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降立法會參選門檻 繼續茶杯裏的風波


本週二才滿十九歲的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本週一向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認為現行《立法會條例》對地區直選候選人必須年滿二十一歲的規定,違反《基本法》及《人權法》賦予的權利,要求將參選年齡門檻下調至十八歲,與投票年齡門檻看齊。他並開宗明義表示,若然勝訴,將會「身先士卒」參選明年的立法會選舉。 不得不讚黃之鋒此舉相當「叻仔」,而他所持的理據亦相當合理。其申請文件引用「相稱性」測試,指出二十一歲的參選年齡限制,不符任何合理目的,與目的沒有理性關係;繼而認為一個人足夠成熟投票,亦理應足夠成熟參選;更引用多個歐美國家作為例子,包括英國、加拿大、德國等,投票及參選年齡均為十八歲,就連全國人大的投票及參選年齡,都一樣是十八歲。

如果他只是代表他自己,不是被人利用,背後並沒後台撐腰以至出謀獻計布局,其行動更是值得鼓勵。事關年輕人有熱情、有理想,關心政治,希望為社會做點事、作貢獻,絕對是件好事。如果他成功晉身立法會,也未嘗不是好事。始終,年輕人才是未來的主人,二、三十年後,是他們話事。 相反,如果他只是一隻棋子,被人當作馬前卒,由幕後黑手甚至外國勢力操控,則香港政府以至共產黨都不會退讓半步,皆因萬一讓外國勢力鑽到空子,令香港變成反共基地,便天下大亂矣,此牽涉到國家安全,些許的風險也承擔不起。 事實上,今次事件與之前的港大任命副校風波,甚至去年的佔領運動,如出一轍。先說前者,學生維護學術自由、院校自主,絕對沒有做錯,有熱情、有理想,更是值得鼓勵。然而,萬一讓反對黨以至外國勢力在大學校園植根,並且坐大,便乖乖不得了。

於是,建制派鋪天蓋地批評學子們,將之形容為「被寵壞的小混蛋們」,行動「無法無天」,應該得到「小懲大誡」,如此用盡全力撲兔,無非就是要滅掉星星之火,以免燎原。 至於佔領運動,本來二○一七特首選舉實行一人一票,合情合理——始終,回歸二十年了,仍然不能普選特首,實在說不過去;而反對派與建制派的支持率,在大大小小選舉中都是六與四之比,不讓反對派參選,則於理不合。 不過,若然被反對派當選特首,淨計其往往與中央對着幹,為反而反,香港已經雞犬不寧了;猶有甚者,反對派背後可能牽涉外國勢力,香港隨時變成反共基地,此便更升級到國家安全的層面了,北京豈能不當心? 其實,降低立法會參選年齡門檻、港大委任副校,以及佔領運動,三者均屬同類事件,均是茶杯裏的風波。由於北京對香港不放心,對香港的控制只會愈來愈緊,諸如此類的風波,未來十年八載只會沒完沒了。 

① 就連全國人大的投票及參選年齡,都是十八歲,立法會未嘗不可。

②年輕人有熱情有理想,值得鼓勵;背後牽涉外國勢力卻萬萬不可。

③今次事件與港大任命副校風波,以至去年的佔領運動,同出一轍。

①兩位局長被免職,傳聞實際上是「被炒魷」。

②曾德成的「死因」,被指處理青年工作不力。

③佔領運動的問題,在於年輕人參與度極高。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