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商品市場】阿發:油價上升為何是美俄共同利益?


近期最重要的國際經濟大事,莫過於油價重上逾三年高位。於執筆期間,紐約期油高見64.58美元,而布蘭特期油則曾一度升上70美元關口。這兩大油價指標的漲勢已經持續半年,還會漲下去嗎?我的看法是樂觀的,因為特朗普的執政能力確實強大。

去年初,市場幾乎一面倒看好美元前景,皆因美國將進入加息週期和憧憬稅改,利好美元需求。但最後美元竟由年初跌到年底,美匯指數累計跌幅達12.34%,令不少分析員大跌眼鏡。

不過,倘若我們細心注意特朗普的言論,會發現他早於去年初已在《華爾街日報》透露過不喜歡強美元,甚至強勢美元正在將我們推入深淵(It’s killing us.),而人民幣貶值則一定程度上導致美元強勢,進而損害美國企業競爭力。結果,特朗普說要有弱美元,就真的有了弱美元。美國想做出口大國,弱勢貨幣就有利其出口政策。而美國想出口什麼? 石油。

石油政策是特朗普的國之大業,我們先來看看特朗普的內閣:

國務卿提勒森(Rex Wayne Tillerson):世上最大的石油生產公司埃克森美孚的前CEO;

能源部長裴利(Rick Perry):曾主張廢除能源部、敦促政府放寬對石化燃料工業的管制,是盛產石油的前德州州長;

內政部部長辛克(Ryan Zinke):美國國會山莊中最反環保的代表人物,德州石油與天然氣探勘公司Oasis Petroleum是其主要支持者;

環保署署長普魯特(Scott Pruitt): 曾自封為「反對美國環保署激進工作的頭號戰將」,控告環保署力推的《清潔電力法案》(要求煤電發電廠降低碳排放的45%),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

值得一提的是,整個陣容也對全球暖化持懷疑態度,這也是共和黨部署已久的國之重策。特朗普團隊的經濟智囊、《華爾街日報》和「傳統基金會」的資深經濟學家史蒂芬.莫爾(Stephen Moore), 在2016年出版了《能源大騙局》(Fueling Freedom: Exposing the Mad War on Energy),書中連番攻擊綠色主義是社會主義沒落後的極權替代品,是自命「救世主」的人催迫政府干預經濟的政治工具。而且,書中亦批評綠色主義是無視反例的信仰,用權威來化解一切質疑。這本書巧妙地運用了美國的核心價值「自由」和「科學」來反對綠色運動。情況有點像戴卓爾夫人援引哈耶克的《往奴役之路》作為其價值依據。

更重要的是,書中指出美國的頁岩油革命促使美國有條件在2020年前成為世上最大的能源出口國,而這卻被奧巴馬政府昂貴而又無效率的環保政策給大大拖延了。書中詳細論證發展石化產業對美國的就業、貿易、扶貧、環境以致自由都有極大的益處(之後我會另文闡述)。讀畢本書,就會明白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不是民族主義,而是頁岩油。美國將成為能源最大出口國,這一點在頁岩油革命之前是不可能想象的。科技革命不僅使美國無需再依賴中東,而且更成為提振美國經濟的全新方法,得以一舉走出08年以後的衰退週期。

於是, 特朗普的諸種政策,由退出《巴黎協議》到推翻奧巴馬環保政策,由扶助敘利亞反對派到插手也門內戰和伊朗亂局,以致美國原油庫存下降,也可以理出一個頭緒來。特朗普新政的向心,是設法提振石油需求,並限制石油供應。這也歸結於一個簡單的供求定律:賣貨者想賣貴貨。

另一邊廂,國務卿提勒森曾被外界指斥與普京過從甚密。兩人相識20年,曾多次因石油業務而合作。2013年普京更親自授予友誼勳章(Order of Friendship)予提勒森。從這個角度看,我們就可以離開 「冷戰視角」,用做生意的角度來理解美俄關係。俄羅斯是傳統石油出口大國,石油是俄羅斯的重要經濟支柱,但自2013年油價下跌以來,俄羅斯經濟一蹶不振,GDP恐怖急插。

所以俄羅斯最想要的是什麼?油價升。美國呢?也是油價升。所以我們便能夠理解,為何這邊廂俄國和OPEC簽署減產協議推高油價,那邊廂美國的政策也暗合油價的多頭趨勢。因為油價上升對大家的經濟都有利,除了中國。

中國是石油的最大進口國之一。美俄作為石油的兩個最大生產國,當然是想賣貴貨給中國吧。那麼中國會想買貴貨嗎?不想。所以新能源看來是一種出路。但現時和化石燃料相比,還是太貴。看來還是要寄望有一個好像頁岩油革命的重大變革出現。

撰文:阿發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