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賭收不似預期 澳賭企外闖求生


澳門去年的博彩收入終於錄得三年來首次升幅。

對澳門博彩業來說,一八年第一個好消息,正是博彩收入終於走出底谷,錄得三年來首個正增長,全年升幅達兩成。不過,一眾濠賭股不升反跌,全因十二月份數字遠遜預期,令市場人士擔心增長能否持續。再加上內地再出招限制資金外流,澳門賭企要出生天,外闖才是唯一出路。

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公布一七年全年博彩收入,按年升百分之十九點一,至二千六百五十七億澳門元(下同),為連跌三年的頹勢畫上句號。以單月數字計,澳門博彩收入已連升十七個月,看來真的走出谷底,《彭博社》綜合十名分析員的預測,估計一八年澳門博彩收入全年會再升百分之十四,到一九年更會攀上新高峰,貴賓客料成最大動力。

賭場收入好,去年各濠賭股的股價即有反應,永利(01128)及新濠國際(00200)去年全年同樣累升一倍;銀河娛樂(00027)累升百分之八十五,而美高梅(02282)亦升百分之四十七。不過,博彩收入數據一出,各大賭股於新年第一個交易日亦要全線下跌。

十二月收入環比跌

雖然去年全年數字回升,但仔細看十二月的數據,情況其實不算太好,因為單計一七年十二月,博彩收入按年增長百分之十四點六,按月跌百分之一點四,至二百二十七億元,增幅為一月來以來最小,遜市場預期的兩成;十二月的每日博彩收入為七億三千二百萬元,亦低於十一月的七億六千八百萬元,令券商一地眼鏡碎。

麥格理之前發表過報告,指十二月有節日假期,澳門旅客量穩定,並持續有新貴賓賭客加入,其中在路氹,尤其是在澳門銀河及威尼斯人的人流量強勁,故預料澳門十二月博彩收入按年升百分之十二。不過,今次結果出人意表。

澳門政府去年推出多項新措施,限制境外旅客匯入過量現金。

配合內地防走資政策

為了堵截內地走資問題,澳門金管局於去年五月開始實施新監控措施,要求澳門櫃員機全面引入臉容辨識技術,主要針對內地發行的銀聯卡用戶,提款時要出示中國居民身份證,並由KYC系統進行面容辨認,通過後才能提款,非內地銀聯卡持有人則不受影響,到七月份,沒有臉容辨識功能的櫃員機,會暫停向內地銀聯卡提款服務,只有澳門及其他地區的銀行卡則不受影響。

國家外匯管理局近日公布《國家外匯管理局關於規範銀行卡境外大額提取現金交易的通知》,為完善跨境反洗錢監管,元旦起個人持境內銀行卡在境外提款,本人名下銀行卡及附屬卡合計每年不得超過十萬人民幣,提款限制由「每卡每年」擴闊至「每人每年」,並不得通過借用他人銀行卡在境外提款,希望趕絕一人多卡提款的漏洞。除了一年十萬元的限制,亦將人民幣卡、外幣卡境外提取現金每卡每日額度統一為等值一萬元人民幣。

其實為了配合中央的意願,除了為提款機引入人臉容辨識技術,澳門金管局去年十二月初已再出手,限制內地銀行卡每次提款至最多五千元,每日提款額維持最多一萬人民幣。消息一出的時候,澳門博彩股的股價亦曾一度急跌。之前有本港傳媒引述知情人士報道,指當局發現有人在澳門透過銀聯自動櫃員機,以大量提款卡每次提盡一萬元上限,令每月提款額高達一百億澳門元之巨,才令澳門金管局決定再出手。

連番出手,業內人士亦估計對博彩業會有一定影響。瑞信的報告便指,每人一年內不得於境外提款超過十萬人民幣的新措施,會影響澳門低中端至低端賭客,而根據銀聯資料,目前澳門櫃員機機每月提款三十五億元,當中亦包括非博彩人士提款,相信實質影響少於五成,即最差情況每月博彩收入損失十八億元,相等於每月中場收入減少百分之四,整個行業博彩收入的EBITDA少百分之二至三。

呂志和旗下的銀娛已開始部署進入日本市場。

其實澳門賭業的風險愈來愈多,唯有可以分散風險的方法就是進軍海外賭業,不用再依賴單一市場。澳門的賭彩收入早已超過拉斯維加斯,每日處理的人流及管理經驗無人能及,其他國家及地區開賭,澳門亦有大量新商機。

最有潛力的地方,正是日本。日本通過綜合渡假村法案後,市場估計最快二三年首間賭場便可以開幕, Union Gaming董事總經理Grant Govertsen估計,日本最終或會發出五至六張賭牌。除了澳博之外,其餘五間澳門賭業巨頭紛紛表達興趣。

亞洲區機會處處

銀娛副主席呂耀東早前已表明,該公司開始擴大發展藍圖,會在日本尋求發展商機,而呂氏家族於日本經商超過五十年,與日本企業建立深厚交情,可以合作方式開拓當地業務。銀河娛樂去年便聯同擁有百分之五的摩納哥博彩公司落實建立策略聯盟,參與投資亞太區度假村項目,正是為日本開放賭權方面作部署。

除了日本,亞洲多個開賭的愈來愈多,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柬埔寨及尼泊爾等,越南於去年三月中又落實局部開放賭禁,讓本地人可以到指定的兩家賭場參與博彩。

單計日本,全國四百五十萬部彈珠機每年總營業額達二千億美元,較澳門一年賭數多七倍,市場認為日本可成為澳門和拉斯維加斯之後,全球第三大博彩市場,出海搵機會,總比永遠留在澳門好。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