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大市走勢】阿發:全球貿易戰風險加劇,上次貿易戰恆指跌幾多?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科恩(Gary Cohen )今早宣佈請辭,消息引發道指期貨急挫,於執筆之時仍跌362點或1.46%。受此消息拖累,恆指今日亦低開187點,雖然一度回彈,但彈勢乏力,執筆時仍跌248點或0.81%。

科恩的辭職意義重大,他是白宮內部的貿易鴿派主要代表和全球化的支持者,是高盛集團的前高層,身負「華爾街支持者」的美名。他的辭職,意味特朗著的貿易戰有較大機會是「來真的」,而不是橋水創辦人達里奧(Ray Dalio)所言的「政治秀」。

先前外間會認為是政治秀,首先是因為特朗普經常給人只是打嘴炮的印象,其次自特朗普早前宣有向鋼材徵收25%和鋁材10%的入口關稅後,消息觸發各國政府強烈反彈,歐盟、加拿大等國聲稱採取報復措施,惟之後特朗普的姿態轉弱,指加拿大和墨西哥如果同意參與更公平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就能有關稅豁免,令人認為是特朗普的政治籌碼而已。然而,科恩的辭職,顯示關稅似乎不僅只是談判籌碼,而是認真的。現在,我們應密切注意特朗普於短期內公佈的關稅政策。

而且,美國主流媒體指貿易鷹派、反中旗手Navarro和保守派評論員Larry Kudlow料成為接替科恩的大熱。其中Navarro甚至著有《致命中國:中共赤龍對人類社會的危害》批評中國,倘若他上場,將對現時如箭在弦的中美關係構成重大打擊,為環球市場添加風險。

回顧上一次大規模的貿易戰,正是2002年3月時美國總統小布殊實施對歐洲、亞洲和南美洲入口的鋼材徵收8 – 30%進口關稅,聲稱為了保護被外國進口的廉價鋼材衝擊美國的鋼材業務,這就是《201條款》。及後,歐盟向世貿組織投訴,甚至在4月建議對美國部分商品徵100%的報復性關稅。其間全球金融市場出現劇烈震盪,標普指數在措拖實行的一年期間大幅下挫30%、美元下挫和債息急升。直至2003年11月世貿指美國關稅措施違反貿易原則,並開出20億美元巨額罰單,小布殊才在12月3日取消鋼鐵進口關稅。

受累於當時的貿易戰,恆指在2002年5月見頂回落,並足足跌了一年。以當年5月的高位12021點起計算,一直跌至2003年4月8331點才見底反彈,其間下挫共30%。今次特朗普倘若是來真的,相信將會成為香港股市的一隻黑天鵝。

撰文:阿發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