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延續澳門賭業傳奇 何鴻燊 何超瓊


《財富》雜誌讚揚何超瓊協助家族賭業擴展版圖,再聯同外資合作,成績斐然。

「賭王」何鴻燊博士擁有的不僅是財富,更是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的人生。他既出身名門,亦曾幾乎於一夜之間流落街頭,但憑著過去多年的奮鬥,至今已是穿梭港澳之間最傳奇的商賈巨富,他在澳門的生意大得足以「養活」當地三成的工作人口。

打從1962年起經營博彩事業,「賭王」美譽從來沒有離開過何博士。雖然何鴻燊是大富之後,但卻同時是典型的白手興家企業家,可以說,他是將衰落的家族中興起來,並且發揚光大。近年,何博士開始退下來,賭業王國交由何超瓊繼承,新一代「賭后」由此誕生!

立足澳門數十載,何鴻燊協助澳門政府將一個偏僻小漁港發展至今日的繁榮景象。

何鴻燊祖籍廣東寶安,1921年11月25日生於香港。祖父何福是英國渣甸洋行買辦,父親何世光是沙宣洋行買辦及香港定例局(立法局)議員,叔公是香港開埠首富何東爵士。何鴻燊博士自幼已是香港名門望族,雖然在富裕的環境下長大,但好景不常,1934年,其父何世光投資失利,一夜之間輸掉了連同赤柱別墅在內的全部家產,連夜逃債去了越南。何鴻燊時年13歲,一家大小被遺棄,幾乎流落街頭。

其後在母親鞭策下,何鴻燊發奮圖強,終度過最艱難時期。一夜間由富變貧的何鴻燊並沒有自怨自艾,反而明白到學問的重要性,勤奮向學,考進香港大學。40年代,他在澳門一家公司當秘書,深獲僱主器重,時至1953年回港後,則致力於發展地產生意,事業蒸蒸日上。

1961年10月,由何鴻燊等人合組的香港財團投得澳門賭場專營權,開展了其賭王之路。1962年,在創建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的同時,何鴻燊在香港創辦信德船務公司,開拓來往港澳的客運服務。後來,信德船務生意越做越大,他又於1972年成立了信德企業,並於一年後在香港聯交所掛牌上市。1990年,信德企業正式易名信德集團,業務擴展到與旅遊有關的酒店和飲食行業,進軍地產業。立足澳門40餘年,協助澳門政府將一個偏僻小漁港發展至今日的繁榮景象,足以證明何博士眼光獨到,高瞻遠矚。

何鴻燊在生意上哪怕猛龍過江,見招拆招,不讓自己建立的賭業王國給比下去。問到成功秘訣,何鴻燊說:「我沒什麼秘訣,一是做事必須勤奮;二是鍥而不捨,有始有終。錢,千萬不要一個人獨吞,要讓別人也賺。做生意一定要懂得有取有捨,有的雖可獲一時之利,但無益於長遠之計,寧可捨棄,不可強求。勤勞努力,戰勝困難,才是最大的資本。沒到收工鐘響就洗乾淨手的人,一定是老闆最看不起的人,也是人生不會成功的人。」

兒女建構鐵三角

面對外敵頻進澳門爭食,賭王聯同一對兒女亦已早作好部署,建立起一個鐵三角的架構迎戰。何鴻燊女兒何超瓊及兒子何猷龍分支出來的兩大賭業集團已磨拳擦掌,準備大展拳腳。身兼信德集團董事總經理的何超瓊除了力拓家族的博彩生意外,亦是美高梅金殿超濠的董事總經理,與美高梅集團合作興建賭場度假村,藉此增佔家族以外的市場份額。

(輯錄自247期《資本雜誌》)

兩年磨一劍 何超瓊

作為港澳著名商人何鴻燊「最能幹的女兒」,何超瓊(Pansy)絕對實至名歸。何超瓊執掌美高梅中國控股(2282)和信德集團(242),又能在數十個社會公職間遊刃有餘,其能幹顯見一班。

何超瓊的成績不但有目共睹,而且更獲得了肯定。2007年,何超瓊榮登美國《財富》雜誌一年一度的商界女強人排行榜,在國際50大女強人中,僅6名華人上榜,而何超瓊之排名由2006年全球第42位上升6級,達至第36位。《財富》形容,何超瓊協助家族賭業擴展版圖,再聯同外資合作,成績斐然。

問到從父親身上學習到那些待人處事之道,何超瓊表示:「父親是一個很大器的人。過往數十年來,他經歷了多個經濟周期,都能屹立不倒,引領自己的事業王國,推動社會經濟進步,這是因為他為人不計較得失,也從不獨享成果。澳門有今日的驕人發展,他功不可沒。事實上,他的事業早已和澳門的發展息息相關,共同進退。我知道很多企業都想擊敗對手、唯我獨尊,但難得的是父親有遠見。在他的年代,澳門資源有限,他深知如果擊敗對手,剩下自己也不會有好的發展,反而大家共同發展、取得共贏才是正道;讓每個人都能分享成果,才更重要。

就連發展公益事業,她也是受到父親的影響。Pansy說:「我身邊的一些同學,從外國留學回來後,不是馬上加入家族企業工作,就是進入銀行做培訓生。我剛回來時,父親也問過我想幹些甚麼,我自己想先看清楚,了解自己想做甚麼。其時父親就已熱心公益事業,對於慈善,幾乎是來者不拒,他名下也有自己的公益事業,他很想有人參與運營管理。對我而言,這也是個很好的鍛煉,因為可以馬上融入社會。所以回流後兩、三年,我差不多全身心投入慈善事業,這是受到父親的影響。從中我也學到很多東西,開拓了視野,因為公益不同於一般企業,運作更嚴謹、目標更清晰,例如必須思考萬一無法籌到慈善捐款的後果。所謂『力不到不為財』,直到今日讓我學習到做任何事都要盡心盡力,不能鬆懈,可謂硬著頭皮,不懂的便去問人。」

(輯錄自311期《資本雜誌》)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