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Mitja Borkert 林寶堅尼設計時速


Mitja Borkert獲邀出席今屆BODW論壇,分享汽車設計的經驗。

設計超跑,更是為未來而設計,可以想像到這是一份甚麼工作嗎?看著線條流麗的超跑在眼前呼嘯而過,誰想到原來在極速之間,卻是汽車設計師搞盡腦汁,將機器與設計完美結合的成果,而當中支配一切的,是設計師對汽車設計的無比熱情。祖籍德國,現為林寶堅尼汽車公司設計主管的Mitja Borkert,無擬就是當中一份子,在日耳曼民族的堅毅臉孔下,依然掩蓋不了他對跑車設計的無比熱情。

Text / Jerry Hui Photo / Cheung Chin Yui

於去年在灣仔會展舉行的「設計營商周」BODW,其夥伴國家是意大利,並以「Italy makes a difference」為主題。談到意大利,香港人還會陌生嗎?幾乎生活上的一切,都可以來自意大利。意大利一直被公認為設計之都,無論是建築、時裝、汽車或家具等不同領域的產品設計,均享譽全球,當中更有不少品牌是陪著幾代人成長,歷史悠久,世代經營,說是「集體回憶」亦不為過。意大利設計為何能獨步全球,持續經營這個崇高的「Made in Italy」品牌?那當然有無數的演繹方式,如有人歸因於悠久的文化遺產,亦有人認為是意大利傳統文化中的多元因素,令設計百花齊放,並成為推動意大利設計持續發揚光大的核心思想。

一如以往,在「設計營商周」舉行期間亦舉辦了多場論壇,內容涵蓋品牌創新、傳意設計、產品設計、城市規劃等不同範疇,當中一個名為「產品與設計」的論壇,便邀請了林寶堅尼汽車公司設計主管的Mitja Borkert擔任演講嘉賓之一,分享汽車設計的經驗,令在場觀眾獲益良多。在完場後,筆者亦把握機會,於館內正在展覽中的Aventador超跑旁邊跟他進行訪談,進一步分享他對汽車設計的熱情。Mitja Borkert是成功的汽車設計主管,過往曾於Porsche工作過一段日子,於2016年4月正式出往現時職位,對林寶堅尼車系的Huracan Super Trofeo EVO及最新的Super SUV Urus貢獻良多。

C:Capital CEO

M:Mitja Borkert

過去加上未來

C:林寶堅尼向來是速度及力量的象徵,其「狂牛」的形隊早已深入民心,但從設計方面而言,如何透過設計元素,將一個如此市場鮮明的形象表達出來?

M:林寶堅尼跑車的設計語言向來都是很極端(Extreme)的,但所謂極端,卻不是指我們要有很複雜的外觀設計,絕不是這樣的。我所指的「極端」,其實是指在設計比例上的極端,是要非常凸出,是獨一無二的,同時又帶點戲劇性,因此你可以留意到道路上行駛的林寶堅尼跑車,車身總是非常闊,卻又非常矮身。我們設計的源頭,是來自1966年生產的Miura跑車,因為這輛車,重新定議了跑車的設計。Miura的車身線條其實很簡單,整體看來又非常純粹及乾淨,對往後的設計有巨大影響。另一方面,是來自車廠的悠久歷史,於是乎像Reventon或Centenario這類超跑,其外觀設計又充滿了未來觀。因此在很多顧客心目中,林寶堅尼其實是有很多種表現手法,每每為人帶來驚喜。

C:汽車技術的開發,亦左右了汽車外形上的發展,如何在外觀設計及機械設計上取得平衡,從而令設計更加相得益彰?

M:為了令跑車可以盡情展現它的速度及性能表現,因此它的外型一定要流線形,但這種形狀卻同時又有功能上的考慮,故此我經常都與一眾出色的機械工程師進行商討,大家集思廣益,令設計上所走的方向是正確無誤的。

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

C:由於林寶堅尼跑車的設計是如此深入民心,但對設計師而言,會否造成了一個既定框架,難以繼續創新下去?

M:在設計時,我總會回望過去,但同時亦要創造未來。每次在設計新車時,有部分靈感是來自品牌過去的經典款式,不過卻以現代及充滿未來感的風格將之演繹出來。我舉目前最新的Super SUV Urus作為例子。你認為它的外觀好看嗎?那是因為它在外型上充滿了戲劇性的設計比例,另外亦受到過去經典車款LM002的影響,你可以在Super SUV Urus的前引擎罩、車輪等地方找到LM002的「痕跡」,但我們總是以令人意想不到及創新的方式去引領整個設計。

C:現今經營品牌或設計,很多時都離不開要堅守品牌DNA的原則,在恪守品牌DNA的大原則或核心價值下,如何保持創意?

M:對於跑車外觀設計,我個人向來的理念,是要最終設計是為人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簡單來說,我們從不複製過往的成功,如生產2.0的相類似產品。跟循品牌DNA當然重要,但結果是要令人驚喜的,在看到新產品後,是會「Wow」一聲的。至於跑車內部設計的理念,是要有種「飛行員」感覺,通過設計及內部結構的融合,令駕駛者坐上去時會感覺到自己像在駕駛飛機似的,但最重要的一點,還是回到基本,是要在設計過程中感到開心、興奮的。

引領新方向

C:你所說的意想不到、驚喜,其實已經體現在最新的Super SUV Urus身上。設計這款車時,曾遇到甚麼困難?

M:我會認為,Super SUV Urus的出現,可說是引領品牌走向一個新的時代。在設計這款車時,我們的目標之一,是將過往超跑的設計元素,都體現在其身上,但同時又要令人人都可以認得它就是林寶堅尼。你可想而知箇中的挑戰性了。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們以Countach及LM002為主要創作靈感,由於Super SUV Urus是品牌史上的首架SUV,因此它身上一定要明確地體現出品牌的DNA,就是低身、側邊玻璃窗展示出來的跨角度、富有挑釁性的對角線等,只要你站在車的前方,就可以一目了然。LM002亦對我們整個設計過程帶有莫大影響,尤其是之前提及的車輪、前引擎罩等方面,所有元素加起來,再滲入不同位置上的細節,由此設計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新世代SUV。

C:談林寶堅尼,不得不提男士對它的喜愛及熱情,以及它為男人帶來的夢想,更是人生的追求,你個人對這個品牌的熱情又如何?

M:林寶堅尼是我的夢想。我一直都認為,我們的工作是非常特別的;我們的最大價值就是設計,而品牌各車系,均有獨特的設計語言。當我還是一名初入行的年青設計師時,我常常都會觀摩品牌過往設計師如Luc Donckerwolke及 Walter De Silva的作品,同時亦非常留意每輛發布的新車消息,後來終於夢想成真,成為一名汽車設計師,更要是林寶堅尼。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