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世界鐵人習大大


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台灣總統馬英九上週六(十一月七日)在新加坡進行會談,全球矚目。莫論今次「習馬會」的實際成果如何,兩岸領導人的「世紀一握」,毫無疑問已經成為了歷史性時刻。 事實上,習近平今年以來頻頻外訪,身影遍及俄羅斯、美國、英國,以至今次的東南亞,在在皆具深遠的意義及影響。好像五月訪問俄(俄羅斯)、哈(哈薩克斯坦)、白(白俄羅斯),便深化了「一帶一路」的合作;雖然美國之行純粹是「公關騷」,但也展現了「求大同,存小異」的大國風範;至於訪英之旅,就更加不得了,與英國建立了英美「特殊關係」以外的另一重「特殊關係」。

外訪以外,習近平還在自己「主場」接待了不少國家元首。例如罕有地在首都北京以外的城市——西安,會見印度總理莫迪,進行「家鄉外交」;其後又舉行了「大閱兵」,邀得南韓總統朴槿惠出席;最近還有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奧朗德等。 習近平穿梭於全球各國之間,固然是希望在政治上提升中國在國際舞台的影響力,另一方面,他也從經濟上着手,建立中國在國際間的勢力,增加中國在全球治理制度中的話語權,例如提出「一帶一路」的宏圖,以至成立「亞投行」等。 除了對外,習近平對內亦要應對不少經濟問題,包括反貪反腐繼續嚴厲執行,以致經濟增長速度下滑,加上環球經濟復甦步伐緩慢,外需力度不足,轉型內需主導則需時間,「破七」已無懸念。

本來其如意算盤是,藉着推高股市,可以解決不少問題。譬如企業融資,因為過去幾年以來,內地利率持續高企,企業「融資難」之餘,還「融資貴」,然而人工卻節節上升,成本愈來愈高,實在難以長期維持下去。 此外,股市冉冉向上,投資者的財富便水漲船高,繼而產生財富效應,刺激消費,提振經濟。只要習慣了消費服務業,正如本欄一直所打譬喻,第三產業的生產值就會幾何級數地上升。 可是,如意算盤卻打不響,隨着中央出手打擊融資融券,遏止泡沫形成,股市掉頭向下;雖然政府其後出手干預救市,但始終都敵不過市場力量,如今股市需要時間整固。 政治、經濟難關重重不特止,習近平又面對軍事問題,就是南海局勢緊張,美國派出艦艇巡來巡去擾擾攘攘,中國要在一片指三道四的聲音中建造人工島,築起海上長城。 政治、經濟、軍事處處也是火頭,習近平仍氣定神閒,處理得宜,日理萬機,真箇三頭六臂,簡直是鐵人也。印象中未見過面對如此難題,還能抱持如此氣度。要數今年全球風雲人物,非「習大大」莫屬。 

①頻頻外交,身影遍及歐美與東南亞。

②對內方面,面對經濟問題需要處理。

③要數今年全球風雲人物,非他莫屬。

①兩位局長被免職,傳聞實際上是「被炒魷」。

②曾德成的「死因」,被指處理青年工作不力。

③佔領運動的問題,在於年輕人參與度極高。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