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挑起貿易戰 損美益中


國家主席習近平實權大握下,近年積極進行經濟改革。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一年多,美國經濟表面發展確是不俗,但其「美國優先」政策似乎要闖出禍了。美國日前宣布,要對進口的鋼鐵及鋁分別徵收百分之二十五及百分之十的關稅,理由是其他國家的貿易行為傷害美國國內的生產,並危及美國國家安全。加徵關稅令生產成本上升,國內消費者將受累,何況此舉若引來各國報復,貿易戰一觸即發,正在復甦的美國經濟隨時再陷衰退。

其實特朗普不止在貿易上走進歪路,其上任以來視信用為無物,並屢退出國際協議,兼不時爆出惹火言論,已令美國的國際聲望下跌,重創美國軟實力。反觀中國,在國家主席習近平實權大握下,近年積極進行經濟改革,對外亦布局「一帶一路」,並加強與歐盟關係,國際地位日益增強,與美國情況此消彼長,有望取而代之。

在宣布對鋼鐵加徵重稅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對國際激烈反應作出的回應是:「當我們減少三百億美元、四百億美元、六百億美元、一千億美元,貿易戰只傷害她們,不會傷害我們。」事實是否如此?其實為了避免貿易戰的爆發,中國方面早已作出努力,在近幾個月內,先後派出國務委員楊潔篪及中財辦主任劉鶴訪美。然而,美國總統特朗普很大可能為了轉移「通俄門」的國內壓力,執意挑起貿易戰。楊潔篪在二月訪美時獲特朗普接見,當時爭取中美於年內舉行第二輪全面經濟對話的任務並未能完成。

上週二(二月二十七日),劉鶴訪美,更未獲特朗普接見,而在劉鶴訪美期間的上週四(三月一日),特朗普突然在白宮與十五名美國鋼鐵及鋁材企業決策者開會,重申商務部於二月二十六日公開建議應對進口鋼鐵及鋁材課稅的「調查結果」,指這類商品已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威脅。同時引用美國一九六二年的貿易法第二三二條,指鋼鐵及鋁的進口,危害到國家安全,所以在不需要國會同意下,頒布行政指令,向進口鋼鐵徵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稅,及向進口鋁徵收百分之十關稅,預計下週簽署生效。此為特朗普上任以來,力度最大的「美國優先」貿易政策。而選在中國官員到訪期間公布,措施針對中國的意味不言而喻。

最近消息更指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將於四月公布針對中國「知識產權行為」的三○一調查結論,而白宮方面更急不及待擬對中國實施最嚴厲制裁措施,包括向中國進口產品全面徵收關稅,從鞋具服裝到家用電器俱受影響,而中國在美投資併購也會受進一步限制。

外界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了轉移「通俄門」的國內壓力,執意挑起貿易戰。

美股報跌回應

在貿易戰升級陰霾下,國際股市近期大幅波動,VIX風險指數更一直飆高,道指上週除了出現四連跌外,全週更錄得近百分之三點一的累積跌幅,反映投資者也普遍不看好開打貿易戰無損美國經濟。另白宮經濟顧問科恩在美股週二(三月六日)收市後宣布辭去首席經濟顧問一職,令道指期貨在截稿前仍跌逾三百點。據報科恩請辭,主要是特朗普不理他反對加徵高額鋼材和鋁材進口關稅的意見。

美國長期佔據世界經常項目赤字排行榜第一,意味著其售出的商品和服務比它在其他國家購買的商品和服務要少,在特朗普眼中,這表明美國人正遭到打劫,因為對他來說,國際貿易是一種零和博弈,如墨西哥製造的汽車零部件,如之後會被裝進在美國人使用的汽車上,這代表從美國中西部工廠搶走了工作機會。因此,美國應搶回這些零件製造的商機,並由美國人來製造,而增加關稅就是其中一個可以逼使製造業回國的方式。

轉移「通俄門」視線

而且特朗普了解到用「保飯碗」作前提,推展其對抗中國等的貿易措施,很容易凝聚美國國內支持。再加上可轉移「通俄門」的壓力,是以特朗普近期對華,以及在貿易戰上的態度愈趨強硬。然而,他的如意算盤相信難以打得響,首先是貿易戰一起便必然會引起各國報復,到頭來只會讓美國自身的出口、以致經濟都有重大損失。

上週四,特朗普宣布向鋼鋁徵關稅後,歐盟隨即揚言要採取報復措施,有指歐盟已擬好的報復產品清單,提議對美國鋼鐵、服裝、鞋類及部分工業產品課徵百分之二十五的報復性關稅,名單中還包括化妝品、遊艇、電單車等產品。有歐盟官員指出這些產品價值達到二十八億歐元。

事實上,美國本身為出口大國,單在二○一七年就向海外出口了價值六百億美元的汽車零部件、價值五百六十億美元的民用飛機、價值五百二十億美元的全新轎車和卡車以及價值五百一十億美元的藥品。因此,該國一旦遭到報復,國內經濟將損失慘重,尤其若中國加入報復行列,後果將不堪設想。中國是繼歐盟之後的美國最大貿易夥伴,包括波音飛機在內的許多美國公司都對中國市場有很強的依賴性,如iPhone手機、美國大豆均是於中國熱銷的產品。此外,在貿易戰中,如其對進口鋼材、進口鋁材加徵關稅,就意味著汽車、家用電器、包裝食品和其他一切使用鋼鐵和鋁材料的產品都將會漲價。美國消費者和企業所要支出的成本勢必將上漲,這或會影響企業盈利能力。

特朗普頒布行政指令,向進口鋼鐵徵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稅。

對華影響有限

而這次特朗普徵收高額關稅,對中國經濟的直接衝擊相當有限。儘管中國是世界最大的鋼材出口國,中國鋼材佔美國鋼材總進口量卻很低。美國商務部資料顯示,去年對美出口鋼鐵最多的經濟體是加拿大,而來自中國的鋼鐵僅佔總量的百分之二。更重要的是,按英國愛丁堡諮詢機構Wood Mackenzie週一(五日)分析稱:「中國內地二○一七年對美出口的鋼鐵量,僅佔總額的百分之一點四。」意味美國的關稅措施,對中方幾乎沒有影響。華中科技大學經濟學院國際經濟與貿易系教授陳波估計,即使美國為今年的中國經濟帶來外部壓力,但對中國經濟影響不大,因為中國進出口總額佔GDP的比重低於世界水準。他假設二○一八年中國GDP成長百分之六點五,中美貿易戰最多會讓這個數字下降百分之零點一或二。

此外,雖然在貿易戰中,各方經濟都會受到影響,沒有所謂的贏家,然而,美國若因貿易戰大傷元氣,特朗普將在國內受到更大壓力。相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近年實權大握,並無管治危機,而取消憲法中「國家主席及副主席不得連任兩屆或以上」規定,讓其執政不受時間限制,實行更長遠政策,有利於國家政策的連續性及穩定性。在此消彼長下,顯然中國在國際及經濟的實力更強,難怪市場人士均看好今年人民幣將會續升。

至於有分析指中央會讓人民幣貶值來報復特朗普發動的貿易戰,但中國出口至美國鋼材佔比不大,受影響較細,而且在經歷過人民幣貶值所帶來的走資狂潮後,估計中央不會貿然讓人民幣貶值。加上美國以弱美元打貿易戰,在美元弱勢下行,中國經濟增長韌性較強的背景下,未來人民幣匯率繼續企穩運行是大概率事件。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外匯研究員王有鑫就認為,人民幣今年全年可升值百之二點五左右。

中國人口龐大,消費力不斷增長,為不少美國企業的重要銷售市場。

國際名聲倒退

而且今次特朗普展開貿易戰不止要美國賠上經濟損失,更令該國國際地位進一步倒退。其實自特朗普上場後,已四處惹火頭,在中東政策上,他顛覆了奧巴馬的中立立場,在鞏固與沙特及以色列盟友關係的同時,卻對伊朗抨擊及制裁不斷,又威脅退出二○一五年達成的伊核問題全面協定,令雙方關係陷入冰點,伊朗國會通過對抗美國制裁的法案,總統魯哈尼更明言,特朗普已令美國無法成為一個「可靠的拍檔」。

挑戰領導地位

反之,中國卻在特朗普搗亂之時,落力在國際間拉攏盟友,除加快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外,還在二○一三年首度提出「一帶一路」的經濟合作概念;大力推動東南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以及倡議及成立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IIB)等,均有助提升中國在國際的地位。以其提倡的「一帶一路」發展政策為例,串聯起歐、亞、非三大洲的經濟動能,所經地區涵蓋全球百分之六十五的人口和超過四分之一的貿易額。至去年底,「一帶一路」沿線包括中國在內共有六十五個國家,經濟總量超過二十三萬億美元,佔全球百分之三十一。截至去年十二月,中國出資設立的絲路基金已簽約十七個項目,承諾投資額累計約七十億美元,支持項目涉及總投資金額達八百億美元。

另外,在二○一五年成立的亞投行,更被視為中國在國際舞台上,成功挑戰美國領導地位的首步。皆因當年英國不顧美國的反對,在歐盟國家中,率先表態會加入亞投行,此舉亦立即帶動大批歐洲國家紛紛仿傚。至今,獲准加入的成員國及地區的數量已達到八十個,香港亦是其中之一,超過日本及美國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其國際地位勢將再獲提升。如此發展下去,美國在國際間的一哥地位,隨時被中國取而代之。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