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投資海外】嘉許資本:印度創投考眼光


班加羅爾是印度科技創業中心。

當這邊廂,財政預算案承諾撥款500億元發展創科時;那邊廂人口大國印度,早已靜靜起革命……根據市場研究報告CB Insights指出,去年全球創投業者對FinTech的投資較前年增加18%,達到274億美元,創歷年新高,總交易件數也由前年的1,800件激增至2,700件,反映FinTech的投資非常火熱,其中印度緊隨美國、英國之後,位列第三,投資達24億美元。

撰文  鄧肯

自莫迪(Modi)於2014年就任印度總理以來,大舉推出了系列改革措施,在簡政放權、健全宏觀調控、引進金融科技經濟等方面下功夫。在全球增長放緩的大背景下,印度憑藉低位崛起的後發優勢、廣闊的市場空間,低廉的勞工成本,再加上莫迪旋風帶來的改革紅利,2014年、2015年、2016年GDP增速分別達7.5%、8%、7.1%,超過中國成為世界經濟增長最快的大型經濟體。

根據印度官方統計,中國是印度增長最快的外資來源國,排名從2011年的35位上升到2014年的28位,再躍升至2016年的第17位,年投資流量也從2011年的1.02億美元上升到2016年的10億美元。事實上大部分中國資金會選擇經由香港、新加坡、毛里求斯等離岸金融中心赴印投資。

科創潛力大爆發

嘉許資本(Ganesh Ventures)創始管理合夥人黃爍子(Jessica)非常認同印度FinTech的投資前景。她說,過去這三年多在印度工作及生活,最深刻的是,上一代印度人以移居歐美為人生奮鬥目標,在這一代身上,已經變成要將印度改變成像歐美一樣發達的國家。「早於3年前,我及團隊已在印度觀察當地的投資機遇。印度在基建方面就好像20、30年前的內地,充滿投資機會。而在互聯網等產業,與中國只有5、6年的發展差距。舉個例子,電子支付過去3年由數千萬戶增至近3億戶,增長驚人。」

事實上,阿里巴巴集團及其關聯機構已在印度投資了22億元,相信會陸續增加。創投領域之中,印度和中國擁有相似的人口基數、相似的發展速度,在這種背景下,大量的中資湧入印度,其中大部分均在複製移動互聯網近年來的發展奇跡,不難在印度再造阿里巴巴、騰訊、京東等傳奇。

她說,這些投資者多數關注TMT相關行業不同階段的投資機會,基於自身的投資策略和關注領域的不同,會選擇在不同階段介入。基於具備多樣化的投資組合和雄厚的投資實力,不但提升科創的融資和創投項目對接能力,支援印度各創意社群內不同公司的融資需求;嘉許資本作為先行者之一,更可以分享他們的投資經驗、吸引更多的戰略投資者和促進更多的合作機會。

得歐洲巨頭支持注資科創

科創的第一筆創業基金,就是來自天使投資者,他們就像孵化器一樣,會投資那些剛成立不久的企業(甚至是工作室),很多時候他們甚至沒有一個成熟的產品而僅僅只是一個概念。而且天使投資的額度往往也不大,一般都是在5至100萬元,因為剛成立不久的企業或概念,失敗的概率極高,即使投資者為大財團,也會因為不熟悉當地的運作,或估算錯誤而招致風險。

「世界500強企業,歐洲Holcim 集團旗下的家族辦公室Landmark capital,便選擇與我們合作,成為我們的基石出資人,通過嘉許資本在印度的深耕細作來切入金融科技、消費升級方向的移動互聯網投資機會。」她指要挖掘印度本土的早期機會需要熟悉地方情況,印度即使不同的城邦、南北區域間在商業規則、用戶習慣等方面也差異極大,所以她自己定居在印度,團隊成員也大多數為印度本土合夥人及僱員,熟悉操作環境。

談到之前成功的科創投資,她津津樂道提及Krazybee這個為印度本土高校學生提供消費貸款服務的專案。「大學生未來的賺錢潛力優厚,惟於求學階段,沒有穩定收入,很難在一般銀行申請到信用卡或者貸款,故此,Krazybee這個平台通過嚴格的風控系統,連結高校學生、白領與金融機構,讓他們可以通過分期付款的方式添置手機、手提電腦等幫助學習的必要支出。」

政策支持發展區塊鏈技術

印度總理莫迪也表態,要全力支持發展區塊鏈技術,雖然現時還沒有一虛擬交易所設立,但在整個場景的應用、技術方面已經準備好,也願意作出可觀的投資。加上政府統一稅制及廢鈔運動,有助打擊洗黑錢,減少販賣毒品、走私及在家中藏錢的現象,對投資環境有良性的影響。

加上政府對實驗和研究項目實行免稅政策,可以促進新想法的實踐,讓他們不懼怕失敗。大學也可以開展小企業創業課程,為創業者提供專業知識,創造一個創業的新環境。

黃爍子又舉例說,Zoomcar租車出行平台,以共用汽車、單車與新能源為目的。她們為該科創引入一線投資機構,讓技術的顛覆性革新推動了平台的發展,也吸引了愈來愈多的海外投資者,科技的快速發展和創新才能推動企業創立,促進經濟的發展。「該科創在印度的運營1年間由7個城市迅速擴展至27個城市,在當地市佔率達70%。」

投資項目帶來10倍收益

她說,2年前在印度投資了近10個初創企業,全部都拿到新一輪,甚至第三第四輪的投資。後續針對她已投資項目跟進投資的,不乏中國的小米,順為,梅花天使,蠻子基金,大航海基金,以及美國福特,印度本土馬恆達,還有英國,新加坡,日本,韓國的資產管理公司和頂尖投資機構。
「這些項目公司在我們介入後,經過半年到兩年的發展,都迅速從零或者行業第二梯隊,衝到了行業細分領域第一的位置。這一半是依靠團隊的努力,另一半也是因為我們踩準進場時間,這中間多個項目都在短時間內帶來了近10倍收益。」

她並橫向觀察其他新興市場的機遇,但很快便認識到,要把早期投資做好,風險控制的措施之一就是必須紮根印度這個單一市場。「從投前調研分析和投後管理的角度看,也只有在這些年,專注印度市場,並使關聯版塊和投資目標間彼此形成協同效應,才有可能在這個階段最大程度地降低風險。當然,我們也會通過離岸投資,分化行業配置等其他方式來降低投資單一市場的系統性風險。」

行之有效的退出機制

在超過3年的工作過程,她和團隊在印度市場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投資和退出策略。「在中國等其他成熟市場已經被驗證過的模式,因為基本國情和消費者習慣等高度相似,在印度也可能有類似的需求,因此我們非常謹慎地挑選投資目標,區別於一般早期投資甩手掌櫃的做法,我們以投資+孵化的方式不斷地給所投資的項目導入各種資源,積極幫他們對接印度本土或者來自其他市場的戰略合作夥伴,助他們進入發展軌道。」

她認為,商業發展的全球化浪潮,給了原先在某些領域還未曾起步,或者剛剛起步的新興市場,有機會大規模地採用更低成本,高效率,技術含量更高的解決方案來滿足市場需求。而擁有人口基數兩倍於整個東南亞,政府執行力強悍的印度,無疑是當前亞洲範圍內最好的試驗田。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