分鐘便要提早收市,迫使熔斷機制立即叫停。經過一輪失敗的救市方案後,一五年股災至今,上證指數從未見過四千五百點的水平,週二上證指數更跌破二千六百的大關。

A股的往績顯示,中央出手只能減慢股市下跌的速度,似乎未能扭轉上證指數於熊市中尋底的勢頭。二○○一至○五年的熊市期間,上證指數由二千二百四十五點跌至九百九十八點,跌幅達百分之五十五點六;由○七至○八年的熊市期,上證則由六千一百二十四點跌至一千六百六十五點,跌幅達百分之七十二點,由○九至一三年的熊市,則由三千四百七十八達跌至一千八百五十點,跌幅亦有百分之四十六點八。至於一五年股災前到一六年,則由五千一百七十八點跌至二千六百三十八點,亦要跌五成。A股在過去的熊市中,跌一半差不多已成為「最低消費」,若以熊市起點為三千五百八十七點計,跌一半的話起碼要到一千八百點才止步。

中國第三季經濟增長進一步放緩令百分之六點五。

措施針對實體經濟

雖然表現上每次熊市都要跌一半才收工,但之前每次熊市尾聲至下一次的熊市頭,均累積至少一倍,甚至是數倍的升幅,所以下跌的空間亦會較多,但今次的熊市起點,與上一次熊市尾聲只是相差不足一千點,相差只有三成多,未見大跌的空間。

此外,今次的救市招數,其實與上一次截然不同,並不是單純的「泵水」救市,而是行「雙頭馬車」,救市之餘再提振經濟,增加長遠經濟發展力量,針對性地出招,明顯是汲取了上一次的教訓。

市場人士認為,現時A股的市盈率約十二倍,遠低於一五年上證升到歷史高位時創下的二十六點八倍水平,故中央今次出招,應更易提振A股,而刺激的時間亦會較長。此外,中央汲取了救市教訓,不再一下子急推大量措施,並且都是針對性的,包括要求私募基金、保險基金入市,更要求銀行緩解股票質押問題,避免斬倉潮湧現,又允許公司回購股分。所以市場相信,今次的招數旨在穩住市場信心,繼而穩住經濟信心,而減稅亦可以刺激消費,措施有很充份時間去發酵,令中國長遠更有實力與美國作長期的對抗。

今次政策對民企的幫助可謂前所未見的巨大,因為民企對中國經濟的重要性愈來愈高,一旦民企有問題,中國經濟亦難以支撐下去。習近平近日才高調表態,以釋除外界對「國進民退」的疑慮,上週回信予民營企業家,強調任何否定、弱化民營經濟的言論和做法都是錯誤的,而中共中央一貫支持民企發展,這一點絲毫不會動搖,一日後李克強再宣布一系列對小微及民企的融資支援。

近期不少民企出現經營和融資困難,因為今年民企違約事件較多,所以各家金融機構一直在收縮風險偏好。民銀行最新數據顯示,今年前八個月,新增貸款總額年增近百分之十九,達十一萬七千六百億元,但「影子」貸款卻大幅萎縮,對於小企業而言,表外貸款曾是主要的融資來源。《路透社》引述官方數據稱,今年上半年就有五百零四萬間企業破產。聯訊證券指,若民企現金流進一步耗損,對未來政策的不確定仍然較強時,民間投資可能也出現弱化,屆時經濟增長動能將進一步變弱。 

中美貿易戰未有緩和跡象,兩國經濟均受打擊。

民資對國家貢獻大

《上海證券報》報道,今年以來已有四十六間民營A股上市公司獲國有資本入股,當中二十四間屬控股權轉讓。國有資本陸續收購民企的現象已引起各界擔憂民企要易主,大部分原因之前將股票抵押向銀行借錢,但今年A股暴跌,債權銀行需要出售作為擔保的股票,民企不希望銀行拋售股票,所以向國企求助。若A股不斷下跌,就有更多銀行要求沒收抵押股分的事件,加速「國進民退」,絕對不是好事,因為民企對中央的財政貢獻一直非常重要。

國家的財政收入當中,民企的貢獻佔到一半以上。中國民營經濟研究會家族企業委員會秘書長趙茲指出,民營企業對稅收貢獻超過五成,而GDP的佔比超過六成,對技術創新貢獻超過七成,而城鄉居民的就業崗位,八成由民企提供,總體的企業數量佔比超過九成,引證民營經濟在中國經濟和社會發展中的作用非常明顯。

中國第三季GDP增長回落至百分之六點五,創十年新低,今年一至九月的固定資產投資按年增速亦只得百分之五點四,當中基建投資仍在低位徘徊,而民間投資則按年增長百分之八點七,增速與上一期相若,但比去年同期高出二點七個百分點,並高於整體。聯訊證券指,今年固定資產投資很大程度上是由靠自身內源式現金流擴張的民間投資支撐,由於地方債管控和地產調控壓力仍在,基建和地產兩大投資在未來難以顯著回升,經濟對民間投資的依賴可能會進一步加大。

要幫助民資發展,最有效方法當然是減稅。分析指,中國目前稅收增速仍很高,今年前八個月便增長達百分之十三點四,具備充足的減稅空間。之前李克強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時,已決定從下月起,將現行貨物出口退稅率由百分之十五及部分的百分之十三,提高至百分之十六;退稅率為百分之九的提高至百分之十,部分更會提高至百分之十三等等。

美國減稅成效好

減稅刺激經濟這招,特朗普上任後便開始大用特用,特朗普一六年十一月當選總統,一七年一月上任後就推動稅改,十二月獲國會通過,將企業稅率由百分之三十五大幅削至二十一。美國今年首季的GDP增速為百分之二點二,但到了第二季便升上百分之四點二,創出四年新高,減稅的確發揮巨大作用。由一六年十一月至今年九月,美國平均就業時薪增半成、非農職位累增逾四百萬個、失業率由百分之四點九降至百分之三點七,而各類經濟數據亦非常理想。

減稅令企業利潤提升,亦有更充裕資本再進行投資及研發,利好公司前景,對股價自然有很大的提振作用,美股累升兩至三成,直到貿易戰開打後才見回落。市場預期中央的減稅力度會較美國更大,而中國亦有減稅空間,對提升民企中長期的業績將起重大作用。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