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騰訊ToB如遠水 靠DNF救近火


騰訊新總部位於深圳南山區科技園,去年底正式啟用。

受到中美貿易戰或甚至中美關係持續惡化衝擊,中港兩地股市一路向下,成為新常態。股王騰訊(00700)更成為「重災區」。「企鵝」插水的最重要原因,離不開北京中央對網上遊戲之大力收緊,騰訊核心業務「手遊」一下子無前景也無錢景。換句話說,股王之騰空或沉淪,完全和內地政策有關。騰訊面對如此困境,在國慶前夕進行架構重組,在於把業務重心轉移到ToB之上,可是市場人士普遍對「企鵝」之變,不抱大期望。看來,騰訊能否在短期翻身,還是指望在政策變化,若然網上遊戲從嚴政策稍為放鬆,遊戲版本號發放恢復正常,騰訊王牌遊戲之一的《地下城與勇士》(DNF)有望在下年推出手遊,成為會生金蛋的遊戲。

短短的幾個月,騰訊的股價由今年初高位每股四百七十六點六港元,不斷下滑,到週二(十月十六日)收市報二百八十一點四港元,市值亦由高位的四點五萬億港元,變成二點六萬多億港元,蒸發一點九萬億港元,是所有上市公司中最糟糕的一個。騰訊股價大幅下跌四成多,意味騰訊已經不再是世界十大公司之一,甚至離全球前十的排名愈來愈遠,位置已經被埃克森美孚取代。在過去的一個月當中,騰訊一直在試圖穩定股價,大量地回購股票,但這種努力似乎收效甚微。「拋售潮」大於回購之力,遂令騰訊股價向下難以逆轉。

騰訊慘遭拋售的最主要原因,無疑是北京中央對騰訊核心業務「手遊」,祭出始料不及的變化。幾年之前,遊戲產業是中國政府重點支援的產業之一,連串政策扶持下,中國遊戲產業迎來最蓬勃發展的時期,騰訊亦成為龍頭。可是遊戲市場的風向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出現變化,主要是中國政府對遊戲產業的政策,逐漸從過去的「支援」轉向「抑制」,國家主席習近平八月下達「護眼」指令,儼然成為壓倒中國遊戲產業的最後一根稻草。事實上,早在去年,官媒已就整頓遊戲產業發出訊號,當年七月,《人民日報》五度刊文批評騰訊的當紅遊戲《王者榮耀》,直指該遊戲導致未成年人沉迷、「陷害人生」。

「企鵝」股價由年初高位插水,捧場客欲哭無淚。

「政策市」最佳寫照

踏入一八年之後,中國政府打壓遊戲業的火力更加猛烈。今年三月,中國進行政府機構改革,遊戲版號核發業務從國家廣電總局轉移至中宣部,但至今已過半年多,尚未核發任何版號,該業務形同中斷。到六月,文化部進一步證實,已關閉國產遊戲的備案窗口。沒有遊戲版號,意味用戶無法加值,遊戲業者將失去重要收入來源。而關閉國產遊戲備案窗口,更直接堵死中國國產遊戲上市的管道。

雪上加霜者,英國《金融時報》引述兩名遊戲公司高層指,業界原先以為當局最快今個月會重新審批新遊戲,但涉及的兩個部門,至今仍然未提出恢復審批的時間表,行業已普遍認為今年內不會再有新遊戲獲批,勢將打擊業界收入。報道又引述數據指,內地去年批准了超過九千隻遊戲,但今年只批出一千九百三十一隻遊戲,意味即使監管部門重新審批遊戲,亦需時處理大量申請。另外,媒體傳出中國準備對遊戲產品徵收百分之三十五重稅,雖未獲官方證實,但遊戲業者已人人自危。如斯境況,投資者自然一沈百踩「睇死」騰訊。

另邊廂,騰訊法務綜合部智慧司法專案經理蔣鴻銘,在近五個月時間,一直駐紮在寧波,與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磨合一個名為「移動微法院」的微信小程式。「移動微法院」是騰訊眾多ToB(Business)、ToG(Government)業務中的一個。從計畫動到落地總共花了一年左右的時間。智慧法院速度驚人背後,是中國互聯網ToB市場的發展。伴隨雲計算、大資料以及人工智慧技術的普及,以往慢熱的ToB,成為了巨頭們爭搶的互聯網下半場新「藍海」,阿里巴巴、騰訊、百度為首的互聯網巨頭以及華為等大科技公司,都盯上了這個未來的「金礦」。

騰訊ToB計畫的決心,體現在九月三十日,國慶節前最後一天,騰訊宣布架構大調整,動刀最大的則是,將分散在各個事業群的ToB業務納入新成立的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還成立一個技術委員會並新升級廣告營銷服務線。架構調整的背後,是騰訊對ToB業務的重視。

馬化騰在九月底進行架構重組,瞄準ToB業務。

欲借ToB神奇逆轉

微軟股價的翻身的故事,對騰訊加碼ToB業務來說是一個正向激勵。微軟市值從四年多前最低不到三千億美元,到今年五月底突破八千億美元市值,一度超過谷歌,成為僅次於蘋果和亞馬遜的全球市值第三高的公司。靠的主要是,做了架構調整並在雲服務上發力,憑藉Azure確立雲服務行業第二的地位並帶來資本市場的青睞。

關鍵問題是,被業界普遍視為沒有ToB基因的騰訊,能否像微軟一樣靠B端神奇地逆轉。「公司大到一定程度,2B和2C都不可缺少,」億歐公司副總裁由天宇表示,之前在ToB業務進展較慢的騰訊,忽略了更大格局和更長周期,未對衝擊萬億美元市值做好準備。資深市場人士薛正曄說,畢竟,騰訊二十年的歷程中,「沒誕生一個成熟的ToB明星產品」。

事實,騰訊曾嘗試電商業務,但並未成功。即使在自己擅長的社交領域,阿里巴巴的企業服務產品釘釘有七百萬家企業組織使用,用戶過億。騰訊的企業微信註冊企業數一百五十萬家,用戶三千萬,兩者有一大段差距。

作為ToB業務基石的騰訊雲也是如此。一位關注互聯網企業ToB業務的媒體人向內地傳媒指出,他曾參加過多場阿里雲、騰訊雲、金山雲、華為雲等活動,其中騰訊雲印象深刻。這位媒體人感觸是,「年初講的和年尾講的內容差不多,沒有新案例出來。」他認為,與阿里雲的強勢地位相比,騰訊雲之前被歸到社交網路事業群(SNG),作為SNG業務的一部分,感覺難以發力。可是,互聯網企業雲服務的格局中,騰訊雲目前並不佔據優勢。根據IDC發布的中國公有雲服務市場半年度跟蹤報告顯示,一七年阿里雲排名第一,全年市場份額達到百分之四十五點五;騰訊雲第二,市場份額只得百分之十點三。

蔣鴻銘所在的智慧法院專案,也是騰訊雲的業務。「移動微法院」上涉及的材料和證據,除簽名這一項通過區塊鏈技術存儲外,其餘都放在騰訊雲。若是能通過最高院將這個專案普及到全國法院,會是一筆支付給騰訊雲的直接收入。但截至目前,騰訊還未從該專案上獲得收益。

騰訊短期能否翻身,還看DNF可否推出手遊版。

這次騰訊主要調整重點在ToB,但「騰訊太大了,ToB業務即使在現有基礎上增加十倍,對營收的幫助也不大,何況還沒見到十倍的增幅。」薛正曄續說。不過,ToB已成為騰訊業績增長最快的業務。根據騰訊一八年第二二季度業績,騰訊其他業務在二季度同比增長百分之八十一,與百分之六增幅的遊戲業務以及百分之三十九增幅的廣告業務相比,其他業務增幅預示未來的機會。其他業務主要指雲服務與支付等ToB業務。這一塊收入為一百七十四點九六億元,佔騰訊第二季度總收入的二成三,並不是騰訊主要營收來源。馬化騰在公開信中表示,此次調整架構,是騰訊邁向下一個二十年的新起點。在他看來,互聯網下半場屬於產業互聯網。

DNF或成及時雨

不過在一片壞消息當中,騰訊也有新的增長亮點值得期待。如果遊戲版本號發放恢復正常,作為騰訊王牌遊戲之一的《地下城與勇士》(DNF)很可能於下年推出手遊。DNF是一款有相當歷史的2D卷軸式橫版格鬥過關網路遊戲,由韓國公司Neople研發,並於○八年由騰訊代理上線,登陸PC端,在一段長時間中跟《穿越火線》、《QQ飛車》、《QQ炫舞》等被視為騰訊遊戲當中的四大台柱。Neople母公司Nexon今年發布的數據顯示,DNF在過去十年為該公司帶來一百億美元的營業收入,單在中國市場就賺得了約六十三億人幣收入。

早在一五年,騰訊就宣布將代理DNF手遊,不過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內部測試,官方還是沒有放出確切的上線時間,只因騰訊正把DNF「精雕細琢」,DNF的支持者只能等了又等。在遊戲迷期盼之際,不少「仿作」搶先面世,希望早著先機,早賺鈔票。去年底,騰訊便與Nexon對涉嫌對DNF侵權的七家公司提出控告,被告的遊戲包括《DNL阿拉德之怒》、《地下城與勇者》、與《地下城與鬼劍士覺醒》等等。仿造者如此之多,某程度上,也反映出DNF手遊的「商機」是多麼吸引。內地券商國金證券分析指,從DNF過往的熱度和騰訊發行手遊的歷史經驗來推測,DNF手遊很可能取代《王者榮耀》的暢銷榜第一位置。該公司稱,以騰訊經營遊戲的能力,只要產品質素好,DNF幾乎肯定可以成為「爆款」。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