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著名品牌

建築城市與未來


建築,令我們可以從過去及現在的城市規劃語言中,審視未來,甚至預見未來。地少人多的香港,對很多香港建築師而言是個試煉場,在豐富又多元的客觀條件中,鍛鍊個人的專業能力,由彈丸之地跨進更廣闊的內地與海外市場,甚至作跨界發展。於一月初舉行完畢的《越界——回憶.實現.變進》建築城市設計成就展覽,無疑是一次對香港建築師的肯定。香港生活節奏快,能停下腳步看看這個展覽,你會發現香港多年來的城市發展軌跡,對建構城市的未來,多了一份期盼。

Text Jerry Hui  Photo Cheung Chin Yui

《越界——回憶.實現.變進》建築城市設計成就展覽的三位策展人:(左起)胡燦森、蕭國健及林雲峯。

《越界——回憶.實現.變進》建築城市設計成就展覽的背景,是為了慶祝香港特區回歸祖國二十五載,由香港建築師學會策劃及主辦,以跨越地域的形式,從去年8月開始至今年一月初,先後在杭州、北京、紐約及香港舉行,並以創新裝置、沉浸式體驗、多媒體展示、研究分析及線上線下講座論壇等多元化形式,呈現國際都市——香港的發展歷程。

透視城市美學

香港建築師學會在場刊上指出,展覽的目的,是旨在展示香港一眾建築師的專業知識,以及對過去與未來、中西文化交融的獨特見解;同時透過概念性或已完成的建築項目及視聽藝術裝置,與參觀者一起探索香港人的堅韌精神,以及由此發展而成,縝密而多樣的城市美學。展覽由三位香港本土著名建築師出任策展人:林雲峯(Bernard)、胡燦森(Roger)及蕭國健(Stanley),而《越界——回憶.實現.變進》建築城市設計成就展覽香港部分為最後一站,並分兩個展覽場地舉行——中環南豐大廈Nan Fung Place及位於金鐘的亞洲協會香港中心,最後一天展期為一月四日。

筆者不禁問,為何要選址於兩個地方舉行?作為慶祝回歸的活動,應該可以堂而皇之地在灣仔會展舉行,不用令參觀者舟車勞頓了。現為AD+RG建築設計及研究所總監、香港建築師學會前會長林教授笑稱,會展「唔啱feel」,該展覽是帶有藝術及文化的元素,因此在選址上亦有特別要求。他再指:「我們有三位策展人,之前在內地及美國舉行時,三人都難以一同出席,這次舉行香港站的展覽,才第一次可以集齊三位策展人一同出席。」

位於中環南豐大廈Nan Fung Place的展覽現場。

一個展覽四個城市

若在沒有新冠疫情的太平盛世,一個跨地區的大型展覽,在日新月異的物流及資訊科技配合下,對經驗豐富的策展人而言,並不是困難的事,然而這個《越界——回憶.實現.變進》建築城市設計成就展覽活動卻選擇了在疫情期間舉行,可以而知當中的難度及挑戰。作為展覽活動主要發起人的林教授認為:「北京是京城,因此是一定包括在內的。至於杭州,原本是2022年亞運會主辦城市,原定在去年9月開幕,結果因為疫情發生而沒有舉行。杭州近年的發展,有不少地方是向香港借鏡的,其基建建設部分亦因為籌備亞運會而非常興盛,於是我們便選擇了在杭州舉行,並作為首站。」紐約是國際大都會,亦很重要,於是作為展覽第三站。「其實在整個展覽的籌劃過程中,我們曾嘗試去更多其他城市,最終因時間及資源問題,只有杭州、北京、紐約及香港四個地區,不過已很足夠了。」

他形容整個展覽行程猶如是 “Mission Impossible”,在疫情下舉行自然是困難重重。「原本是與香港建築師學會副會展Helen(梁喜蓮)一同由香港出發前往杭州,結果她因為CT值(循環數閾值)的問題而不能前行,然而到我抵步杭州後,又在酒店前後隔離17日,期間驗了很多次核酸檢測,因此當杭州舉行展覽開幕禮時,我是在隔離酒店內以視頻形式參與的。」另外他再指,當從杭州前往北京時整個展覽團隊亦份外緊張,因為期間杭州出現了新冠個案,大家怕封城,於是紛紛提前趕往北京,而當時又臨近國慶,開始出現管制,因此時間上更加迫切。確實是有險無險,他輕嘆道:「我覺得大家都很利害,可以在疫情期間做到這件事。」

杭州的展覽部分跟香港互相對照,香港以「越界」為題,而杭州則以「在地」為題。

跨越不同疆界

該展覽共邀請超過40組香港及海外參展單位,當中大約有四分一的展覽內容有杭州當地建築師的參與,為展覽作品的協調性方面帶來不少挑戰。三位策展人之中,以Stanley的年紀最小,這位「築.夢社」的創辦人表示,在疫情期間,曾多次以遙距方式在海外舉行展覽,因此林教授亦笑稱他在這方面擁有豐富的經驗。Stanley說,這次展覽的大部分展品早已在香港做好,然後才運至展覽城市,期間不斷以視頻方式跟對方團隊開會,從各項物流安排,以至開幕禮等各方面進行合作。他再補充道:「無論是甚麼場地,都要與當地的裝配人士溝通,他們就是我們的一雙眼,代我們視察現場環境,因此要信任他們,若真的在舉行時才發現出錯,便惟有在現場『執生』。」

展覽的目的,是為了宣揚香港建築師的專業能力,那展覽現場的觀眾有何反應?在英國生活多年的胡燦森指出:「反應很好,很多人都對展覽會感到興趣,如在紐約的展覽,便在當地的建築界引起不少迥響,連已故建築大師貝聿銘的兒子亦有來參觀。另外亦有些看來未必對建築有興趣的人士,他們亦走進來參觀一番,並以當地華人居多。」林教授則說道:「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大家建立了難得的友誼,如北京的中國建築學會跟我素來有接觸,其理事長便親自來出席展覽,而當地的著名設計學院亦有積極參與。這都說明了,就算身處疫情,大家仍有意欲合作,更跨越不同疆界。」

美國展覽現場。

香港建築師的適應力

從展覽中可見,今日的香港建築師,可說是多才多藝,既有大型的劃時代建築物,亦有具前瞻性的建築設計,這些建築師除了應用嶄新科技貢獻業界外,亦將創意拓展至其他商業領域,可說是呼應了展覽的「越界」主題。Stanley指出:「我或者可以代表年青一代的香港建築師說些話。我認為,我們現在未必跟以往的建築師般,一定要在內地發展,我們其實亦可以開拓一些自己感到興趣的設計項目,而那未必一定是跟建築有關的。」這番話的背後,是指因為內地改革開放了四十多年,已由過去依賴香港建築師輸入經驗,到今日已能獨立地進行各種大型建築項目,於是令香港建築師在失去發展機遇的情況下被逼轉型?還是香港建築師在多元社會條件下進行有機性的新發展?

林教授分享道:「我在80、90年代在內地工作時,那些建築項目,都是自動找上門的,只要是香港建築師就可以了。後來內地經濟急速發展,有很多大型的建築項目,令很多香港建築師羨慕不已,然而內地人會否因此而看不起香港建築師?不是的,你看這次展覽中現場觀眾的反應便知不是,他們仍然覺得香港的建築是很有趣的。」

他亦坦言,在過去20多年來,香港的建築師在發展上面對不少局限性,如特區政府便發生了很多事,加上土地不足,令發展機會愈來見少。「但我認為,香港建築師的適應力是很強的,他們以自己的方法,從事自己適合做的項目,由展覽、裝置、室內裝修、藝術等,在不同的媒界,不同的地域。因此今日的香港建築師,已不再是過往大家傳統中的既有形象,只是坐在辦公室內畫則,然後興建一幢幢建築物的建築師,他們同時又可以做家具、室內設計等;其實全世界的建築師都是如此,建築師的形象,已不再單一了。」

香港建築師的韌力、頑強的生命力究竟何來?林教授解釋道:「有樣東西是香港在世上獨有的,那就是高密度城市及高層建築物,那對香港的建築師是很大的挑戰來的。我們去完紐約後,發現當地其實並不多50層以上的建築物,就算是上海,全國的大都會城市,其建築物的高度亦不及香港高。」如此極端的情況下,香港建築師一方面既要滿足發展商用盡地積比的要求,同時又要合符政府立下的各種建築條例,在日積月累下來,乃逐漸鍛鍊出一份只此一家的適應力及韌性。

北京展覽現場。

尋求不同的可能性

胡燦森指出:「內地經濟發展至一個階段時,很多建築項目既比香港的項目大很多,又多很多,那香港建築師如何自處?事實上,我們一直都在摸索一個新的發展空間,而透過是次展覽,你會明顯地看到這個行業現正百花齊放的情況,當中既有穩打穩紮的百年老字號建築事務所集團(P&T Group),亦有如王歐楊建築師事務所一直支持年青建築師;我們的年青一代建築師,他們亦有自己的一套想法,而他們所做出來的項目,有時更會令大家意想不到。他們現時所進行的,已超越了大眾以往塑造出來的建築師形象。事實上,我們真的需要一個作為建築師的樣板嗎?我更發覺,他們其實不是在找一個解決方案,反而是在找更多的可能性;香港的建築師一直擁有的優勢,就是對各種的可能性,均持有open-minded的態度,而且從不相信只有一個解決方案。」

林教授再指:「香港人就是『越界』的人,能適應世界上任何地方。我認為香港建築師在專業上,於未來仍有很多發展空間,無論在香港、大灣區,還是在東南亞,皆可以在不同的範疇上發揮所長;只要保持信心及持續努力,自然就能為香港創造更多的機遇,這亦是香港人一直最擅長的地方。」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