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三大潛力股推介


恒寶將易名為廣州基金國際,一睇就令人覺得同第二大股東廣州市人民政府有關。

恒指從高位下跌近1,300點,股王騰訊(00700)也從高位下跌約14%,相對來說,細價股表現出色,由於我估計未來幾個月細價將會持續表現出色,所以也趁機執倉,將資源集中於幾隻我認為會有表現的股票,現將自己心水與大家分享。

第一隻我認為仍有潛力升的股票是恒寶(01367),股價最近出現強勁抽升,而出現抽升的觸發點,就是10月12日收市後宣布的改名。公司將會易名為廣州基金國際,一睇就令人覺得同第二大股東廣州市人民政府有關。宣布改名,就是要讓人知道最後的話事人是廣州市政府。黎亮可能由於只是與廣州市政府關係密切,兼且熟悉香港股票市場運作,所以先代為買殼。當清殼完成及公司轉型後,再把股分逐漸轉交到廣州政府手上。看來,恒寶可以算是一隻國企。

這個廣州市政府擁有的民企,真係唔講得笑!所以我早前的預測是這股無理由入唔到港股通,這意味市值升至50億係基本要求,以此推算,升至10.5元係最基本!但如果再加上此股近期的勇猛表現,看來市值唔升過100億,真係太唔似樣,話哂廣州基金國際,這麼一個有大氣的名稱,再加上黎亮的炒作往績,唔過100億市值,真係太過失禮人。

不錯的投機機會

第二隻是我認為仍有潛力升的股票是FOCUS MEDIA(08112),此股於今年6月29日建議一供四,供股價為0.23港元,供股價較前收市價0.28元折讓約17.86%,這次供股把股票供乾了。但此股過去兩個月的走勢的確樣衰,由十月初的最高位0.345元,跌了足足54%至最低位0.16元,這種驚嚇跌幅,已把不少沒信心的投機者趕離場。當然,也同時提供機會與唔知死的投機者如我低位入貨。

現時FOCUS MEDIA的市值是三2.2億幾,對於紀曉波而言,應該表示遊戲還未開始,這對於我們而言,就是一個不錯的投機機會。

第三隻我認為仍有潛力升的,是在兩星期前的星期四(11月23日),我在收市前,用0.65元至0.70元買入了一隻當日上市的新股,就是致豐工業電子(01710),買入原因是因為分別有二位朋友推介,買入之後,其後的表演算是可以,但不是特別出色,本來想賺點錢便走人,直至在港交所網站,發現Rays Capital 也在該股上市當天,在場內以平均價0.64元買入了70,844,000股(佔公司已發行股數的7.08%),這個發現令我對此股另眼相看。此後這股的表現也相當出色,最高曾升至9.9元,但我認為此股短期內仍有力挑戰高位。

比特幣投機

如果要講我所接觸的投機機會,今年表現最佳應屬於虛擬貨幣,以我認識的一位朋友為例,他在去年年底投入了幾百萬港元在這市場,一年過去了,他賺了約一億元,這正正反映了這市場的瘋狂程度。

近月來,我也開始接觸這市場,由於開始時也沒有時間做研究,我所用的方式就是小小錢出來,約二萬美元,然後亂咁買,包括買入賣出不同的除比特幣以外的其他虛擬貨幣,及參與不同的「首次代幣發行」(指研發區塊鏈技術項目的網上集資活動),由於是盲頭烏蠅式亂買,所以成績不好,頭一個月是輸錢收場,交了學費,但這種盲衝式先參與,再學習,我覺得除了效率高外,也可避免像一般人對付新事物的方法,就是由唔知、唔理、唔信開始,及到最後都唔參與,其實採取這方法對付新事物亦未嘗不可,只要真能堅持到底,永不參與便可,最差的情況是,有些人因為知道最後有很多人參與及贏大錢後,影響自己受不住引誘而最終參與,亦因為太遲參與而成為最後的接火棒者。這次我為了參與而展開的亂咁黎投機行為,除了令我體會了甚麼是虛擬貨幣,甚麼是首次代幣發行外,幾個月下來,除了唔使交學費外,至今令我有近170%回報,贏了約27萬港元。

每天有1萬元回報

這次贏錢經驗,更讓我發現用掘礦機去掘比特幣的回報更容易掌握,我通過上述一年贏一億的朋友,上個月購入了幾十部礦機,這些礦機被安放在四川近汶川那邊的礦場,而礦場所在地都是靠近水力發電廠,貪其能把掘礦最重要成本──電費大幅減少,以我所知,其電費成本約為香港十分之一,所以如果在香港掘礦都賺到錢,在這些礦場就能賺到難以置信的暴利。

此之所以,我便在10月24號投入了約85萬元,在過去的40天的回報接近40萬港元,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超高投資回報!所以,上星期我再加注30萬元,即是把賺回來的再投!只要Bitcoin價保持平穩,不用再大升,到明年二月,我的礦機每天的淨收入將超過1萬元,是每天1萬元,真係好痴線!

當我把我的掘礦經驗同朋友分享,大部分人的回應是唔夠膽試,因為覺得風險好高,但我實在唔理解風險高在那裡,因為掘礦其實風險不高,但用創新高的高價買入比特幣的風險當然高,因為比特幣由今年初至今已經升了超過11倍,因此價格會下調幾十個百分點隨時有可能,但掘礦就不一樣,只要每日掘出來的比特幣價值高於電費加管理費,其實每天都可以有比特幣淨收入,其實只要比特幣的價格不是跌到面目全飛,掘礦的回報率仍會高到好得入驚,而且係天天有收入,所以不但風險不算高,考慮回報不合理地高,相對的風險可算是不合理地低,當一個局外人感覺風險高時,只因他還未參與這遊戲,而這錯誤的感覺,只因通過大眾媒體接收了一些以偏概全的錯誤訊息。

Phemey Pon

香港上市公司執行董事,產業測量師,曾任戴德梁行 (DTZ) 董事總經理,八本財經暢銷書的作者。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