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股災十周年】貿易戰爆發,先安內後攘外


影子銀行的借貸規模一度逼近傳統銀行。

惠譽在2018年3月確認了中國A+主權評級,並指中國打擊影子銀行初見成效,令債務佔GDP比率有所穩定。惠譽更指出,除非中國實施大規模信貸刺激政策,或資金外流大幅加劇,令外匯儲備大跌及人民幣受壓,才會對中國的主權評級構成壓力。惠譽指中國仍有寬鬆政策的空間,如地方基建項目支持經濟,由於債務從影子銀行轉入表內,令相關債務更容易監察。

撰文  吳鴻生、南華證券研究部、本刊編輯部

不過,在打擊影子銀行的同時,中國廣義貨幣(M2)的增長卻有所放緩,由2016年的10%以上增幅,放緩至現時約8.2%左右。以8月為例,中國M2餘額為人民幣178.87兆元,增速分別比八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3個和0.4個百分點,低於市場預期。同月的新增貸款增加1.28萬億元,也較預期1.4萬億元少,按月減少1700億元。

M2增長放緩 投資力度不足

所謂M2,其實是廣義貨幣裡的一個經濟學概念。除了M2之外,還有M0、M1及M3,都是都是用來反映貨幣供應量的重要指標。貨幣(M0)是流通中的現金,即流通於銀行體系之外的現金;狹義貨幣(M1)=(M0)+企業活期存款;廣義貨幣(M2)=M1+准貨幣(定期存款+居民儲蓄存款+其他存款+證券公司客戶保證金);M3=M2+其他短期流動資產(如國庫券、銀行承兌匯票、商業票據等)。值得留意的是,在中國的M2並不包括証券公司客戶保証金,與其他國家的定義有點不同。

從不同的貨幣供應指標,可以看出經濟發展的情況。其中M1反映著經濟中的現實購買力;M2同時反映現實和潛在購買力。若M1增速較快,則消費和終端市場活躍;若M2增速較快,則投資和中間市場活躍。中央銀行和各商業銀行可以據此判定貨幣政策。M1過高M2過低,表明需求強勁、投資不足,存在通脹風險;M2過高而M1過低,表明投資過熱、需求不旺,存在資產泡沫風險。

套用在現時的情況,近期中國M2增長放緩,而且通脹有升溫跡象〈近月CPI及PPI〉,反映投資力度有所不足。不過,更令人擔心的,是內地在處理影子銀行的同時,市場資金抽緊,似乎也衍生了其他問題。首先是中國企業債務違約在今年有惡化跡象,據統計,2018年上半年境內新發生違約的公募債券規模至少有人民幣165億元,違約金額相當於去年全年的九成,有望挑戰2016年的人民幣207億元的歷史新高。

貿易戰或令中國經濟惡化

在國際層面上,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動貿易戰,這或會令中國經濟或會放緩,下半年的情況有機會進一步惡化,不利於企業經營,當中又以中小企的情況更為嚴峻。2018年8月的財新中國製造業PMI錄得50.6,雖然仍處於擴張區間,但低過7月0.2個百分點,連續3個月小幅下降,為14個月新低。至於官方製造業PMI,8月份的PMI為51.3,比7月回升0.1個百分點;可見中小型製造業的行業景氣不及大型企業。

中小型企業面對相對艱難的局面,不單只反映在PMI之上,融資難是另一個難題。中國人民銀行早前公佈,在2018年8月的新增貸款增加人民幣1.28萬億元,較預期人民幣1.4萬億元少,按月就少1700億元,增幅持續放緩。在正統金融業之外,人行早前發報的2018年8月「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統計數據報告」顯示,受表外融資萎縮影響而連續萎縮的社會融資規模8月回暖,8月中國社會融資規模為1.52兆元,高於預期1.3兆元,也高於先前一個月1.04兆元。儘管社會融資規模有所回暖,但其實影子銀行貸款的規模卻持續收窄,參考評級機構穆迪的資料,自2017年底以來,中國非銀行系統貸款數額開始減少 (2017年的中國社會融資規模總量為3.74兆元),影子銀行貸款在一度達到近8萬3000億歐元的水準後開始退潮,2018年6月底是總計金額降低到8萬兩百億歐元左右。在2018年6月底,影子銀行貸款佔銀行貸款總額的24.8%,低於一年前的26.7%;影子銀行貸款總額相對於GDP的比例,也較2017年時下降了6個百份點。

P2P借貸平台出現違約

穆迪評級認為,影子銀行貸款收窄的原因,是監管措施加強產生了效果。另一個相對次要的原因,是個人間網絡借貸出了狀況。網絡個人借貸在影子銀行借貸總額中所佔比例還不足2%,但卻很引人注目,原因是在2018年的夏天,這些網絡個人借貸平臺多次出現違約,未能償還資金等情況,頻頻出現爆煲情況,導致不少投資者試圖前往北京金融街集會抗議。

網絡個人借貸平臺在2014年興起,國家於2015年底進行規範和管理。在2015年12月28日,中國銀監會聯同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等部門研究起草了《網絡借貸資訊仲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下稱《管理法》),在徵求了相關部門意見後,然後再正式公佈並向公眾諮詢意見。

《管理法》的附件中提到,《管理法》中規定的網絡借貸(簡稱「網貸」)是指個體和個體之間通過互聯網平臺實現的直接借貸,即大眾所熟知的P2P個體網貸,屬於民間借貸範疇,受合同法、民法通則等法律法規及最高人民法院有關司法解釋規範。

推出管理法規範網貸

因此網貸業務是以互聯網為主要管道,為借款人和出借人實現直接借貸提供資訊搜集、資訊公佈、資信評估、資訊交互、借貸撮合等服務。而專營網絡借貸的資訊仲介機構,本質應是資訊仲介而非信用仲介,所以不得吸收公眾存款、歸集資金設立資金池、不得為出借人提供任何形式的擔保等,《管理法》正式為規範此類行為而設。

根據《管理法》附件中的調查數據顯示,2015年全國正常營運的P2P機構約有 2,612間,融資額達4,000億元人民幣以上;而存在問題的機構和平台數量多達過千間,佔總數近四成(38%)。

《管理法》中確立 P2P 網絡借貸由銀監會作為中央金融監管部門,負責制度監管;而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等相關業務部門,則負責監管職責及相關法律責任,並由地方金融監管部門負責轄內 P2P 機構的具體監管職能。

之後,中國銀監會、工業和資訊化部、公安部、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再於2016年8月17日制定了《網路借貸資訊仲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進一步加強對仲介的監管。

然而,繼過2014年至2017年間曾經快速發展,網絡個人借貸在2018年的發展有慢下來的跡象,尤其在最近6個月,行業發展近乎出現停滯,運作金額大約在人民幣1.3億元左右徘徊。

料政府寬鬆對待影子銀行

穆迪評級的分析指出,在未來幾個月,影子銀行規模縮水的速度會減慢。中國政府表示會採取比較寬鬆的政策,以便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下,支持經濟增長。這意味著金融領域減少風險的努力會有所放鬆,重點將是維持系統穩定。這種姿態的結果就是銀行儲備金標準下調,貸款放鬆。在2018年上半年,銀行貸款在新發貸款總額中所佔比例達到96%,與2017年平均佔比71%的水準相比明顯上升。

中國試圖控制不良貸款規模,以降低影子銀行發展帶來的風險,這使得中國的CPI及PPI放緩。可是,彼岸的特朗普卻發動貿易戰,對中國出口的商品徵稅。這或會打亂中國經濟發展的步伐,當局或需要調整財政政策及貨幣政策的力度,才能一邊抵禦外圍的不穩因素,一邊尋求經濟穩定增長。在貿易戰的陰霾下,中國的進出口必定受到影響,若要刺激經濟,則要靠內需及投資。不過,若當局大力整頓影子銀行問題,可能會令到資金鏈不穩,從而影響到內需及其他經濟環節。

參考歷史人物的經驗,包括春秋時期齊桓公提出的「尊王攘夷」,漢景帝主張的「攘夷必先安內」,宋太宗主張的「中國既安,群夷自服。是故夫欲攘外者,必先安內。」,明代于謙在《急處糧運以實重邊以保盛業疏》提到:「臣等看議得,疆兵以足食為本,攘外以安內為先」,以及民國時期蔣介石提出的「抗日必先勦匪,攘外必先安內,安內以攘外,剿匪以抗日」。大敵當前,上述例子都是先處理好內部事情,然後槍口一致向外,抵抗外敵。將古人智慧應用在今天的中國,相信仍會合用。因此,內地政府應先將經濟發展穩定下來,然後集中精力處理貿易戰問題,才是正途。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