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政經專家】王俊文:以巴失衡,將引發中東新一輪的博弈亂局


上周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擬遷大使館過去,這將美國偏向以色列的既定政策,擺上桌面。以前施以表面公正而每半年一籤的政策,是寄望以一個較公平的形象推進以巴和平協議。當然中東還未夠亂,阿拉伯世界在以巴問題上仍足夠團結,美國立場偏袒過多會讓以色列的戰略壓力太大。

其實以巴和平很難辦,從以巴到美國大衛營協議到路線圖,美國一直試圖促成以巴和平協議以保以色列安全。但耶路撒冷只有一個,以色列的要價及土地拓張慾望也太高,巴勒斯坦的實力又不足以讓以色列讓步。要價及實力不對等,談判桌上是難以達成協議的,過去多年事實也證明如此。 IS已暫被掃清、俄羅斯介入中東明顯越加順利及深入、中國又開始插足中東、伊朗實力又在提升中,阿拉伯世界越團結,拖下去只會對以色列不利,唯一方法就是趁中東形勢仍亂,霸王硬上弓,迫巴勒斯坦就範。

要實行這步棋,要利用中東遜尼派和什葉派的矛盾,把中東搞亂,分裂阿拉伯世界。過去美國成功收編沙特阿拉伯和埃及; 又利用大殺傷力武器的謊言入侵打垮伊拉克; 之後挑動阿拉伯之春,迫使中東的強人政權下台,挑起教派衝突。例如利比亞的卡扎菲被殺,敘利亞的阿薩德幾乎被幹掉(但IS幾乎失控卻造成歐美極大禍害)。可是由於中俄插手,未能搞垮伊朗,俄羅斯在中國經濟的支援下也扭轉了敘利亞的亂局。

因此中東現在的格局是IS大致被肅清,敘利亞亂局初定,伊拉克亦趨於穩定,伊朗更是與中俄互動更多實力更強,美國在中東的無形操控力已到了拐點。加上美國頁岩油氣革命將美國重新變成原油出口大國,阿拉伯除了錢以外,對美國最為重要的戰略性大幅下降。而且特朗普面對民主黨及政敵的眾多干擾,還需要猶太金融資本集團的支援及開路,諸多因素驅使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並擬遷移大使館。現在是相對最好的時機了,反正後果也不會如外界預期中差,巴勒斯坦人抗議多年也沒有結果,而且戰場是中東地帶,美國壓力相對不大,要壞也壞不到哪裡去,巴勒斯坦人能面對現實,妥協一下,失去無疑比過往多,但和平也許反而會更早到來。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