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傳媒資訊網   傳媒匯庫   訂閱雜誌  e-Magazine
讀者地位崇高: 79% 讀者為企業決策者
 
Cover Story   Feature   Special Report   Brand Management   Enterprise   Travel

封面故事。COVER STORY 分享

登陸香港 創建人生新平台 賽伯樂 朱敏

今年二月,華耐控股(1020,後更名為賽伯樂國際控股有限公司)宣布委任朱敏為公司主席。朱敏乃中國著名私募股權創投基金賽伯樂(中國)投資集團的創始人兼董事長,他的名字在內地如雷貫耳,有「中國留學生矽谷創業第一人」的美譽。他一生充滿傳奇,尤其以36歲「高齡」考入美國史丹福大學,徹底改變了他今後的命運,從原來內地修讀拖拉機設計與製造專業,搖身成為IT界巨人,連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茨都對他的科技產品營運能力甘拜下風。

在美國生活了21年後,朱敏於2005年回到中國創辦賽伯樂投資集團,專注中國科技化產業投資,培育全球領先的新興產業,管理的資產總規模高逾2,000億元人民幣。「賽伯樂」是朱敏自己起的名字,作為天使投資人,他希望自己具有伯樂識千里馬的慧眼。「我們的定位是找人做項目,而不是找一個好項目去投資,所以這是個尋找千里馬的過程。」

出售WebEx一夜成名

朱敏享負的盛名始於美國。他以短短三年時間獲得史丹福大學工程學碩士,於1996年與Subrah Lyar共同創辦WebEx。2000年WebEx在納斯達克上市,直至2007年,Cisco以32億美元收購WebEx,朱敏從中獲得豐碩回報,為他今後的人生帶來無後顧之憂的財富。

WebEx致力發展視像會議的軟件,利用互聯網設計出功能強勁的協作解決方案。據朱敏表示,當年年少氣盛的微軟主席蓋茨曾經多番想打敗WebEx,推出功能相同的免費軟件「NetMeeting」,以及於2003年微軟收購市佔率達20%的會議服務公司「PlaceWare」,意圖取代WebEx的位置,卻無功而回,終不得要領而放棄。在美國的21年時間裡,朱敏遇到的對手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型企業,如微軟、IBM、Cisco及Intel等,是名副其實的大衛與哥利亞之戰。而每一場戰役都不斷強化了朱敏的自信。

毛遂自薦入IBM

除了自身的努力外,幸運之神一直在眷顧著朱敏。修讀史丹福大學的第二年暑假快要開始,朱敏正想法子如何多賺點錢。有一天,他看到一位教授的辦公室門口貼出一張IBM聘請人工智能專家系統的研究人員,然而由於自己修讀的專業與電腦科技一點關係都沒有,便一直在招聘告示前趑趄不前,直至暑假快要結束,那張招聘告示仍然貼在門上,他便鼓起勇氣敲門準備毛遂自薦。結果那位來自香港的教授看到是校內風頭一時無兩的朱敏,毫不猶疑便推薦他成為這個研究組的組長。

20多年後的今日,朱敏回想到當年情況用上「恐怖」二字來形容。「在前往IBM位於加州的技術中心之前的一個禮拜,『恐怖』得不行,為甚麼呢?我甚麼電腦背景都沒有,就跑到IBM去,晚上還要找兒子幫助輔導電腦知識。還記得當時IBM的經理在門口迎接我們。領著我們的教授對他說:你看,我把史丹福大學最優秀的博士生都給你帶來了。」就這樣,朱敏開始了他今後的IT生涯。隨後並且一度擔任美國加州San Jose市府科技顧問。

創辦Future Labs軟件公司

朱敏於1991年在美國創辦Future Labs軟件公司,這是全球最早開始從事多點資料協同處理軟件的企業之一。Intel當年亦決定投資1億美元的研發經費,儘管對於剛剛創業的朱敏來說,Intel的動作明顯帶來很大威脅,但他還是決定堅持下去,很快第一筆100萬美元的投資用完後,他再也沒找到其他的投資者。最困難的時候,朱敏靠自己借私活來給員工發工資。直到1996年,Future Labs以1,300萬美元出售給Quarterdeck Corp。

1996年朱敏又創辦了WebEx,最終以32億美元賣給了Cisco。2003年,朱敏作為美國最大的早中期風險投基金NEA(New Enterprise Associate)公司在中國的唯一投資合作人,幫助NEA成功投資了中芯國際、展訊通信、紅孩子等一批自主創新型企業,奠定了NEA在中國投資的良好基礎。

回國創辦賽伯樂

2005年,朱敏回到中國創辦賽伯樂,至今已投資一批在高科技、教育、醫療健康,金融等領域內高速成長的中國企業,如聚光科技、微醫集團、連連科技、個信互動、信威通信、創博國際、正泰太陽能等。部分投資項目已在內地及美國納斯的達克上市,當中包括展訊通訊及美利雲。

在美國生活了21年後回到中國,朱敏承認中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兩國之間仍然存在很大的差異。從商業模式看,兩國完全不一樣,至少中國的數千年文化就與美國不一樣。從政治體制看,中國是大政治模式,美國是以市場為主的模式。從發展階段看,美國已經過了製造業進入科技階段的時代,中國仍然處於製造業為主的城鎮化建設過程中。「如果不理解這些東西的話,是很難做出成就的,或許也能賺錢,但賺的是小錢,賺不了大錢。甚或做不出一個偉大的企業出來。」

朱敏不諱言回到中國遇到兩大挑戰:一是對中國競爭環境的深度理解,應該怎樣做?一是如何發揮競爭力,尤其像他這樣回到中國,競爭價值在那裡?「所以回國後創辦了賽伯樂,開始時我們的商業模式是美國的模式,現在我們變成一個自己創造出來、更具有中國特色的模式,這種模式在全世界都不大有的,這裡有個過程,前六年我們聚焦在美國模式;後面這六年,我們發展了獨特的中國模型。」

投資範圍廣泛

今日,賽伯樂投資集團涉及的投資業務範圍非常廣,基本上底層是科技的基礎設施,如雲計算、互聯網、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至於上層的基礎設施如互聯網+等。此外,集團還投資幸福產業:包括教育、醫療健康、旅遊及養老等等。

朱敏表示,中國市場規模比美國大得多,但中國市場缺錢。因此他得出的結論是:科技金融板塊非常重要;再有就是互聯網+所提供的投資機會。「二十多年前我就從事互聯網,是最早一批從事互聯網的人,所以對整個互聯網能夠衍生的機會要比其他人熟悉。舉例說,教育和培訓,在中國是一個非常龐大的產業,現在每一個人的困擾,就是怎樣把孩子送到最好的幼兒園接受教育,這對中國的幼兒教育帶來非常大的壓力,所以互聯網+是我們要發展的板塊。」

朱敏強調,矽谷銀行的運營模式將是賽伯樂投資集團的核心業務。他自言有幸當年參與NEA的運作,讓他看到整個科技的投資方法。「當年整個業務都是從一流高手裡出來的,這對我今後的事業發展都很有關係。這跟從書本裡去認識完全不一樣,它讓我知道科技發展的下一步將往哪走。」

投資目光精準有因

對於自己的投資眼光,朱敏笑言來自兩個原因:一是自己是寧波人。「寧波人從來做生意的能力都很厲害,我是36歲離開寧波到史丹福大學讀博士,這以前除了有六年在杭州上大學,其餘30年都在寧波,包括當年尚未改革開放時,在寧波辦過集體所有制的農村小企業。所以我說這種寧波人的精神還是存在的。」

另一方面是有幸到美國留學創業的21年時間裡,正是矽谷發展的關鍵時候,他有幸參與其核心裡面。「這很重要,這讓自己的視野變得完全不一樣,正所謂一覽眾山小。所以在史丹福大學的第二年進到IBM的操控智能實驗室,讓我看到了IBM最高科技的部門。」

在美國的21年確實改變了朱敏的後半生,正如他自己說,如果自己一直留在內地,對美國的情況根本沒有把握,但他和美國的一流高手都對戰過,增加了不少自信。

在朱敏領軍下的賽伯樂投資生涯中,不能不提的是去年「豬八戒」電子商貿平台所創下的一個奇蹟。2015年,賽伯樂集團出資16億元人民幣投資「豬八戒」,重慶市政府跟投10億元,總計26億元注資「豬八戒」,打造全國最大雙創服務平台、中國中小微企業服務平台。結果,前年只有200萬人民幣利潤,去年增加至3億元,估計今年會增加至5億元。而賽伯樂開頭為「豬八戒」估值50億元,去年上升至120億元,很快就會達到190億元,成為朱敏口中的一大奇蹟。

入股華耐出任主席

對於這次投入香港的華耐控股,也是賽伯樂投資集團首次涉足香港的上市公司。朱敏表示,自己很早便有意投資香港市場,但一直苦無機會,直至最近在好朋友的撮合下,完成了這項入股計劃。

其次是香港乃國際資本的窗口,在賽伯樂投資集團的整個戰略裡面,他們有全球各地的「海歸」,有些人回來後不適應、不習慣中國的生活,可以轉到香港,希望藉此把全球的科技和創新人才對接到香港,另一方面就是通過香港窗口和國際對接起來。

朱敏舉例說,「國外有人來投資的話,很簡單,就直接投資到香港的上市公司裡去,因為香港的變現能力較內地強,對境外投資者的安全性,流動性都好。」

長遠而言,朱敏表示,今後將有更多業務放到上市公司裡。這跟賽伯樂投資集團整個投資模式有非常大的互補性。尤其科技金融這個板塊,把在矽谷成功的企業,通過香港跟內地對接起來。這正是他們希望香港上市公司扮演的功能。

年屆耳順,即使在外人看來,朱敏的人生多姿多彩,但他卻認為人生充滿遺憾,因為自己希望做的事情永遠都做不完。他尤其對曹操的老驥伏櫪,志在千里深有體會。「我很羡慕時下的年青人,因為從他們的眼裡看到了自己過去的影子。我希望中國的高科技能夠走向世界。中國的高科技和美國的不一樣,它有中國的文化底蘊在裡面,我們都應該為此感到驕傲。」

朱敏的創富傳奇

約好在上海訪問這天,身穿白襯衫的朱敏看來毫無準備,拍照的西裝外套也是臨時向身裁相若的同事借來穿上的,連訪問題綱亦沒有要求事前過目,然而對於每一條提問,他都能夠馬上理出個一二三四來,一絲不紊,完全顯示出他個人的自信。連他自己都承認,今天的成就源於自信。假如堅持要將他的自信設下一個分水嶺的話,36歲前後可說是截然不同的人生遭遇。

朱敏以開玩笑的口吻說,「如果每個人都有一生的話,我至少是過了三生。第一生是我36歲之前在中國的日子;第二生是我36歲開始美國讀書和創業的生活;第三生是在美國生活了21年後,2005年決定返回中國再創事業至今。」

經歷三段人生

出生於浙江寧波的朱敏高中畢業那一年正值上世紀六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內地所有學校停課,教育停頓,無緣進入大學,在農村插隊整整八年時間,直至1977年恢復高考制度後,年屆29的朱敏才考入浙江農業大學的拖拉機設計與製造專業。「當年我是打算考浙江大學數學系,但他們嫌我老,都三十歲了還讀甚麼數學,結果把我分到農業大學。」幸好畢業後,他又考入浙江大學的工業管理系攻讀研究生,並於1984年獲得碩士學位,以第一名的成績獲公派赴美國留學。

「1984年我已經36歲,非常可憐。我是1978年上大學才接觸的英文。當年教我們英語的老師原來都是教俄語的,他們在短期內靠自學英文現學現賣,所以從沒有指望我們的英文會好到那裡去。」為了學好英文,朱敏遵照老師的囑咐,拋棄生活英語,專心閱讀英文的專業書,甚至像《中國合夥人》中的成東青一樣,每天背英文字典。

背字典學英語

儘管考托福(TOEFL)時英語聽力過關,但到美國後,口語成了最大溝通障礙。因此,朱敏沒有像其他中國來的留學生一樣住學校宿舍,而是在校外找了一份公寓管理員的工作,既可省下教育部每個月發來的350美元生活費,又可免費住宿融入美國社會,藉著與住客溝通來練習生活英語。朱敏在回憶這段生活時仍然覺得自己十分幸運。「當年史丹福大學的學生宿舍是兩人一間房,每月就要350美元,交了房租,就沒錢吃飯了。對中國來的學生根本應付不了,唯有多睡幾個人,所以房間裡放了很多墊子,晚下放下來就睡,當然這是違規的。我反而因為當了公寓管理員,住的比他們要好。」

其實這種省錢的伎倆,在浙江大學讀研究生時,朱敏也曾經嘗試過。也許有點誇張,但基於歷史和當年現實環境的原因,朱敏形容自己能夠吃飽飯是到了美國以後的事。「1984年夏天,住在浙江大學宿舍,當時家人來看我,我身上的錢只夠買20個鍋貼給家人當早點,為了讓家人能多吃幾個,我只能吃3個鍋貼,所以等到中午就非常餓。浙大當時有四個食堂,我都了解過那個食堂菜會分多一點,那個肉會給多一點,那個飯會盛多一點,於是一頓中午飯我就跑遍四個食堂,為的是以同一價錢取得更大的價值。」

雖然36歲以前的生活十分艱苦,但反過來亦令到朱敏變得強大。正如他所說,「既然最艱難的日子都熬過了,豈有難關再難倒我。所以我生活得十分快樂,只要跟那段苦日子一比較,就會發現所有的遭遇都是美好的。」

朱敏簡歷

• 1967年 畢業於寧波一中,隨後到農村插隊8年。

• 1977年 考入浙江農業大學拖拉機設計與製造專業。

• 1981年 從浙江農業大學畢業,分配到寧波冰箱廠。

• 1982年 考入浙江大學工業管理系讀研究生。

• 1984年 以浙大管理系第一名的成績考取美國史丹福大學,就讀工程經濟系統專業。

• 1991年 朱敏創辦了Future Labs軟體公司,這也是全球最早開始做多點式資料協同處理軟體的企業之一。

• 1996年 Future Labs以1,300萬美元賣給Quarterdeck Crop。

• 1996年 創建美國著名的WebEx(網訊)公司。是中國留學生在美國創立並成功上市的第一家企業。

• 2000年 WebEx在納斯達克上市,市值達十幾億美元。

• 2001年至2004年 連續多年入圍Ernst.Young全美年度最佳企業家評選活動。

• 2003年 美國《商業週刊》將朱敏列為全球互聯網企業25位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

• 2004年 被美國加州大學聘為「科學與技術發展委員會」委員。

• 2006年 朱敏與美國著名早期風險投資商NEA各投50%,成立賽伯樂。

• 2007年 Cisco宣佈以32億美元現金完成對WebEx的收購。

• 2008年 被福布斯中國評為「最佳創業投資人」。(詳細內容,請參閱雜誌。)

 

回頂頁

image

image

朱敏出席MHS 中國創新創業論壇,與外藉人士分享創業心得。
image

朱敏(左)經常會晤內地的省市領導。
image

賽伯樂公司的上海虹橋商務廣場。
image

朱敏成立賽伯樂投資集團,培育全球領先新興產業。
image

朱敏享有傳奇一生,連微軟創辦人蓋茨都對他的科技產品營運能力甘拜下風。
image

朱敏在山東互聯網金融中心為賽伯樂雙創雲城開園儀式致辭。
image

浙大校友z20基金由賽伯樂投資集團管理,朱敏(前排中)主持簽約儀式。
image

在史丹福大學修讀,改變了朱敏的下半生。







香港訂戶
新訂戶(香港)(換領站取書): 1年 HK$360
新訂戶(香港)(換領站取書): 2年 HK$620
新訂戶(香港)(換領站取書): 3年 HK$900
海外訂戶 (訂閱費+ 郵費)
中國 / 台灣 / 東南亞訂戶(訂閱費+ 郵費): 1年 HK$1500
美加 / 歐洲 / 日本訂戶(訂閱費+ 郵費): 1年 HK$1600
1. 現凡以$360訂閱《Capital》一年,即有機會獲得紅酒乙支(價值約$328)或以$620訂閱《Capital》兩年,即有機會獲得紅酒兩支(價值約$656)

1 年訂閱贈送紅酒乙支(價值約$328)

2 年訂閱贈送紅酒兩支(價值約$656) 

 
關於我們 | 私隱聲明 | 豁免條款 | 聯絡我們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7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